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:5244次        

四分律行事钞选读·序篇之一


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·第2页·共4页


第一节、戒的含义
一、戒的名称

   1、戒
   梵语尸罗,意译为清凉、戒等。为三学、六度之一。
   《大乘义章》一曰:“言尸罗者此名清凉,亦名为戒,三业之非,焚烧行人,事等如热。
   戒能防息,故名清凉。清凉之名,正翻彼也。以能防禁,故为戒。”
   《四分含注戒本疏》卷一云:“尸罗,此翻为戒。戒有何义,义训警也。由警策三业,远离缘非。明其因也。”
   尸罗虽有清凉、戒等多种译义,但持戒的修行是从防非止恶入手,从中成就种种功德,故称为戒。

   2、律
   戒,也称为律,如律藏、四分律、五分律等。
   音译毗奈耶、毗尼,汉译为调伏(调伏三业、六根)、灭(灭除恶法)、律等。
   《行事钞》中一曰:“毗尼,或云毗奈耶,或云毗那耶,此翻为律。或以灭翻从功能为号。终非正译,故以律翻之,乃当正义。”
   《资持记》上一之一曰:“律者梵云毗尼,华言称律。(中略)不出三义:初言律者法也。从教为名,断割重轻开遮持犯,非法不定。(中略)二言律者分也。谓须商度,据量有在,若律吕分气也。(中略)三云律字安聿。聿者笔也,必审教验情,在笔投断。”
   毗奈耶,虽然有多种译义,但以律义为正翻也。

   3、波罗提木叉
   梵语波罗提木叉,译曰别解脱,又曰处处解脱。《遗教经》曰:“汝等比丘,于我灭后当尊重波罗提木叉,如暗遇明,如贫人得宝。当知此则众等大师,若佛住世,无异此也。”
   《戒本疏》一上曰:“波罗提木叉,此翻别解脱也。”
   《大乘义章》一曰:“木叉者此名解脱。(中略)戒行名为解脱,有其两义:一者戒行能免业非,故名解脱。二能得彼解脱之果,故名解脱。”
   《义林章》三末曰:“别别防非名之为别,能防所防皆得别称。戒即解脱,解脱恶故。”
   戒能解脱不善之行,得解脱之果,故名别解脱。

二、戒的种类

   1、声闻戒、菩萨戒
   声闻戒:声闻行者所受之戒。以出离心为基础,最终导向个人解脱。其内容为七众别解脱戒,偏向止恶,所制为身语二业。
   菩萨戒:菩萨行者所受之戒。以菩提心为主,最终导向无上菩提。其内容为三聚净戒,所制为身语意三业。

   2、别解脱律仪、静虑律仪、无漏律仪
   别解脱律仪,即欲廛戒,即如前所述的五、八、十、具戒。
   静虑律仪,由静虑所生的律仪,又称色廛戒或定共戒。得色界定者所成就,得定时,其心自有防护身口七支之恶的功能。
   无漏律仪,由无漏道所生的律仪,又称无漏戒或道共戒。学无学之圣者所成就,得无漏时,其心自有防护身口七支之恶的功能。
   别解脱的八种律仪,是未得定或未得无漏者,依羯磨作法别别受得的戒。而定共、道共二戒则不依作法

   3、七众别解脱戒
   七众别解脱戒,连近住戒在内,共有八种戒相:(1)比丘戒(2)比丘尼戒(3)正学女戒(4)沙弥戒(5)沙弥尼戒(6)近事戒(7)近事女戒(8)近住戒。
   比丘转根为比丘尼时,不舍比丘戒便得比丘尼戒,比丘尼转为比丘亦同,故说比丘戒与比丘尼戒同一体性。沙弥戒与沙弥尼戒,近事戒与近事女戒,亦为同一体性,理由同上。正学女戒,包含在沙弥尼戒内。
   《四分律》卷三十五记载:“尔时有一比丘,变为女形。诸比丘念言:应灭摈不?佛言:不应灭摈,听即以先受具足戒年岁和尚阿阇黎送置比丘尼众中。尔时有一比丘尼,变为男子形。诸比丘尼念言:应灭摈不?佛言:不应灭摈,听即以先受戒年岁和尚阿阇黎当安置比丘众中。尔时有一比丘,变为男女二形。诸比丘念言:应灭摈不?佛言:应灭摈。尔时有一比丘尼,变为男女二形。诸比丘尼念言:应灭摈不?佛言:应灭摈。”
   比丘与比丘尼的戒体相同,所以身分改变也并无影响。
   故七众别解脱戒,实际只有四种:(1)比丘戒、比丘尼戒,(2)沙弥戒、沙弥尼戒、正学女戒,(3)近事戒、近事女戒,(4)近住戒。

