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:7648次        

闽院法师西南弘法记



毛 民

  再次见到济群、湛如法师时,两位刚从西南讲学归来。令人惊喜的是,他们脸上并未显旅途风尘之色,眉目间倒更添一股庄严威仪之相,益发衬出湛法师的丰神俊朗,济法师的骨秀风清。

  闽南佛学院的法师们此次西南之行,是应云南教育学院的邀请,进行“禅与中国传统文化”讲学活动的。此事说来还有这样一段因缘。由高等院校与宗教院校合作举办传统文化研讨班,在国内尚属新鲜事物。而济、湛二师,早在1992年底至1993年初即作出大胆尝试,与厦大历史系联办了两届佛学研讨班。在厦大的校园里,引起了强烈反响。数百名师生参加了该班,厦大电台、校刊都进行了有关系列报道。当时在厦大进修的云南教育学院老师杨艳也听了课,很感兴趣,于是跟同事何锡华老师商量,能否请法师去云南开班?随后,各方面的大力支持使此行一路上亮起了绿灯:云南省宗教局予以高度重视,与福建省、厦门市宗教局积极联系,三家通过之后专门发了批复文件;闽南佛学院和云南教育学院的领导一致赞同;昆明各大院校师生及有关后勤工作人员热情协助;……《春城晚报》还为此发了头版消息;颇具轰动效应。

  1993年4月29日至5月8日,研讨班共举办了七次讲座与一次座谈。主要内容有:①如何正确认识佛教;②佛法要旨;③禅与人生;④禅宗的渐修与顿悟;⑤禅的内容与风格;⑥禅与诗;⑦佛教与中国哲学等。除两位法师之外,政教系谢有安副教授亦参予讲课;随行的德清法师进行了摄影、摄像等资料工作。地处昆明的云南大学、教育学院、民族学院、工学院、财贸学院及省社科院马列研究所等多所高校有近百名师生参加。

  本次研讨班在云南举办,确有其天时地利人和之处。云南是我国唯一的佛教三系(即汉传、南传、藏传)并存的地区,又是多种少数民族聚居,富有浓厚宗教色彩和风俗传统的地区。在此对“佛教与中国传统文化”进行研究与反思,必有利于更好地批判与继承传统文化;亦有利于当地搞好宗教事务,处理好民族关系,进一步把佛学思想与云南风情融汇贯通;在九十年代发展好当地经济文化事业。针对听课者多为知识分子,自身文化素质高而对佛学认识较粗浅这一点,讲学中侧重从文化角度客观地讲述了影响深远的禅宗内容,穿插有关佛学基本原理及其对中国文化的影响。由此,达到学术交流、消除误解、增进共识的目的。

  禅,从“拈花微笑”谈起,一个清凉空阔的境界渐渐显现;有神秀的渐修、慧能的顿悟;有高人吟风、隐士弄月;有咬定菜根、苦尽甘来,有看破红尘、粉碎虚空;有棒喝的严厉、茶饼的香甜;有云游的洒脱、止的镇定;有月映万川的高远,有桶底脱落的豁然……禅,亦有声有色有形有相:什么野狐禅、葛藤禅、口头禅、枯木禅、邪禅,缤纷芜杂;禅,亦无声无色无形无相:神领意会,直指人心,行止坐卧,平淡从容。在通观禅的文学、科学、哲学观之后,禅,空间是什么呢?人生的智慧而已。

  众位莘莘学子求学多年,知识都不少,可这人生的智慧,却是从头听来、耳目一新。结业座谈会上,学员们踊跃发言,气氛热烈。普遍反映,学禅之后,调整了自我的心境,对事业的精进、人际的善处,乃至文明的内涵及社会的变迁诸问题,都有所启迪和领悟。此次讲学的成果,更证实了:这种宗教现象与文化实质相结合进行客观探讨的学术活动,从丰富精神文明的角度而言,尤其是在目前市场经济形势下的社会主义中国,不失为一个可资借鉴的有效模式。

  昆明讲学结束之后,法师们还前往云南德宏地区考察了有关南传佛教的状况。不光讲学,兼带云游,他们读万卷书的同时,不忘行万里路。一路上走访了圆通寺、太华寺、华亭寺、筇竹寺;乃至深入傣区的芒寺、大菩提寺、喊沙奘寺等。求道参禅固是他所精进勤修的事业;从实践中磨炼自己、加深人生体验,则是他们的方便法门。沿途领略自然风光,考察社会民俗,法师们大有当年西游僧的高情。到达边境城市瑞丽时,还得到了当地大佛爷伍并亚·温撒的款待。之后马不停蹄,三度入缅甸。在缅甸--佛光普照的神奇国度里,又别有一番滋味:宝塔下、玉佛前,有他们的身影:密林里、幽涧边,有他们的足迹。民众的疾苦、孩童的天真,怎不令他们悲欣交集;讲课的劳累、旅途的沧桑,却不能损减他们的逸致悠情。


  及至月余归来,问法师们一路可曾辛苦?他俩轻描淡写地相视一笑而已。是啊,心安乐处,即身安乐处。在平凡中塑造自已,在奉献中得到快乐。这西南讲学行旅的劳苦,又怎抵得上终身参禅悟道的艰辛?路漫漫其修远兮,法师们在前尚兢兢求索,何况我们后来人?因此记以共勉之。

刊载于《法音》1993年第8期





  读书心得: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本页显示最新2条
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: http://bbs.jcedu.org/
 
加入收藏夹 向友人推荐这篇文章 站内搜索,普通用户只可以进行简略搜索 把此文章加入到您的个人精选文集中,限25篇 下次进入本网后系统会自动提醒您这篇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