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:9197次        

《解深密经》探微·之十


目录 上一页·第13页·共13页


甲四、遍一切一味相

  胜义谛的第四个特点:遍一切一味相。遍一切,指胜义谛遍一切处,无所不在。一味,指一味平等,没有差别。有个成语叫“每况愈下”,说的是有一位东郭先生问庄子:道在何处?庄子回答:道在蝼蚁,道在瓦砾,道在屎尿,道无所不在。这个说法和胜义谛相很相似。佛教中禅者的修行,非常重视道在日常生活中的理念。所谓“挑柴运水无非是道”,“青青翠竹无非般若,郁郁黄花尽是法身”,这是禅者对胜义遍一切一味相,在现实生活中的体悟。


乙一、世尊设问

  尔时世尊告尊者善现曰:“善现!汝于有情界中,知几有情怀增上慢,为增上慢所执持故,记别所解?汝于有情界中,知几有情离增上慢,记别所解?”

  在解释胜义谛离言无二相中,由菩萨相互讨论;超寻思所行相、离一异性相的问题中均由菩萨请问,世尊解答;而遍一切一味相由世尊设问,当机者善现回答,世尊再作详细解释。与前面几个问题的解释方式不太一样。
  这时,世尊对善现说:善现(须菩提的译名),根据你的所见所闻,以及你的经验鉴别一下,在无数有情世界中,你知道有多少有情怀有增上慢?你知道哪些有情离开了增上慢?经文中载:见道以上(地上)的菩萨绝对不会怀有增上慢,阿罗汉果位也没有增上慢;而有学果位──初果、二果、三果以及凡夫都有增上慢。
 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,什么是增上慢?增上慢属于慢心所,具体表现有七种:一、慢:这是一种很突出的心理状态,每个人都会有。凡是有一技之长的人,慢心所就特别重,认为自己了不起,超过别人,见到别人就生起一种居高临下的高姿态,这就是慢。二、过慢:本来彼此的能力相当,却偏偏不服对方,认为自己的才能超过他,这就是过慢。三、慢过慢:自己的才能不如对方,并且差得太远,但却认为自己的才能超过他,这就是慢过慢的心所在作怪,过份的傲慢。四、我慢:有些人认为老子天下第一,处处以自我为中心,高高在上,谁都要听我的。从不把别人放在眼里,觉得谁都不如自己,目空一切,把自己抬得过高,这就是我慢。五、卑慢:卑即卑贱,有的人明知自己不如对方,对方的才能远远超过自己。明知自己不才,却认为对方也不过尔尔,没有什么了不起。尽管对方比我在行,我也不佩服。这就是卑慢。六、邪慢:自己本来没有什么学问和道德,硬装出一副很有学问、很有道德的样子,道貌岸然,希望别人恭敬他。这是一种邪知的表现,所以叫邪慢。七、增上慢:对增上法产生一种慢。增上法指圣道、阿罗汉道等。自己没有证得圣道,也没有证得阿罗汉道,却以为自己证得了,因此叫增上慢。
  增上慢与大妄语不同。有的修行人在山中修行,修了一段时间以后,觉得自己很不错了,以为已经证得了圣果,便向人说:我证得了阿罗汉果。事实上,他并没有证果,属于一种自我误会,不是有意欺骗别人,这种情况叫作增上慢。大妄语的人,对自己有几斤几两,心知肚明,很清楚知道自己没有证得圣道,也没有证得阿罗汉果,但为了骗取供养,蓄意成熟后,故意称赞自己如何了不起,证得了圣道,编造种种神奇的事迹,故弄玄虚说:“我只要打坐就能见到佛,能和佛说话,我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知道某某人的过去、现在、未来。”甚至吹嘘在定中到了兜率内院,见到了弥勒佛等等,这种自编自吹骗取别人供养的情况,就叫作大妄语。大妄语的罪过非常重,属于破戒的行为,不能忏除。比丘、比丘尼戒中有一条,假如误会自己证得阿罗汉果向人说了,不算打大妄语;要是明知自己未证而说证了,就获大妄语罪,不能与其它比丘、比丘尼共住,永远弃在佛法之外,不得再过出家人的生活。


