点击:8257次        

十善业道经的启示


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·第4页·共13页


第三章、谁是创世者

  【尔时世尊告龙王言:一切众生心想异故,造业亦异,由是故有诸趣轮转。龙王!汝见此会及大海中,形色种类各别不耶?如是一切,靡不由心造善不善身业、语业、意业所致。】

  这段经文,为我们解答了“谁是创世者”的问题。
  古往今来,所有宗教、哲学都非常关心世界起源的问题,都在探寻世界的起因和缔造者,探寻人间的吉凶祸福的主宰。因为找不到究竟的答案,最后,多将之归结于神,认为由神决定这一切。最初盛行的是多神论,认为世间由许多神灵掌管,各司其职,如风神、雨神、太阳神等。其后,又发展成二神论,将神灵归纳为善神与恶神两类。善神决定世间善事,恶神决定世间恶事。接着,二神论又发展成一神论,这也是目前信仰者最多的宗教。一神教认为,宇宙间存在至高、唯一的主宰神,由其创造世界并决定一切。基督教认为,人类及万物是上帝在七天内创造的;伊斯兰教认为,安拉创造了天地及人间的一切;婆罗门教则以大梵天作为创造之神,他缔造天地,并以身体不同部位创造出各等级的种族。
  相对于有神论的观点,无神论者则认为:世界并不是由天神决定,一切都是偶然。南北朝著名的无神论者范缜,就曾撰写《神灭论》,认为“形存则神存,形散则神灭”,此外更不存在所谓的神。他在世时,佛教非常盛行。有位名叫萧子良的佛教徒就与之展开了辩论。他质问范缜说:既然你不信因果报应,那么,为什么人类会有贫富贵贱的差别?范缜回答说:人生如同树上的花朵,虽然一起开放,但随风吹落,有些被吹落于厅堂内华贵的锦垫上,有些却被吹落于粪坑、草地。殿下您就像飘落厅堂的花,而我则是吹落粪坑的花。范缜认为,人生仿佛随风吹落的花瓣,花落何处完全是偶然的,没有任何规律可循。
  此外,还有唯物与唯心两大哲学观点。唯物论认为,世界存在不变的基本物质元素,以此作为万物生起的始基,主张由物质派生意识。而唯心论者则认为,世界有不变的基本精神元素,以此作为万物生起的始基,主张由精神派生物质。
  佛法既不是有神论,也不是无神论,亦不赞同唯物论或唯心论的主张。那么,佛法又是如何看待世界的呢?以上这段经文,基本反映了佛法对“谁是创世者”的答案。
  “尔时世尊告龙王言。”这时,世尊告诉龙王说道。此处,正式进入经文内容。前面说过,本次法会有八千大比丘众,三万二千大菩萨众,为什么佛陀在此只对龙王说法呢?因为每部经典都有一个当机者。有些经典是以舍利弗为当机者,有些经典是以观音菩萨为当机者。我们学习的这部《十善业道经》,是以龙王作为当机者。佛陀虽然是对龙王所说,但同时也是对列席法会的众多声闻、菩萨弟子所说,更是对后世一切学修本经的佛弟子所说。
  “一切众生。”“众生”,其意有二,一为集五蕴众缘和合而生,一为历经众多生死。又名有情,指一切有情识的动物。情识,即通常所说的感觉、情绪、思维。佛法据此将世界分为两类,分别是有情世界和无情世界,前者为一切人和动物等,后者为山河大地等。众生范围极广,十法界中,除佛之外的九界有情,皆名众生。
  “心想异故,造业亦异。”“心想”,即意识心王的思想。众生因为思想观念和思维方式的不同,所造业力千差万别。又由业力差别,使其不断在六道轮转。从佛法观点来看,世间万象,种种差别,既不是由神决定,也不是由物质或精神派生,更不是偶然出现的。所有这一切,都取决于众生的心念差别。《华严经》有一著名偈颂,就为我们揭示了这一原理:“若人欲了知,三世一切佛,应观法界性,一切唯心造。”无论是佛菩萨,还是罗汉圣者,还是天道、人道、地狱道、饿鬼道、畜生道,究其根源,都取决于有情心念、业力的差别。这也正是《阿含经》所说的“心种种故,色种种”。因为心有种种差别,所以,显现出来的世界才有种种不同的变化。
  再从人类社会而言,东西方文化的巨大差异,根源也在于思维方式的差异。而思维方式又取决于内在的观念和思想。具体到每个人,也同样如此。有些人有信仰,有些人没信仰,其中或许有环境的影响,但根源还在于我们的心,因为各自“心想异故”。除了信仰的差别,每个人还会选择不同的人生道路,不同的生活方式,不同的个人爱好,不同的价值取向,所有这些差别,仍是因为各自“心想异故”。总之,世界的一切差别,皆源于人类心念的差别。
  从心念差别到世界的差别,还需要有业的推动。业,是身、口、意的行为。因为观念想法的不同,导致不同的行为。佛教中,将众生行为归纳为三种,分别是善的行为、恶的行为、无记的行为。一种行为发生后,它所带来的影响,并不会随着行为终结而消失。事实上,每种行为都会形成相应的生命经验,保存在我们的阿赖耶识中。这些经验又称种子,将继续引发新的行为。如是,“种子生现行,现行熏种子”。生命就是这样,被无始以来积累的业力推动着,生生不已地流转。
  作为直接推动生命延续的力量,业力在我们的生命历程中具有重要作用。佛法所说的业力,根据行为属性,有善业、恶业之分;根据受报与否,有定业、不定业之分;根据受报范围,有共业、别业之分;根据受报差别,有引业、满业之分。其中,善业、恶业分别由不同行为构成,比较容易理解。在此,将其他业力简要介绍如下。