三、戒律的作用

   1、基本的行为准则
   戒律有如法律。法律是公民的行为准则,而戒律则是佛弟子的行为准则。
   佛弟子根据身分不同,各有所受所行的戒律。如优婆塞、优婆夷持五戒,沙弥、沙弥尼持十戒,比丘持二百五十戒等。这些戒律,便是不同身分佛子的言行准则。

   2、健康的生活方式
   戒律的内容,不外是对衣食住行的规定。因此,戒律也可以说是出家人的生活方式。
   依戒律建立的健康生活有两大特点:一、简单,二、道德。

   第一、简单:
   A、生活条件简单。
   例一、佛陀最初提倡“四依法”。
   例二、佛陀赞叹“头陀苦行法”。《增一阿含经》说:其有毁赞十二头陀,一一行者,则为毁赞于我,我常赞此法,由此住世故,我法久住于世。《杂阿含经》记载:如来移身分座给迦叶,又手授僧伽黎易迦叶所著大衣,于大众中称赞头陀大行。这些,都说明了佛陀对头陀行的重视和提倡。
   十二头陀行者。(一)在阿兰若处,即远离聚落,住空闲寂静处。(二)常行乞食,即于所得之食不生好恶念头。(三)次第乞食,即不择贫富,次第行步乞食。(四)受一食法,即日仅受一食,以免数食妨碍一心修道。(五)节量食,即于一食中节制其量,若恣意饮啖,腹满气涨,妨损道业。(六)中后不得饮浆,即过中食后不饮浆,若饮之心生乐著,不能一心修习善法。(七)著弊纳(衲)衣,若贪新好之衣,则多损道行之追求。(八)但三衣,但持安陀会、郁多罗僧、僧伽梨三衣,不多亦不少。(九)冢间住,即住冢间,见死尸臭烂狼藉火烧鸟啄,修无常苦空之观,以厌离三界。(十)树下止,效佛所行,至树下思惟求道。(十一)露地住,即坐露地,使心明利,以入空定。(十二)但坐不卧,若安卧,虑诸烦恼贼常伺其便。
   例三、对“三衣”的规定等。佛陀根据比丘的基本需要,来制定生活用品。
   B、人际关系简单。
   例一、僧人时常云游、参学、弘法,不贪著住处。(引文说明)
   例二、僧团是无政府组织,给大众充分自由。

   第二、道德:
   “诸恶莫作”是别解脱戒的基础。因此,出家生活必须建立于止恶的基础上。对生活所需的来源上,戒律则要求佛弟子过正命的生活,此为八正道之一。
   正命,为远离邪命。关于比丘邪命的内容,《大智度论》举出四种邪命食与五种邪命。四种邪命食,出自卷三,即(1)下口食,指种植田园,调合汤药,以求衣食而自活命。(2)仰口食,指观星宿究风雨,以术数之学求衣食,而自活命。(3)方口食,指媚权门,阿謏富豪,巧言多求以自活命。(4)维口食,指学咒术、卜算、吉凶,以求衣食而自活命。五种邪命,出自卷十九,即(1)为利养故,而现奇特之相。(2)为利养故,称说自己功德。(3)为利养故,卜吉凶,为人说法。(4)为利养故,以高声现威令人畏敬。(5)为利养故,说所得的供养以动人心。比丘当以乞食而清净活命,不可以如此之邪命食,或依虚伪方法而活命。

   3、评判是非的标准(判罪)
   第一、从个人而言,行为是否如法,所作是否犯戒,应依戒律评判。
   例一、从止持而言,所持五戒、比丘戒是否如法?是否犯戒?必须了解犯缘,及戒律如何判决这条戒的犯与不犯,犯轻或犯重。
   第二、从团体而言,某个是否犯戒,处理事情是否如法,也应依戒律评判。
   主事者需要判断某人是否犯戒?某个羯磨是否如法?都应依照戒律。懂得戒律,才有资格成办这些事务。