乙二、增上慢比丘的胜义观

  尔时尊者善现白佛言:“世尊!我知有情界中,少分有情离增上慢,记别所解。世尊!我知有情界中,有无量无数不可说有情,怀增上慢,为增上慢所执持故,记别所解。”

  善现尊者禀告世尊说:世尊啊!据我了解,在修行人当中,只有少分有情离开了增上慢;而大多数的修行人,都怀有增上慢。他们没有证得胜义,却自以为证得胜义了。

  世尊!我于一时,住阿练若大树林中,时有众多比丘,亦于此林依近我住。我见彼诸比丘,于日后分,展转聚集,依有所得现观,各说种种相法,记别所解。

  尊者善现为什么会觉得大多数人怀有增上慢呢?尊者把他的经历告诉大家。
  须菩提对世尊说:世尊!我曾经有一段时候,住在阿练若(寂静处)大树林中,当时也有许多比丘住在我的周围,我看见他们每天傍晚的时候,聚集在一起,他们以有所得的观法,每个人根据自己修行中的体验,执种种差别法相为胜义。

  于中一类,由得蕴故,得蕴相故,得蕴起故,得蕴尽故,得蕴灭故,得蕴灭作证故,记别所解。如此一类,由得蕴故。

  其中有一类比丘依五蕴法门修行。五蕴是佛教对宇宙人生比较简单的归纳。“蕴”,积聚义,许多同类的物事积聚在一起称为蕴。五蕴,指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五种。为什么只有五“蕴”呢?《集论》云:“何因蕴唯有五?为显五种我事故,谓身具我事、受用我事、言说我事、造作一切法非法我事、彼所依止我自体事。”五蕴,是对有情生命体所作的分析和归纳。
  关于五蕴法门的修行,经中列有六句:“由得蕴故,得蕴相故,得蕴起故,得蕴尽故,得蕴灭故,得蕴灭作证故。”由得蕴故,总依五蕴法门起修。得蕴相故,相是体相,指五蕴的自性相,差别相。得蕴起故,起是生起,指五蕴在因缘和合时的生起相。得蕴尽故,尽,败坏,五蕴离散时的败坏相。得蕴灭故,灭,是涅槃,透过对五蕴生灭的观察,所通达的寂灭涅槃相。得蕴灭作证故,证得五蕴寂灭涅槃的方法及过程。
  有些比丘依五蕴法门修行,在五蕴法门的观察中得到利益。于是便执着五蕴的种种差别相为胜义谛。

  复有一类由得处故。

  又有一类比丘依十二处法门修行。十二处,处,是生长义,指六根和六尘。六根为眼根、耳根、鼻根、舌根、身根、意根,六尘是色尘、声尘、香尘、味尘、触尘、法尘。由六根和六尘和合的十二处,像大地生长万物一样,能引生心、心所法。
  依十二处法门修行,和五蕴法门的修行一样,不外乎前面所说六句,也就是:由得处故(依十二处法门修行),得处相故(十二处的自性相、差别相),得处起故(十二处的生起相),得处尽故(十二处的败坏相),得处灭故(十二处的寂灭相),得处灭作证故(十二处寂灭证得的方法和过程)。
  这类比丘从十二处法门的修行中,得到断染取净的利益,于是他们便误以十二处法门的差别相为胜义谛了。所以说他们是增上慢者。

  复有一类,得缘起故,当知亦尔。

  又有一类有情依缘起法门修行。缘起,指十二因缘,即无明、行、识、名色、 六入、触、受、爱、取、有、生、老死。十二因缘揭示了有情生命延续的规律。
  十二缘起法门的修行,也依得十二因缘处故(依十二因缘法门修行),得十二因缘相故(十二因缘的自性相、差别相),得十二因缘起故(十二因缘的生起相),得十二因缘尽故(十二因缘的败坏相),得十二因缘灭故(十二因缘的寂灭相),得十二因缘作证故(十二因缘的寂灭相证得的方法和过程)六句。
  有一类比丘依十二缘起法门修行,从十二因缘法门中得到利益,于是便执十二因缘的差别相为胜义谛。

