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:4518次        

四分律行事钞选读·师资相摄篇


目录·第8页·共4页


   佛法增益广大,实由师徒相摄。互相敦遇,财法两济。日积业深,行久德固者,皆赖斯矣。比玄教陵迟,慧风揜扇,俗怀悔慢,道出非法,并由师无率诱之心,资阙奉行之志。二彼相舍,妄流鄙境。欲令光道,焉可得乎。
   故拯倒悬之急,授以安危之方,幸敬而行之,则永无法灭。
   就中,初明弟子依止,后明二师摄受。

第一章、弟子依止法

   初中分二:初明师弟名相,后明依止法。

第一节、师弟名称

   一、别释名称
   问:云何名师和尚阇梨?答:此无正翻。《善见》云:无罪见罪诃责,是名我师。共于善法中教授令知故,是我阇梨。
   《论传》云:和尚者,外国语,此云知有罪知无罪,是名和尚。《四分律》,弟子诃责和尚中,亦同。《明了论》正本云:优波陀诃,翻为依学。依此人学戒定慧故,即和尚是也,方土音异耳。相传云:和尚为力生(道力由成),阇梨为正行(能纠正弟子行)。未见经论。《杂含》中,外道亦号师为和尚。
   弟子者,学在我后,名之为弟;解从我生,名之为子。

   二、总辩相摄
   次,总相摄。《尸迦罗越六方礼经》,弟子事师有五事:一、当敬难之。二、当念其恩。三、所有言教随之。四、思念不厌。五、从后称誉之。师教弟子亦有五事:一、当令疾知。二、令胜他人弟子。三、令知己不忘。四、有疑悉解。五、欲令智能胜师。
   《僧祇》,师度弟子者,不得为供给自己故,度人出家者,得罪。当使彼人因我度故,修诸善法,得成道果。
   《四分》云:和尚看弟子当如儿意,弟子看和尚当如父想。
   准此儿想应具四心:一、匠成训诲。二、慈念。三、矜爱。四、摄以衣食。
   如父想者,亦具四心:一、亲爱。二、敬顺。三、畏难。四、尊重。敬养侍接,如臣子之事君父。故《律》云:如是展转相敬重,相瞻视,能令正法便得久住,增益广大。

第二节、依止法

   二,明依止法。先明应法,二明正行。

   一、应不应依止
   1、开许不依止
   初中,言得不依止者八人。《四分》,六种:一、乐静。二、守护住处。三、有病。四、看病。五、满五岁已上,行德成就。六、自有智行,住处无胜己者。
   七、饥俭世无食。《十诵》云:若恐饿死,当于日日见和尚处住。恐不得者,若五日十五日,若二由旬半,若至自恣时。一一随缘,如上来见和尚。
   八、行道称意所。《五分》,诸比丘各勤修道,无人与依止。当于众中上座大德心生依止,敬如师法而住。

   2、十种人须依止
   须依止人十种。《四分》云:一、和尚命终。二、和尚休道。三、和尚决意出界。四、和尚舍畜众。五、弟子缘离他方。六、弟子不乐住处,更求胜缘。七、未满五夏。
   八、不谙教网。文云:若愚痴无智者,尽寿依止。此约行教明之。《十诵》,受戒多岁,不知五法,尽形依止。一、不知犯。二、不知不犯。三、不知轻。四、不知重。五、不诵广戒通利。《毘尼母》,若百腊不知法者,应从十腊者依止。《僧祇》中,四法:不善知毘尼,不能自立,不能立他,尽形依止。
   九、或愚或智。愚,谓性戾痴慢,数犯众罪。智,谓犯已即知依法忏洗,志非贞正,依止于他。
   十、不诵戒本。《毘尼母》,不诵戒人,若故不诵,先诵后忘,根钝诵不得者,此三人不得离依止。
   前之七人未满五夏,故须依止;若满不须。后之三人位过五夏,要行德兼备,便息依他。
   然五岁失依止,约教相而言。据其自行,终须师诲。《律》云:五分法身成立,方离依止。更通诸教,佛亦有师,所谓法也。如是广说。