   4、处理事务的依据(僧事)
   原始僧团中,一百三十四种羯磨,几乎囊括了僧团所有事务的处理方法,做到有法可依。
   学了戒律,才能主持活动、处理事务,如出家剃度、布萨、安居、自恣、受戒、忏罪、分房、分亡人物等。

   5、解脱菩提的基础
   戒是正顺解脱之本,也是无上菩提之本。在三士道或五乘的修行中,都是十分重要的环节。
   A、三无漏学:即戒、定、慧,且以戒为定慧之首。
   B、八正道:正见、正思惟、正语、正业、正命、正方便(精进)、正念、正定。(其中,正语、正业、正命,便是戒律行为。)
   C、六念:念佛、念法、念僧、念天、念戒、念施。
   D、三福业,有二类:①世福、戒福、行福,②施类福、戒类福、修类福。
   E、四不坏信:佛、法、僧、戒。
   F、五分法身:戒、定、慧、解脱、解脱知见。
   G、六波罗蜜: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进、禅定、智慧。
   H、七圣财:信、戒、惭、愧、多闻、施舍、智慧。
   I、七佛通诫偈:诸恶莫作,诸善奉行,自净其意,是诸佛教。

第二节、制戒缘起
一、佛陀制戒缘起

   1、过去七佛经验
   制戒对于僧团具有什么意义呢?《四分律》开篇,介绍了过去七佛的经验。《四分律》卷一记载:
   “时尊者舍利弗,于闲静处作是念言:何者等正觉修梵行佛法久住?何者等正觉修梵行佛法不久住?尔时,舍利弗从静处起,整衣服至世尊所,头面礼足在一面坐。须臾退坐,白世尊言:向者我于静处坐,作是念:何者等正觉修梵行佛法久住?何者等正觉修梵行佛法不久住?愿为开示。佛告舍利弗:毗婆尸佛式佛拘留孙佛迦叶佛,此诸佛修梵行法得久住,随叶佛拘那含牟尼佛法不久住。舍利弗白佛言:以何因缘,毗婆尸佛式佛拘留孙佛迦叶佛修梵行法得久住?以何因缘故,随叶佛拘那含牟尼佛修梵行法不得久住耶?佛告舍利弗:拘那含牟尼佛随叶佛,不广为诸弟子说法,契经、祇夜经、授记经、偈经、句经、因缘经、本生经、善道经、方等经、未曾有经、譬喻经、优波提舍经,不为人广说契经乃至优波提舍经,不结戒亦不说戒。故诸弟子疲厌,是以法不久住。”
   毗婆尸、尸弃、毗舍浮、三佛的梵行不久住。拘搂孙、拘那含牟尼、迦叶三佛的梵行久住,原因在专心于厌离,专心于现证,没有广为弟子说法(九部经或十二部经);不为弟子制立学处,不立说波罗提木叉。这样,佛与大弟子涅槃了,不同族类、不同种姓的弟子们,梵行就会速灭,不能久住。反之,如能广为弟子说法,为弟子制立学处,立说波罗提木叉,那么佛与大弟子虽然涅槃了,不同族类、不同种姓的弟子们,梵行不会速灭,能长久存在。
   这一记载,体现了制戒能令正法久住的意义。

   2、舍利弗请求制戒
   《四分律》卷一记载:“尔时舍利弗从坐而起,偏露右臂,右膝着地,合掌白佛言:世尊,今正是时,唯愿大圣,与诸比丘结戒、说戒,使修梵行法得久住。佛告舍利弗:且止,佛自知时。舍利弗,如来未为诸比丘结戒,何以故?比丘中未有犯有漏法。若有犯有漏法者,然后世尊为诸比丘结戒,断彼有漏法故。舍利弗,比丘乃至未得利养,故未生有漏法。若得利养,便生有漏法。若有漏法生,世尊乃为诸比丘结戒,欲使彼断有漏法故。舍利弗,比丘未生有漏法者,以未有名称为人所识,多闻多财业故。若比丘得名称乃至多财业,便生有漏法。若有漏法生,然后世尊当为结戒,欲使彼断有漏法故。舍利弗,汝且止,如来自知时。”
   舍利弗请求佛陀结戒、说戒,但佛陀不为清净如法的比丘制戒。戒律是随犯而制,体现了佛陀对于僧团大众的尊重。