  1. 定业和不定业
  所谓定业,是受报时间及轻重皆已决定,反之则是不定业。那么,如何判断某一业力属于定业或不定业呢?主要通过两点。首先,根据行为动机判断,考量这一行为是否故意造作。若是有心为之,便属于定业。若是无心造作,如无意间伤害到其他众生,虽也造下业力,但多属不定业,将来可能受报,也可能不受报;可能报得重,也可能报得轻。
  其次,根据对治情况判断。若是我们造业之后立即以忏悔进行对治,即使所造是定业,也可能因此产生变化,成为不定业。就像我们做了错事之后,若能诚恳地向对方道歉并补偿,就可能扭转原有矛盾,化解原有问题。反之,非但不求忏悔,甚至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自鸣得意,就可能加深对方的仇视,加重未来的报应。所以,佛教特别提倡忏悔法门,以此消除业障和违缘。

  2. 共业和别业
  所谓共业,指相同行为形成的业因,将会感得同样的果报。比如生活在同一个城市,面临着同样的空气污染、交通拥挤、气候冷热。所谓别业,是指个别不同的业因。对于每个人来说,身体有强健、衰弱的不同,容貌有端庄、丑陋的不同,生活条件有富裕、贫困的不同,这些都属于别业所感。
  共业,取决于众生共同的行为,或是有共同利害关系的行为。比如同在屠宰场工作,并不是每个人都直接参与宰杀。其中,有一部分人可能担任财会、后勤等工作。虽然他们没有直接造作杀业,但只要处在这个利益集团中,收入中包含因屠宰而产生的利润,就不能脱离与杀业的关系。将来招感果报时,自然也要承担相应的罪业。就像法律在惩处犯罪集团时,其中某些人虽然未直接参与杀人、抢劫或诈骗,但身处犯罪集团,参与其他相关事务,并从犯罪所得中获利,那么,同样会受到相应的法律制裁。
  我们所处的自然及社会环境,都是共业所感。我到过澳洲多次,那里风调雨顺,少有灾害,环境非常和谐。生活其间的人,对自然怀有真诚的关爱之心,不会随意践踏一草一木,更不会随意伤害动物,哪怕是微小的动物。所以,大自然也呈现出一派宁静、祥和,让人们在它的怀抱中得到滋养。反之,如果不懂得保护自然、尊重生命,只是不计后果地盲目开发,将生态环境破坏殆尽,那么,最终的受害者还是人类自己。
  别业,则取决于个体行为,由此招感属于个人的业报。比如在普遍富裕的国家中,也存在一无所有的赤贫者;在普遍贫穷的地区里,也存在应有尽有的富贵者。又比如,常人所看到的景象,在色盲者眼中,又是另一番景象;常人所听到的音声,在重听患者的耳中,也会有所不同。这些,都是别业所感,是由不同业力招感的个别果报。