  复有一类,由得食故、得食相故、得食起故、得食尽故、得食灭故、得食灭作证故,记别所解。

  又有一类有情依四食法门修行。食有四食:一、段食,指每日三餐的饮食。二、触食,优美的生存环境。三、思食:生存的意欲和愿望。四、识食,指执持有情生命体的阿赖耶识。四食维护着有情现世的生存和未来的延续。
  四食法门的修行,由得食故(依四食法门修行),得食相故(四食的自性相、差别相),得食起故(四食的生起相),得食尽故(四食的败坏相),得食灭故(四食的寂灭相),得食灭作证故(四食寂灭相证得的过程和方法)而行。
  有一类比丘依四食法门修行,他们从四食法门中得到利益 ,于是便执四食的自性差别相为胜义谛。

  复有一类,由得谛故、得谛相故、得谛遍知故、得谛永断故、得谛作证故、得谛修习故,记别所解。

  又有一类比丘依四谛法门修行。四谛,即苦谛、集谛、灭谛、道谛。四谛是佛法的大纲,它包含了世出世间的两重因果。
  “由得谛故”,依四谛法门修行;“得谛相故”,了解四谛的自性相、差别相;“得谛遍知故”,指遍知苦谛相;“得谛永断故”,永断,断除集谛的惑业;“得谛作证故”,作证,证得灭谛;“得谛修习故”,依道谛修行。
  有些比丘依四谛法门修行,以为有苦可知,有集可断,有灭可证,有道可修,于是他们便执四谛的差别相为胜义谛。

  复有一类,由得界故、得界相故、得界种种性故、得界非一性故、得界灭故、得界灭作证故,记别所解。

  又有一类比丘依十八界法门修行。界有二义:一、种类义,十八界即十八种法。二、因义,这十八种法是展开宇宙人生的主要因素。十八界,即六根、六尘、六识。
  十八界法门的修证中,“得界相”,是了知十八界的自性。“得界种种性、得界非一性”,是了知十界的种种差别相。“得界灭”,得十八界的寂灭相。“得界灭作证”,得十八寂灭相的证得过程和方法。有些比丘依十八界法门修行,从十八界法门中得到利益 ,便执十八界的差别相为胜义谛。
  以上所说的五蕴、十二处、十八界、十二因缘、四食、四谛,称为六善巧。此外,声闻乘的行人依三十七道品修行。三十七道品,是四念住、四正断、四如意足、五根、五力、七觉支、八正道。声闻乘人在修三十七道品法门时,得到修行上的利益,有些人就执三十七道品法门的自性、差别相为胜义谛。

  复有一类,由得念住故,得念住相故,得念住能治所治故,得念住修故,得念住未生令生故,得念住生已,坚住不忘,倍修增广故,记别所解。如有一类,得念住故。

  三十七道品,大分为七类。第一类是四念处。依智慧观照,将念头安住在观身不净、观受是苦、观心无常、观法无我四种如实的境界中。其修行的意义,主要是为了对治常、乐、我、净四种颠倒认识。
  众生对无常、苦、无我、不净颠倒地执著为常、乐、我、净,不惜一切代价,装饰身体,贪恋享乐,执著有我,造业受报,流转生死痛苦而沉沦于六道之中。因此,佛陀要我们依四念处而住,改变众生的颠倒执著。念住就是以智慧的力量令念头住在正确的境界之中,由于凡夫众生缺乏智慧的力量,常常住在颠倒的知见当中,不能正确地认识一切,产生种种执著。我们现在学习佛法,就是要应用智慧的力量改变错误的认识,令心心念念住在正确的境界当中,住于观身不净、观受是苦、观心无常、观法无我四念处之中。能时时这样观察,就不会产生执著了。
  比丘依四谛法门修行,得念住相,了知四念住的自性、差别相。得四念处能治所治,四念处的能治,为无常、苦、无我、不净;四念处的所治,指的是常、乐、我、净的错误认识。得念处修,即得四念处的修习。四念处并非只是一种观念或认识,而是身体力行的实践修行。得念处未生令生,指观心无常、观受是苦、观法无我、观身不净的四种观法,以前没有生起,现在应该立即让他生起。得念住生已,坚固不忘,倍修增广,无常、苦、无我、不净的四种正念已经生起,要让四观越来越坚固,乃至四观的力量不断增长广大。
  有些比丘依四念处法门修行。从四念处中得到利益,于是执著四念处的自性、差别相为胜义谛。