   3、最初制戒的因缘
   A、戒律分为略戒与广说戒两部分
   略戒的内容,附录于戒本最后部分。佛陀成道后十二年,僧团但依略戒相关内容共同生活。须提那子最初犯戒后,才依广戒。
   B、须提那子的最初犯戒
   佛陀因须提那子比丘与故二犯不净行,而有淫戒之制。

二、毗尼由因缘所显

   1、戒律随犯随制
   A、每条戒的制订都因某种因缘而起。
   从比丘二百五十戒到各种犍度的产生,几乎都有某种因缘。也就是因为比丘犯了某种过错,引起僧众不满或社会讥嫌的前提下,才有了这条戒的制定。
   B、因缘分别包括了犯缘起处、能犯过人,所犯之罪,所犯境界。

   2、戒文逐步完善
   每条戒,常常因为犯罪因缘的变化而有初制、随制、定制、随听(开许)。在此过程中,戒条经过了不断的调整。

   3、具缘成犯
   每条戒都有犯戒的因缘。了解犯戒与否,犯戒的轻重,要从犯戒因缘中考察。
   犯戒与否,要从多方面进行考察,如犯缘是否具足,犯戒的动机为何,犯罪结果是否达成,犯罪对象为何人,犯戒时有心或是无心,等等。

三、戒律的局限性及普遍性

   1、戒律的局限性
   戒律是因缘法,由因缘所显。
   戒律的制订,离不开特定的社会文化、习俗、法律及当时人们的观念。
   尤其是“息世讥嫌戒”这部分内容。
   例一、如“掘地戒”,根据习俗而制。
   例二、如“盗戒”,重罪评判之标准,根据当时摩揭陀国的法律而制。
   例三、如“乞食戒”,根据习俗而制。
   每条戒都在特定因缘下产生,自然有其局限性。

   2、戒律的普遍性
   戒律是针对人性的弱点而制,如由贪嗔痴引发杀盗淫妄不善行,从而对衣、食、住、财物等产生执著。只要是凡夫,难免会存在这些问题。因此,戒律在任何时空都是适用的。

   3、正确对待戒律
   在认识到戒律局限性的同时,更要认识到戒律的普遍性。
   了解其局限性,就懂得如何继承,而非机械地接受、生硬地实行,导致戒律在实践中的艰难。
   了解其普遍性,就不会觉得戒律过时或不适用,而能根据佛陀制戒的根本精神,及开遮持犯的原理来继承和弘扬,发挥戒律在现实僧团中的作用。

   4、随时毗尼与随方毗尼
   佛陀临终有“小小戒”可舍的交待,在《五分律》中,也有关于随时毗尼与随方毗尼的遗训。佛陀说:虽是我所制,余方不为清净者,不必行;虽非我所制,余方清净者,则必行之。
   基于这样的精神,才有“南山律”这样大乘化的戒律,才有汉传佛教各种“僧制”、“清规”的出现。

第三节、制戒的意义
一、十种利益

   在律藏中,凡是比丘发生某件不如法事,佛陀呵责犯过比丘之后,接着说十句义,制立学处。十句义者:一、摄取于僧;二、令僧欢喜;三、令僧安乐;四、令未信者信;五、已信者令增长;六、难调者令调顺;七、惭愧者令安乐;八、断现在有漏;九、断未来有漏;十、令正法久住。
   1、十句义的“以戒摄僧”,说明僧团是法治而非人治的团体。
   2、佛陀入灭时,未将僧团的领袖权交给何人,而是提出以戒(见《遗教经》)、以法为师,所谓自依止、法依止,莫异依止,这也体现了僧团是法治团体。
   3、僧伽唯有以戒为师,依法修行,才能成就十种利益,从而令正法久住。

二、三大意义、一大理想

   1、个人解脱的利益(内证)
   十义中:断现在有漏,断未来有漏。

   2、僧团和谐的利益(和合、安乐、清净)
   十义中:摄取于僧(和合);令僧欢喜,令僧安乐(安乐);难调者令调顺,惭愧者令安乐(清净)。

   3、化导世间的利益(外化)
   十义中:令未信者信,已信者增长。

   4、正法久住(究竟理想)
   依戒修行,实现三大利益,自然能完成一大理想。

第四节、戒的结集及分部
一、律藏的结集

   1、何为结集
   佛灭后,佛弟子们将佛陀一生所说教法及所制律仪,通过大众会议,按相应方式确定下来,成为佛弟子日后共同修学的准则。

   2、律藏结集的因缘
   A、第一次结集与戒律:《长阿含卷四·游行经》卷四记载,佛陀入灭后,弟子均极悲伤,有一名曰跋难陀的比丘却兴奋地说:“那长老去世甚好,他在世时,经常拿戒律来约束我们,如今他去了,我们可以自由自在,为所欲为了。”大迦叶闻言深为痛心,因此发起结集律藏。
   B、第二次结集:东西方比丘因对十个有关戒律的问题出现不同意见,结集的结果,是审定了“十事非法”。