   二、如何依止
   明依止正行分二:一、七种共行法。二、三种别行法。
   1、七种共行法
   初中,七法者:一、众僧与师作治罚,弟子于中当如法料理,令和尚顺从于僧。设作,令如法不违逆,求除罪。令僧疾与解罪。二、若和尚犯僧残,弟子当如法劝化,令其发露己。为集僧,作覆藏六夜出罪等。三、和尚得病,弟子当瞻视,若令余人看,乃至差,若命终。四、和尚不乐住处,弟子当自移,若教人移。《僧祇》,能说出家修梵行无上沙门果,虽无衣食,尽寿不应离和尚。若欲游方者,和尚应送。若老病,应嘱人。当教云:汝可游方,多有功德,礼诸塔庙,见好徒众,多所见闻,我不老者,亦复欲去等。五、和尚有疑事,弟子当以法以律如法教除。六、若恶见生,弟子教令舍恶见,住善见。七、弟子当以二事将护。法护者,应教增戒、增心、增慧、学问诵经。衣食护者,当与衣食医药,随力所堪为办。
   此七种法诸部多同。《僧祇》,和尚阇梨有非法事,弟子不得粗语,如教诫法。应耎语谏师,应作是,不应作是。若和尚不受语者,应舍远去。若依止师,当持衣钵出界一宿还。若和尚能除贪等三毒,此名醍醐最上最胜,不得离之。余广如后。《五分》中,若师犯僧残,求僧乞羯磨,弟子应扫洒敷座,集僧,求羯磨人。

   2、三种别行法
   二、明别行法三种:一、白事离过者。《律》云:凡作事者,应具修威仪,合掌,白师取进不。若欲外行者,师以八事量宜,谓同伴去处营事也。三种交络,是非作句。唯同伴是好人,去处无过,营事非恶,方令去也。
   《五分》,欲行前,要先二三日中,白师令知。唯除大小便,用杨枝,不白。
   《十诵》中,一切所作皆须白师,唯除礼佛法僧。余同《五分》。若弟子辞师行云,当至某城邑某聚落某甲舍,非时白中亦尔。当量行伴,知于布萨羯磨法事会座,如是者得去。不受语辄往,明相出时结罪。
   《僧祇》,不白师,得取与半条线半食。若为纫一条线,不白得罪。有剃发师来,和尚不在,当白长老比丘,师后来时,还说前缘。余事准此。若弟子大施者,师量弟子持戒,诵习行道者应语言:此三衣钵具漉囊等,出家人应须,不得舍之。若有余者,告云:此施非坚法,汝依是得资身行道,不必须舍。若言我自有得处者,听。若欲远行,不得临行乃白。应一月半月前预白,令师筹量。若不能一一白师,当通白。欲作染衣事亦得。
   《善见》,弟子随师行,不得去师七尺,不应蹋师影。离是应白知。
   《四分》,多种:或出界,或与他物,或受他物,及佐助众事,并须白师。
   二、受法者。《四分》云:彼清旦入和尚房中,受诵经法,问义。广如依止中。
   三、报恩法。《四分》云:清旦入房除小便器,白时到等。应日别朝中日暮三时问讯和尚,执作二事,劳苦不得辞设。广具四纸余文,必须别抄依用。一、则自调我慢,二、则报恩供养,三、则护法住持正法久住也。
   《僧祇》云:弟子晨起,先右脚入和尚房,头面礼足问安眠不?余同《四分》。
   《十诵》,若浴和尚,先洗脚,次髀,乃至胸背。若病,先用和尚物,无者自用,若从他求。日三时教弟子云:莫近恶知识,恶人为伴。弟子若病,虽有人看,而须日别三往语看病者,莫疲厌,此事佛所赞叹。
   《杂含》云:若比丘不谄幻伪,不欺诳。信心、惭愧、精勤、正念、心存远离。深敬戒律,顾沙门行。志崇涅盘,为法出家。如是比丘,应当敬授。由能修梵行,能自建立故。

第二章、二师摄受法

   大门第二,明二师摄受法。其和尚摄行与依止大同,合而明之。就依止法七门:

第一节、依止意

   依止意者。新受戒者创入佛法,万事无知,动便违教。若不假师示导,进诱心神,法身慧命将何所托。故律中制未满五岁,及满五夏愚痴者,令依止有德。使咨承法训,匠成己益。

第二节、无师时节

   得无师时节。《律》中,开洗足饮水已,说依止。
   《十诵》,无好师,听五六夜。有好师,乃至一夜不依止,得罪。
   《摩得伽》,至他所不相谙委,听二三日选择。此律亦尔。《五百问》云:若不依止,饮水食饭坐卧床席,日日犯盗。若经十夏不诵戒者,罪同不依止。