  复有一类,得正断故;得神足故:得诸根故;得诸力故;得觉支故,当知亦尔。

  又有一类比丘依四正断法门修行。四正断,亦名四正勤,勤即精进、努力的意思。四正勤属于戒学的范畴。四正勤的内容:即已生恶令断灭,未生恶令不生,未生善令生起,已生善令增长。一句话,就是要努力的致力于止恶行善的修行。
  又有一类比丘依四神足法门的修行。四神足,四神足指的是欲、勤、心、观四种法门,属于定学的范畴。欲--修定所生起的意欲、希求;勤--禅修的过程精进不懈;心--止心于一处;观--通过观某一境界,达到摄心的效果。禅定是神通的基础,由禅定的成就,能引发种种神通,所以称禅定为神足。
  又有一类比丘依五根法门修行。根,增上义,五根,指信根、进根、念根、定根、慧根。五根在趣向见道的过程中,具有增上的作用。
  又有一类比丘依五力法门修行。五根的内容和五力一样,即信力、进力、念力、定力、慧力。五力在趣向见道的过程中,具有对治、降伏不信、懈怠等作用。
  又有一类比丘依七觉支法门修行。七觉支,支是因义,详指念、择法、精进、喜、轻安、定、舍七支。七觉支,即七种成就见道的因。
  以上列举四正勤、四神足、五根、五力、七觉支的修行。其修证次第,一如四念住的修证过程。有些比丘依这些法门修行,从中得到利益,于是便执四正勤等自性、差别相为胜义谛。

  复有一类,得八支圣道故,得八支圣道相故,得八支圣道能治所治故,得八支圣道修故,得八支圣道未生令生故,得八支圣道生已,坚住不忘,倍修增广故,记别所解。

  八圣道又名八正道,即正见、正思维、正语、正业、正命、正精进、正念、正定。八正道是趣向解脱的不二中道。
  有些比丘依八正道法门修行。得八正道的自性、差别相;得八正道的能治所治:能治是八正道,所治是八邪道;得八正道的修习;八正道没有生起,现在立即让它生起;已经生起令坚固不忘,乃至力量越来越增长广大。
  比丘们依八正道修行,从八正道法门中得到利益,于是便执八正道的自性、差别相为胜义谛。

  世尊!我见彼已,便作是念:此诸长老,依有所得现观,各说种种相法,记别所解。当知彼诸长老,一切皆怀增上慢,为增上慢所执持故,于胜义谛遍一切一味相,不能解了。是故世尊甚奇!乃至世尊善说!谓世尊言:胜义谛相,微细最微细;甚深最甚深;难通达最难通达,遍一切一味相。世尊!此圣教中修行比丘,于胜义谛遍一切一味相,尚难通达,况诸外道?

  尊者须菩提向佛陀报告了增上慢比丘的修行情况后,就对佛陀说:世尊啊!当我在阿练若的大树林中,听了他们的见解之后内心就想:这些大德长老们都是以有所得的知见修行,认为明了这些差别法就是胜义谛。他们不懂得胜义谛是无差别的、平等的、普遍的,所以我说他们都怀有增上慢。世尊啊!您很奇特!您很善于说法!因为胜义谛相极微细、极甚深,难以通达,我知道凡夫要想了解、认识、通达胜义谛,实在太难了,这么多比丘修观都不能证得,而且还搞错了,您说可惜不可惜!在佛教中比丘修观都难以通达,更何况凡夫、外道呢?