   3、结集的情况
   第一次结集,由大迦叶为召集人,五百阿罗汉参与。推选阿难诵出经典,优波离诵出律典。在律典结集过程中,阿难曾提出,佛言“大众若欲弃小小戒,可随意弃”。因无法确定何为小小戒,最后还是大迦叶以“佛所未制,今不别制,佛所已制,不可少改”,平息了这场激烈的争议。
   最初结集的戒律,为《八十诵律》。优婆离于三个月内,每天升座诵出戒条,共八十次诵毕,编成一部《八十诵律》,此为一切戒律的根本。

二、律分五部

   1、五部的形成
   律藏结集后,由迦叶尊者传阿难,再传末田地、舍那婆提、优婆崛多等五传。优婆崛多有五位弟子,在佛法行持上都有较大成就,他们对于律藏内容的取舍各不相同,从此便分成五部律。

   2、五部的内容
   A、昙无德部:意译为法藏部。所传广律为《四分律》六十卷,戒本为《四分僧戒本》一卷、《四分律比丘戒本》一卷、《四分比丘尼戒本》一卷。上列四书,均为姚秦·佛陀耶舍译出。
   B、萨婆多部:意译为说一切有部。所传广律为《十诵律》六十一卷(姚秦·弗若多罗、昙摩流支译,卑摩罗叉重校),戒本为《十诵比丘波罗提木叉戒本》一卷(姚秦·鸠摩罗什译)、《十诵比丘尼波罗提木叉戒本》一卷(刘宋·法显集出)、《根本说一切有部戒经》一卷(唐·义净译)、《根本说一切有部比丘尼戒经》一卷(唐·义净译)。
   C、弥沙塞部:意译为化地部。所传广律为《五分律》三十卷(刘宋·佛陀什等译),戒本为《弥沙塞五分戒本》一卷(刘宋·佛陀什等译)、《五分比丘尼戒本》一卷(梁·明徽集)。
   D、迦叶遗部:意译为饮光部。所传广律为《解脱律》(中国未传),戒本为《解脱戒经》一卷(元魏·般若流支译)。
   E、摩诃僧祇部:意译作大众部。所传广律为《摩诃僧祇律》四十卷(东晋·法显、佛陀跋陀罗共译),戒本为《摩诃僧祇律大比丘戒本》一卷(东晋·佛陀跋陀罗译)、《摩诃僧祇比丘尼戒本》一卷(东晋·法显、觉贤共译)。
   上列五部律中,有四部广律曾传译为中文。若加上义净的《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》,则为我国现存的五部广律。

第五节、律典介绍
一、《四分律藏》

   1、名称解释
   《四分律》因全部由四分构成而得名。初分为比丘戒,第二分为比丘尼戒和二十犍度中的前三个半犍度(北宋、丽藏本,依旧写本如此,南宋、元、明藏本改作前二犍度),第三分为中间十四个半犍度(北宋、丽藏本如此,南宋、元、明藏本改作十六个犍度),第四分为最后二犍度等。这一分段,道宣等都以为因结集时分四次诵出,但后来义净说是因梵本分为四筴故称四分。定宾《饰宗记》从义净说,元照《资持记》仍依道宣说。

