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:5917次        

佛教文化周散记



  鹭岛的初夏,和畅的风吹绿了放生池满塘荷叶,迎来了厦门佛学界一大盛事--“首届佛教文化周”在南普陀寺的禅堂隆重开幕了。

  这次活动是由“青年禅学社”举办的,从1994年6月6日至6月12日,为期七天。佛教文化周的内容包括:慈悲方便的方丈开示,内涵丰富的法师讲座,别具一格的佛典录相,身口意密的行香坐禅,畅所欲言的普茶欢聚,还有闽南风味的素斋,以及融登山、赏景、求道于一身的寺院巡礼等。厦大师生为主的青年知识分子百余人参加了活动,盛况空前,因缘殊胜。那么青年禅学社,作为一个立足于厦大师生,隶属佛教文化协会的学术团体,是如何应运而生,又如何蓬勃至今呢?

  此事还须从两年前追溯起。自1992年至1993年冬春之际,闽院济群、湛如二位法师主持了面向厦大的两届“佛学研讨班”之后,在厦大掀起一股闻法问禅的学术风气,许多初沾法喜的师生对佛教文化产生了浓厚兴趣,通过学禅以修心养性、通透人生,成了大家的强烈愿望。于是1994年元月,几十名禅学爱好者聚集到南普院寺阿兰若处济群法师居所,讨论成立了“青年禅学社”。

  济群法师在会上作了重要开示,他说:青年禅学社的成立有四大意义:一、为了纠正我们对佛学的误解。长期以业由于某种特殊因缘,造成了整个社会对佛学严重的无知和误解,以为佛学是迷信、是消极、无益于社会。事实上并不是这么一回事,纠正人们对佛学的误解,是我们的首要任务。二、为了继承我们的传统文化。佛教虽然是一种外来文化,但在中国二千多年的流传过程中,同中国文化水乳交融,对中国古代的文学、哲学、音乐、书法、绘画等领域,都产生了巨大影响,不了解佛教,势必就无法彻底认识传统文化。三、为了净化我们的心灵。科技的发达,物质的丰富,固然给人类带来诸多方便,但人们在一味向外追求的同时,难免迷失了自已,所谓尘劳日久,积尘日深,心灵的负担越来越重,烦恼重重无尽。学佛是为了净化我们的心灵,唯有健康的心灵才能享受生活。四、为了改善我们的社会。人类世界总是充满着战争、暴力、偷盗、抢劫、尔虞我诈,寻其根本原因是人心内有贪瞋痴和强烈的自我,由贪瞋痴而杀盗淫妄。佛法的修行,是要破我执,勤修戒定慧、息灭贪瞋痴;佛教的基本戒律,是不杀、不盗、不邪淫、不妄语;菩萨道精神则讲慈悲、利他、布施。一人学习佛法,社会减少一分不安定因素,人人学习佛法,社会自然安定和谐。

  在此背景上,禅学社宗旨是:团结广大禅学爱好者,共学共修,自觉觉他,利乐有情。禅学社聘请妙湛老法师为顾问,济群法师为导师,生物系李振基博士当选社长,财金系牟百谦讲师为秘书长,同时还聘请一些同学为干事。禅学社日常活动有学术交流与爱心行动两方面。学术上,每周四请济群法师作《金刚经》系列讲座,周日观看《达摩》、《六祖》等录相,还请海如法师讲了《百法明门论》。而爱心行动,是师生们配合厦大迎“211”工程出力。禅学社为募捐希望工程善款而奔走,为环保宣传而疾呼,曾记得春雨濛濛中,社员们冒雨植树以绿化校园;劳动节时还清理垃圾以净化校容。牟百谦老师说:对于校园,就象对待我们的心灵一样,时时不忘净化,处处显现庄严。精彩的学术讲座加上行动的感染力,一时间校内外影响广泛,社员发展至百余名,除厦大师生外,还有厦门当地的青年知识分子及四众弟子。

  作为学术团体,禅学社在活动中始终重视学术交流。“佛学,无论从东方传统文化的深层内核,还是从人生圆满智慧的哲学观去看,都是非常值得我们去了解、探讨、学以致用的。”李振基博士作如是观。佛教文化周期间,很多知识分子为其深厚的学术气氛所吸引。