乙三、显胜义遍一切一味相

  尔时世尊告尊者善现曰:如是如是!善现!我于微细最微细,甚深最甚深,难通达最难通达,遍一切一味相胜义谛,现正等觉现等觉已,为他宣说、显示开解、施设照了。

  这是世尊总结须菩提举出怀增上慢行者的例子,对须菩提赞叹自己的境界答“如是!如是!”表示印可。站在凡夫的境界,看起来好象一点也不客气、不谦虚,应该说“哪里!哪里!”才对,可是佛陀并不这样讲。应该知道,客气、谦虚等现象都是凡夫的事,不是圣人的事,圣人该怎么说就怎么说,没有假客套、假谦虚,也没有造作,实事求是。
  世尊告诉须菩提:是呀!是呀!你说得很对,的确像你所说的那样。须菩提啊!胜义谛这个道理太微细、太深奥、太难通达了。《法华经》说:佛陀为一大事因缘出现于世。一大事因缘是什么?就是开示悟入佛的知见,就是通达胜义谛。学佛修行的整个过程,就是认识、通达、究竟证得胜义谛的过程。
  针对以上增上慢比丘,以五蕴等自性差别相为胜义谛的错误认识,佛陀在本经中提出了胜义谛的第四个特点:遍一切一味相。这一节的内容从三个方面来谈。

丙一、从清净所缘说一味相

  何以故?善现!我已显示于一切蕴中清净所缘,是胜义谛。我已显示于一切处、缘起、食、谛、界、念住、正断、神足、根、力、觉支、道支中清净所缘,是胜义谛。此清净所缘,于一切蕴中,是一味相、无别异相;如于蕴中,如是于一切处中,乃至一切道支中,是一味相、无别异相。是故善现!由此道理,当知胜义谛,是遍一切一味相。

  如何认识胜义谛的遍一切一味相?经中提出清净所缘,让我们认识胜义的境界。
  什么叫清净所缘呢?清净,无染义。没有成就无漏智慧的有情,在他们的认识中多多少少的都带有杂染的成分,因为不论他们的知见有多正确,他们都难以摆脱惑业对他们造成的影响。唯有成就根本智慧的圣者,在知见上才能绝对的清净无染。所谓清净所缘,便是根本智亲证的真如境界。
  在五蕴等差别境界中有清净所缘境界。增上慢的比丘,以五蕴等种种自性差别相为胜义谛。各个人根据自己修持法门及经验的不同,提出不同的胜义观。事实上,这些境界都不是真正的胜义谛。因为胜义谛是一味平等的。佛陀告诉善现说:五蕴中的清净所缘境界是胜义谛;十二处、十八界、四食、十二缘起、四谛、四念处、四正勤、四神足、五根、五力、七菩提、八正道中的清净所缘是胜义谛。清净所缘的境界,在五蕴中没有差别;在十二处、十八界、四谛、四食、十二因缘、四念处、四正勤、四神足、五根、五力、七觉支、八正道中一样没有差别,一味平等。它绝不会因为所修法门的不同而有差别。在任何时空,在任何圣人的思想境界中,它都是一味平等的。不论证得它,还是没有证得它,它同样是平等的。

丙二、从三遍义说一味相

  上面约清净所缘显一味相,这里由真如、胜义、法无我性三者各遍蕴、处、界等一切差别中显一味平等相。三遍义指真如、胜义、法无我性,这三义在蕴、处、界中是普遍的,因此叫三遍义。

  善现!修观行比丘,通达一蕴真如胜义法无我性已,更不寻求各别余蕴、诸处、缘起、食、谛、界、念住、正断、神足、根、力、觉支、道支,真如胜义法无我性。唯即随此真如胜义,无二智为依止,故于遍一切一味相胜义谛,审察趣证。是故善现由此道理,当知胜义谛,是遍一切一味相。