   2、组织结构
   本律内容,可分为序、正、流通三分。
   初五言颂,四十六颂半,为劝信序。次长行,如来自知时,以上叙舍利弗请佛结戒因缘,为发起序。此二序为序分。
   正宗分,包含二部戒及二十犍度。
   二部戒中,初比丘戒(卷一至卷二十一),即四波罗夷、十三僧伽婆尸沙、二不定、三十尼萨耆波逸提、九十波逸提、四波罗提提舍尼、百众学、七灭诤法,共二百五十戒。每一戒下,各各说明缘起(为何事结戒)、起缘起人(因谁结戒)、立戒(佛结戒的经过和所结戒的条文)、分别所立戒(条文的解释)、判决是非(是犯非犯和所犯轻重的判断)。每结一戒,必说十句义(结戒的意义),即“摄取于僧,令僧欢喜,令僧安乐,令未信者信,已信者令增长,难调者令调顺,惭愧者得安乐,断现在有漏,断未来有漏,正法得久住。”(本律与今斯里兰卡所传的《巴利律》同出于法藏部,故内容极相近。特别是比丘戒堕罪的条文次第,二律多作对应的互换,例如《四分律》波逸提第四和第六条,在《巴利律》即为第六和第四条等,可见二律有近支的关系。)
   次比丘尼戒(卷二十二至卷三十),即八波罗夷、十七僧伽婆尸沙、三十尼萨耆波逸提、一七八波逸提、八波罗提提舍尼、百众学、七灭诤法,共三四八戒。众学法及七灭诤法与比丘共,文中略去。波罗夷前四戒、僧伽婆尸沙前三戒、尼萨耆波逸提前十八戒、波逸提前六十九戒,与比丘共,其缘起等已见比丘戒中,故此中仅有结戒条文。其余与比丘不共的各条,每条下也都有缘起等五段,如比丘戒。
   二十犍度中,1、受戒犍度(卷三十一至卷三十五),说释迦佛出家成佛,度人出家受戒,立受戒法的经过,和所立的受戒法。2、说戒犍度(卷三十五至卷三十六),说建立说戒法的缘起和说戒法。3、安居犍度(卷三十七),说安居缘起和安居法。4、自恣犍度(卷三十七至卷三十八),说自恣缘起和自恣法。5、皮革犍度(卷三十八至卷三十九),说用皮革的缘起和各种开遮。6、衣犍度(卷三十九至卷四十一),说粪扫衣和受施衣等的开遮。7、药犍度(卷四十二至卷四十三),说关于饮食的各种开遮。8、迦絺那衣犍度(卷四十三),说迦絺那衣的制法、受法和舍法。9、拘睒弥犍度(卷四十三),说拘睒弥比丘僧破复合的经过和羯磨法。10、瞻波犍度(卷四十四),说作羯磨如法非法的分别。11、呵责犍度(卷四十四至卷四十五),说呵责等七种羯磨的内容和如法非法的分别。12、人犍度(卷四十五),说犯僧伽婆尸沙的治罪法。13、覆藏犍度(卷四十六),说行覆藏法。14、遮犍度(卷四十六),说遮说戒法。15、破僧犍度(卷四十六),说调达破僧,舍利弗、目犍连复令僧和合的经过以及破僧的内容与果报。16、灭诤犍度(卷四十七至卷四十八),说以七种毗尼灭四诤法。17、比丘尼犍度(卷四十八至卷四十九),说比丘尼与比丘不共的受戒法,比丘应不应与比丘尼作羯磨等。18、法犍度(卷四十九),说客比丘与旧比丘共住法和乞食等杂行法。19、房舍犍度(卷五十至卷五十一),说关于房舍的各种开遮。20、杂犍度(卷五十一至卷五十三),广说各种杂事的开遮。杂犍度后半部分有大小持戒犍度,为其余诸律所无。其内容从生信出家,沙弥十戒,防过十七事,守护根门等五种行,成化身等五胜法,最后得三种智明,为大小乘所共学。
   最后流通分,包含五百结集、七百结集、调部毗尼和毗尼增一。五百结集(卷五十四)说迦叶集五百阿罗汉结法毗尼的经过。七百结集(卷五十四)说佛涅槃后百年上座一切去等七百阿罗汉,论法毗尼审查跋阇子比丘所行十事非法的经过。调部毗尼(卷五十五至卷五十七),说优波离问佛诸戒是犯非犯的分别。毗尼增一(卷五十七至卷六十)为律学的法数,从一数乃至十三、十七及二十二。

   3、内容说明
   《四分律藏》的内容,大体分为两部分
   第一“波罗提木叉经”,即“戒经”,为止持部分,主要内容为比丘、比丘尼的戒相。每条戒都由因缘(制戒缘起)、文句(戒律条文)、犯与不犯(的判决)三部分组成。
   第二“犍度”,为作持部分。其内容主要是二十犍度。
   犍度,又作揵度、建陀、建图、干度、塞建陀、娑犍图。意指蕴、聚、众、分段。即分类编集,将同类之法聚集一处之谓,相当于品或节。即有关受戒、布萨、安居等僧团的仪式作法,与日常生活的规定条文,经由分类整理而成。
   二十篇犍度,是受戒、说戒、安居等各类问题的缘起及规定。