  每到暮野四合,圆通讲堂内总是济济一堂。“三宝歌”庄严地唱起,法轮便随转动。妙湛大和尚祥和低缓的开示,如静水渊流,淳淳点化人心;圆智法师讲的中观宗“缘起性空”,深观广行,如高峡飞瀑,淙淙发人省思;而济群法师讲的“从人心谈到人性”,更是层层剖理,丝丝入扣,仿佛九曲十八涧的清泉之唱,涓涓流入心田。此时南国正是炎炎夏夜,窗外草间虫鸣不止,而室内陶然沉浸在一片静谧之中,微风款送杏黄帷幔飘摆,空气中透出阵阵清凉。课后,同学们踊跃提问,也疑也悟;法师们精妙的比喻与幽默的解答,引来了阵阵掌声和笑语。短短一席谈,兼容并色,森罗万有,从人心情感的科学到自性生活的艺术,从日常琐事中的禅机到太空天体的演化……,俗世多少疑虑,人间几多迷茫,在顷刻间都冰消雪融。

  在讲“从人心谈到人性”的晚上,忽然停电,全寺陷入一片黑暗之中,而济群法师的声音依然平和清朗,徐徐传来。烛送到了,只幽幽一束,一刹那就照彻了讲台,一支燃一支,支支相传,焰焰相续,火种星星点点,顿时驱散满室昏暗,每个人的双眸中都印着明灭烛光。法师微笑道:世事总是无常,我们无法要求世间任何事物的永恒性,无论在明在暗中,我们都应该保持平常心。是啊!在物欲横流的今日,心怀清明,不随境转,是多么的重要。

  学禅学禅,禅之受用,不仅在于学,还在于实行中的欣悦与处世时的恬然,社员们都有这样的感觉。佛教文化周为了让同学们有机会体验禅坐,特在周五的晚上,在南普陀寺禅堂安排了一次坐禅,由本如法师指导,妙湛大和尚作了开示。寂寂无声的禅堂,有行云般的疾走,有止水般的静坐。雨滴挂在堂外檐下,一滴、两滴,遥遥地,钟漏一般;一更、两更、一季,一生,乃至无量劫……,迟迟的一刹那,短短的一柱香,往昔恒河沙数般流过,是非恩怨都如烟缭雾绕,经凉风一吹,顿时渺不可知;唯有法喜,一滴滴的泌入浮躁的心田里,滋润出一片轻安。晚钟响了,沉若母亲苍凉的呼唤,醒来醒来--多少年了,这省世的钟声啊!召唤着我们这些迷途的孩子,重归心灵的故乡。

  雨还在下,淅淅沥沥,可是人们只觉得清爽。周六在五老峰山腰的茶馆里,大家团团围在一起普茶,耳边欢声笑语不绝。远眺海对岸生起的岫云,中文系同学自然吟起“隔江太武拱山门”的旧句;历史系同学却忙于考证弘一法师闭关处,丰子恺摩挲过的杨柳遗迹;哲学系同学则在讨论佛学与古代中国哲学的关系。这里理科生也不少,物理系有几个初生牛犊,正带劲地与理工科毕业的本慈师,谈论现代物理学前沿与佛学宇宙观的契合之处。现在才发觉佛学如此博大精深。

  周日,本如法师领着我们登山。攀着岩间初萌的浆草,绕过石上湿滑的苍苔,我们出发了。前面衣袂飘处,是几个步履轻捷的僧尼,他们到险处,就不时停下援之以臂,宽和的笑容温暖了空气。的确,求道之难,如登万仞之峰,要走稳精进的每一步,还须向师父们看齐。平日常禁锢在书本间的同学们,如今身处山中,特别感受到山水的美好。“青青翠竹,郁郁黄花”,再不是吟风弄月的道具,切切真真,是那般若的清凉,法身的庄严。山头一步步地低了,眼界一级级开了,我们在崖前亭中体息。回首望着辛若的来路,抚着荆棘的创痕,云也淡淡,风也闲闲。俯瞰鹭岛的滚滚尘烟,却已听不见城嚣市声。胸襟溪流,潺潺淌过,心空湛朗,如乍晴的蓝天。

  当然,还有更高的山在前面,小憩一会儿,我们还要走向另一重境界。山高、路远,然面禅意就在我们呼吸之间,正如身内外充盈的山野明净的空气。隔山望海,心中默祝:愿众生早发菩提心,同登般若舟,共渡涅槃岸。

刊载于《法音》1994年第2期





  读书心得: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本页显示最新2条
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: http://bbs.jcedu.org/
 
加入收藏夹 向友人推荐这篇文章 站内搜索,普通用户只可以进行简略搜索 把此文章加入到您的个人精选文集中,限25篇 下次进入本网后系统会自动提醒您这篇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