  真如、胜义、法无我性都是胜义谛的异名,根据胜义谛的不同特点而安立的不同名称。如胜义谛具备真实不虚、如如不动的特点,故名真如;胜义谛是圣人胜智所缘的境界,所以叫胜义;又胜义谛是行者通达一切法无我之时所显示的境界,据这一点又叫法无我性。胜义谛还有许多不同的名称,如:不二法门、般若、涅盘、佛性、法性、空、圆觉、法界等多种名称。就象一个人有不同的能力,能发挥多种的作用,而给他安立不同的名字。真如、胜义、法无我性三者实是名异而实性相同。
  佛对善现尊者说:当修观行者通达任何一法(或四圣谛,或五根等)的真如实相(胜义谛)之后,那么一切法上的胜义谛也就通达了,更不必去寻求其它法上的胜义谛了。因为一法即一切法,如海水一味,只尝一滴,遍知全海水味。所以说胜义谛遍一切处。想要证悟胜义谛,只要在一法上下功夫,一旦通达这一法的胜义谛,其它一切法的胜义谛都会通达的。
  有一位比丘尼因见梅花而悟道,作了一首偈子:“尽日寻春不见春,芒鞋踏破岭头云。归来偶拈梅花嗅,春在枝头已十分。”这是一首悟道诗。以寻春来比喻自己对道的追求经历。修道如同寻春一样,翻过一山又一山,越过一岭又一岭,把鞋走破了,也没有找到春。等到返回家里时,看一看梅花,闻一闻,开悟了。本来自己家中梅香四溢,充满着春日的芬芳了,何必还要到处寻春呢?这一回光返照,立刻悟到真如本性自家本有。比丘尼从梅花悟道了,无须再从桃花悟道,因胜义谛是普遍的,平等一味的。已经悟道,一切法的真理就可以全部体会到了,这就是佛教所谓的“一即一切,一切即一”的道理。
  真如胜义的一味平等性,以无分别、无差别的根本智为依止,修法时才能证得胜义谛的境界。佛陀提倡开发智慧,认识真理,有什么样的认识能力就能证得什么样的境界。如果有无漏智慧作为依止,就可以审察胜义谛相,认识到胜义谛相,进而就能证得胜义谛。善现!根据这个道理,应当知道,胜义谛是一味平等、遍一切处、没有差别的。

丙三、从离三过说一味相

  善现!如彼诸蕴展转异相,如彼诸处、缘起、食、谛、界、念住、正断、神足、根、力、觉支、道支展转异相。若一切法,真如胜义法无我性亦异相者是则真如胜义法无我性,亦应有因,从因所生。若从因生,应是有为;若是有为,应非胜义;若非胜义,应更寻求余胜义谛。善现!由此真如胜义法无我性,不名有因,非因所生;亦非有为,是胜义谛。得此胜义,更不寻求余胜义谛。唯有常常时、恒恒时,如来出世,若不出世,诸法法性安立,法界安住。是故善现!由此道理,当知胜义谛,是遍一切一味相。