   4、特色与弘扬
   A、中国古代的律宗大德,认为《四分律》通于大乘。
   《四分律》分通大乘之说,起于慧光,道宣更在《羯磨疏》里,从律文中搜寻出五种理由证明其说。其一,“沓婆回心”。在解释“僧残”的律文中,说到无根谤戒,沓婆比丘得罗汉果之后,发生厌弃此身无常之心,欲修利他行,求牢固法,可作为回心向大的很好说明。其二,“施生成佛”。在戒本最后的回向文中,有“施一切众生,皆共成佛道”两句,和《华严》、《法华》圆顿之意相通。其三,“相召佛子”。在律序中,一再说“如是诸佛子”、“佛子亦如是”,佛子的称呼,和《梵网》大戒一样。其四,“舍财用轻”。解释“舍堕”戒中,所舍的财物,如果僧用不还,只犯“突吉罗”轻罪,这和大乘戒以意业分判轻重相通。其五,“识了尘境”。在解释“单提法”中妄语戒的见闻觉知,说眼识能见等,也和大乘毗昙的说法相通。
   B、汉地最初传戒,依法藏部的羯磨。《四分律》的弘扬,前有道聪、慧光撰《四分律疏》,到道宣律师,更著有《四分律比丘含注戒本》、《四分律删补随机羯磨》、《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》、《四分律拾毗尼义钞》、《四分比丘尼钞》,后被称为五大部。他在终南山创设戒坛,制订佛教受戒仪式,正式形成宗派。随后,继承律祖思想的重要著述,有灵芝元照的《四分律比丘含注戒本行宗记》、《四分律删补随机羯磨济缘记》、《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资持记》,是我们今天学习三大部的重要参考资料。

图一、四分律

总科分三
(此约义分)

卷数

 戒条及诸犍度的分布

序分

1

 序分









 四波罗夷法(1-2)

2

 四波罗夷法(3-4),十三僧残法(1-2)

3

 十三僧残(3-8 后)

4

 十三僧残法(8 前- 10 后)

5

 十三僧残法(10 前- 13),二不定法

6

 三十舍堕法(1-5)

7

 三十舍堕法(6-12)

8

 三十舍堕法(13-20)

9

 三十舍堕法(21-25)

10

 三十舍堕法(26-30)

11

 九十单堕法(1-10)

12

 九十单堕法(11-21)

13

 九十单堕法(22-32)

14

 九十单堕法(33-39)

15

 九十单堕法(39-49)

16

 九十单堕法(50-62)

17

 九十单堕法(63-70)

18

 九十单堕法(71-82)

19

 九十单堕法(83-90),四悔过法,百众学法(1-8)

20

 百众学法(9-40)

21

 百众学法(41-100),四提舍尼法,七灭诤法





22

 尼八波罗夷,十七僧残法(1-7)

23

 十七僧残法(8-17),三十舍堕(1-18)

24

 三十舍堕(19-30),一百七十八单堕(1-43)

25

 一百七十八单堕(44-86)

26

 一百七十八单堕(87-104)

27

 一百七十八单堕(105-123)

28

 一百七十八单堕(124-139)

29

 一百七十八单堕(140-159)

30

 一百七十八单堕(160-178),八提舍尼





31-35

 1、受戒犍度

35-36

 2、说戒犍度

37

 3、安居犍度

37-38

 4、自恣犍度

38-39

 5、皮革犍度

39-41

 6、衣犍度

42-43

 7、药犍度

43

 8、迦希那衣犍度, 9、拘坛弥犍度

44

 10、瞻波犍度

44-45

 11、呵责犍度

45

 12、人犍度

46

 13、覆藏犍度,14、遮犍度,15、破僧犍度

47-48

 16、灭诤犍度

48-49

 17、尼犍度

49

 18、法犍度

50

 19、房犍度

51-53

 20、杂犍度


流通分

54

 五百结集,七百结集

55-57

 调部毗尼

57-60

 毗尼增一







  读书心得: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本页显示最新2条
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: http://bbs.jcedu.org/
 
加入收藏夹 向友人推荐这篇文章 站内搜索,普通用户只可以进行简略搜索 把此文章加入到您的个人精选文集中,限25篇 下次进入本网后系统会自动提醒您这篇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