  3. 引业和满业
  所谓引业,是业力招感的总体果报。有情生命在延续过程中,是上升天道、继续做人,或是堕落地狱、沦为畜生,皆由引业决定。引业牵引我们投胎,其作用,就像火箭推动卫星上天。假若没有引业作为动力,生死也就随之结束了。《唯识三十论》中,有这样两句话:“前异熟既尽,复生余异熟。”前面的业力结束,新一轮的业力又继续产生,然后再次结束、产生。无始以来,众生不断造业,所以,没完没了地流转生死,循环往复。所谓业力无尽,生死无穷。
  所谓满业,是业力招感的差别果报。比如同样生而为人,有长寿和短命的不同,有贫穷和富贵的不同,有庄严和丑陋的不同。同样沦为畜生,有的流落街头,只能从垃圾中觅食充饥,还要随时面临被宰杀、残害的恐惧。而有的却被主人百般宠爱,精心照料,生活水准甚至超过许多普通百姓。所有这些差别,正是由不同的满业所决定。
  从造业到招感果报,还需要缘的成就。如果说业力就像播下的种子,那么,还须同时具足水分、阳光、泥土等条件,才能扎根发芽、开花结果。这些果报,根据因缘的不同,又有现报、生报、后报、不定报之分。有些业力造下后,现世即能招感果报,为现报;有些业力须待来生方能受报,为生报;还有些业力则须多生后才能受报,为后报;至于前面所说的不定业,招感果报尚未决定,为不定报。比如某人犯罪后,可能立即被公安部门逮捕归案,也可能在几个月或一年后才被捉拿,还可能在几十年后才落入法网,这完全取决于各种因缘的成熟。正所谓“善恶到头终有报,只争来早与来迟”。
  “由是,故有诸趣轮转。”由于每个人造作业力的不同,才会在“诸趣”中流转不休。“诸趣”,指五趣或六趣。趣,为趣向之义。众生所以受报,皆是由因趣果,故名。五趣,为天道、人道、饿鬼道、畜生道、地狱道,是五种不同的生命处境。六趣,则在天道和人道之间增加阿修罗道。其中,以天道众生福报最大,生活环境也最为优越。而我们所处的人道,则是有苦有乐。至于畜生道、饿鬼道、地狱道的环境,则一道苦于一道。尤其是地狱,其痛苦之惨烈,难以名状。从根本上说,五趣的差别,正是取决于“心想异故”。因为众生的观念、想法不同,故造作种种善恶业力,导致“诸趣轮转”的结果。
  如果说生死轮回根源于心,世间万物也根源于心,那么,是否和西方哲学所说的唯心论相当呢?其实不然。唯心论所说的心,是作为第一性的存在,乃永恒且固定不变的精神实体。而佛法所说的心并不具有永恒性,更非固定不变的实体。此外,唯心论所说的心,能派生万物,而不从他物所生。而佛教则认为,心是缘起的,不是独立、单一的存在。唯识宗认为,眼识九缘生,耳识八缘生,鼻舌身三识七缘生,意识五缘生,说明心是相互依赖地存在,与唯心论具有不同的性质。 
  “龙王!汝见此会及大海中,形色种类各别不耶?”“此会”,即佛陀当时说法的法会。佛陀提醒龙王:你看到参加本次法会的八千大比丘和三万二千菩萨摩诃萨的差别吗?看到大海种种众生的不同形状、外貌、种类吗?佛陀此番是在龙宫说法,故有生活于大海的各种水族众生前来闻法,如鱼、虾、蟹、龟、鲨鱼、鲸鱼等,形形色色,无奇不有。
  “如是一切,靡不由心造善不善身业、语业、意业所致。”所有这一切,都根源于众生的心。因为“心想异故”,所以造下善或不善的业力,由此招感相应的苦乐果报。有情造业的渠道主要有三方面,分别是身体的行为(身业)、语言的行为(语业)、思想的行为(意业)。通常,能够表达出来,并能直接利益或伤害他人的,主要是身业和语业。比如为他人提供帮助或制造障碍,又如对他人进行赞叹或肆意辱骂,都是通过行为和语言进行表达。但意业却不然,如果内心充满嗔恨,表面却伪装得仁慈和善,就很容易迷惑他人,须行之于身口,才会对他人构成直接伤害。不过,如果经由某些特殊训练,心力特别强健,也能以意念直接杀人。《唯识二十论》就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:古印度有位国王,得罪了仙人,令其嗔心大起。仙人一怒之下,以意念下了场冰雹,令国王所在的城市毁于一旦。可见,意念同样具有杀伤力。所以,作为修行人应特别注意观察自己的起心动念,绝不可随意生起不善心念。因为身、语、意三业都能造作善或不善的业力。
  总之,由众生心念的差别,导致行为的差别,进而导致世界的差别。

2007年11月修订版







  读书心得: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本页显示最新2条

  明惠 发表于2005-02-16 07:28:11  IP:222.76.X.X

“每个人的面孔长得不一样,是因为每一个人心中的想法不一样。”请问法师,是否可以说面孔相似的人,心中的想法也相似?

 

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: http://bbs.jcedu.org/
 
加入收藏夹 向友人推荐这篇文章 站内搜索,普通用户只可以进行简略搜索 把此文章加入到您的个人精选文集中,限25篇 下次进入本网后系统会自动提醒您这篇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