  佛陀对善现说:善现!就连五蕴,彼此都是不相同的。受蕴与行蕴不同,行蕴与色蕴不同,色蕴与受蕴也不同,其余诸蕴,彼此也不相同。所以说展转不同,千差万别,光是色蕴就分几种。五蕴彼此不同,千差万别;十二处、十二缘起、四食、四谛、十八界、四正断、四神足、五根、五力、七觉支、八正道这些法,彼此之间也是不相同的。诸法彼此都有差别相,但是,一切法的真如实性却没有差别。假如胜义谛有差别的话,把胜义谛当作是五蕴或其它的法,那么,胜义谛也就有差别了。这样,就产生三种过失:
  第一,如果胜义谛也有差别,就与诸法一样了,那么,胜义谛也应该有因,应从因缘所生。因为五蕴等差别法都从因缘所生,胜义谛也应从因缘而生。第二,假如说胜义谛真从因缘所生,那么胜义谛就是有为法,不是无为法了。事实上胜义谛是无为法。第三,假如说胜义谛是有为法,那么它就不是胜义谛了,而行者就要另外寻找胜义谛了。
  须菩提啊!事实上,胜义谛不是因缘所生的,不能说它是有因的;它也不是有为法,而是无为法。根据这个道理可以了知,胜义谛一味平等,若认识了它,证得了它,就无须另外寻找胜义谛了。胜义谛是超越时空的。无论在什么时候,在什么地点,在任何一法,也无论地球是否形成,佛陀出不出世,都是一样,一味平等,这就是胜义谛的特色。佛陀说:“在凡不减,在圣不增。”指的就是胜义谛。胜义谛是本然地、安定地、普遍地存在,法尔如是。既不是梵天所创造,也不是佛陀所发明。佛陀只是认识到它,体悟到它而已。胜义谛不会因为佛陀的出世与否而决定或有或无,真理是不变的,诸法的法性永远都是安立不动的。
  法性本来如此,那么,如来出世与否是否无关紧要?如来出世又有什么作用呢?假如如来不出世,就没有人能发现、通达胜义谛,即使胜义谛安立不动,遍及一切法中,也没有人会认识到这种真理。因为凡情众生的智慧浅薄,没有办法发现它、认识它。唯有佛陀才能发现它、认识它,并证得它。如来出世之后,将它宣说出来,我们才知道有胜义谛。《法华经》云:“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。”世尊将修证胜义谛的方法传授给众生,让众生依之修学,证得胜义谛,永脱生死轮回之苦。为了这件大事,佛陀才出世的。可见,如来出世对众生有莫大的好处。
  胜义谛普遍安立在十法界之中,宇宙人生的实相永远都是如此。须菩提啊!根据这个道理,应该知道胜义谛是遍一切一味相的。


乙四、喻显

  善现!譬如种种非一品类异相色中虚空,无相、无分别、无变异、遍一切一味相。如是异性异相一切法中胜义谛,遍一切一味相,当知亦尔。

  本经中的逻辑结构非常强,先提出宗旨:胜义谛遍一切一味相,接着说明原因,指出胜义谛为什么遍一切一味相,然后用比喻说明:以虚空比喻胜义谛,虚空具有无相、无分别、无变异、遍一切一味的特点。胜义谛也像虚空那样,无相、无分别、无变异、遍一切一味相。


乙五、颂文总结

 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颂曰:
  此遍一切一味相,胜义诸佛说无异。
  若有于中异分别,彼定愚痴依上慢。

  前面已经用长行的形式从各个不同的角度,说明了胜义谛是遍一切一味相的,现在世尊以偈颂总结前面所说的道理。
  胜义谛遍一切处、无有差别、一味平等,这是诸佛共同的说法。假如有人对胜义谛产生不同的说法,认为胜义谛是有形相、有差别的,这里有、那里没有,那么这种人一定没有智慧、愚痴顽劣,属于增上慢一类的人,他不能认识、通达胜义谛。
  《胜义谛相品》主要说明了世尊根据胜义谛相的四个特点--离言无二相、超寻思所行相、离一异性相、遍一切一味相来显示它的甚深密意。胜义谛不能用语言表达,所以说“离言”;胜义谛远离对待,是绝待的,所以说“无二”。胜义谛不能用思虑去考察,不能用语言表达,不能用思惟分别,所以说超寻思所行。胜义谛与世俗谛的关系非一非异,所以说离一异性。胜义谛无所不在,遍一切处,所以说遍一切一味。至此,这品就全部讲完了。









  读书心得: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本页显示最新2条

  田土 发表于2011-06-29 22:50:07  IP:..X.X

顶礼大师。 弟子拜读了演培法师著的解深密经语体释,很多地方看不懂(只怪自己愚笨)。在读了济群大师的《解深密经》探微之后,觉得很有体会,对自己修学佛法并了解如来真实意,有着巨大的帮助。为此弟子深切的期望能早日读到《解深密经》探微的后续。 谢谢大师

 

  木船 发表于2008-12-24 15:08:09  IP:211.136.X.X

顶礼济群师父!!!

显示全部 

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: http://bbs.jcedu.org/
 
加入收藏夹 向友人推荐这篇文章 站内搜索,普通用户只可以进行简略搜索 把此文章加入到您的个人精选文集中,限25篇 下次进入本网后系统会自动提醒您这篇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