第三节、简师德

   一、师的种类
   1、五种阇梨
   简师德,因明诸师不同。《四分》五种:一、出家阇梨,所依得出家者。二、受戒阇梨,受戒时作羯磨者。三、教授阇梨,教授威仪者。四、受经阇梨,所从受经,若说义乃至四句偈也。五、依止阇梨,乃至依止住一宿也。和尚者,从受得戒者是。和尚等者,多己十岁。阿阇梨等者,多己五岁,除依止。
   2、资格审查
   若准此文。四种阇梨要多己五岁,方号阇梨。余未满者,虽从受诵,未沾胜名。若准,九岁和尚得戒得罪,此虽未满,得名何损。
   又上四阇梨,不得摄人而替依止和尚处。由一席作法,非通始终。若作师者,更须请法。

   二、正简师德
   1、师的条件
   《律》中,二师行德三种:一、简年十岁已上。二、须具智能。三、能勤教授弟子。有七种共行法,更相摄养,如和尚法中。
   2、师的选择
   《摩得伽》云:凡欲依止人者,当好量宜,能长善法者。及问余人,此比丘戒德何似?能教诫不?眷属复何似?无有诤讼不?若都无者,然后依止。
   《僧祇》,不得趣尔请依止。成就五法:一、爱念。二、恭敬。三、惭。四、愧。五、乐住。
   《四分》,诸比丘辄尔依止,不能长益沙门道行。佛令选择取依止,即师有破戒见威仪等,并不合为依止。因二岁比丘将一岁弟子住佛所。佛诃责云:汝身未断乳,应受人教授,云何教人耶?若师有非法,听余人诱将弟子去。《五百问》云:其师无非法,而诱将沙弥去,犯重。因说老病比丘死缘。
   《善见》云:若不解律,但解经论,不得度沙弥及依止。《僧祇》,成就四法名为持律。谓知有罪,知无罪,知轻,知重。下至知二部律,得作和尚。
   《三千威仪》,多有请二师方法,及摄受共行之仪。

第四节、请师法

   一、依止法缘起
   明请师法。《律》中,由和尚命终,无人教授,多坏威仪,听有依止。如上和尚法,令法倍增益流布。

   二、正作法
   《僧祇》,亦得名师为尊。请文云:大德一心念,我某甲比丘今请大德为依止阿阇梨,愿大德为我作依止阿阇梨,我依大德故,得如法住(三说,律文少语加阇梨字)。彼言:可尔,与汝依止,汝莫放逸。

   三、明成否
   《五分》云:我当受尊教诫。不者,不成。先不相识者,应问和尚阇梨名字,先住何处,诵何经等。若不如法,应语云:汝不识我,我不识汝,汝可往识汝处受依止。若疑,应语小住六宿观之,合意为受。若依止师不答许可者,不成。《四分》云:彼遣使受依止,遣使与依止,皆不成。

第五节、师摄法

   师摄受法,大同前法。

   一、小弟子法
   《僧祇》云:日别三时,教三藏教法。不能广者,下至略知戒经轻重,阴界入义。若受经时,共诵时,坐禅时,即名教授。若不尔者,下至云:莫放逸!
   准此以明,今听讲禅斋,初学者并令依止,每日教诫,过成繁重,不行不诵,徒设何益。
   凡请师法前已明之。今重论意有四:一、作请彼摄我,我当依彼慈念矜济。二、取道法资神,乞令教授,行成智立。三、自申己意,我能依止,爱敬如父。四、能遵奉供养,惭愧二法在心。必具此四,可得请他。违此悠悠,徒费无办。
   比有大德多人望重,每岁春末受戒者多,一坐之间,人来投请为和尚者,或十、二十,及至下座,独己肃然。此则元无两摄,成师之义略同野马。极而言之,受同阳焰。
   《杂含》云:五缘令如来正法沉没,若比丘于大师所不敬不重,不下意供养依止故,反此则法律不退。
   《五分》,二师亦不得以小事留弟子住。若于白衣前出鄙拙言,应令觉知。广如第二十三卷。
   《善见》,和尚多有弟子,留一人供给,余者随意令读诵。
   《僧祇》,弟子为王难,师必经理。若贼抄掠等,觅钱救赎,不者获罪。

   二、老弟子法
   今,次明老弟子法。《十诵》,大比丘从小比丘受依止,得一切供养,如小事大。唯除礼足,余尽应作。
   《僧祇》,一切供给,除礼足按摩,若病时亦得按摩。应教二部戒律,阴界入十二因缘等义。虽复百岁,应依止十岁持戒比丘,下至知二部律者。晨起问讯,为出大小行器,如弟子事师法。

第六节、治罚诃责法

   明治罚诃责法,分四:初、明合诃之法。二、依法诃诫。三、不应之失。四、辞师出离。

   一、合诃之法
   初中,《四分》有十五种:谓无惭(作恶不耻),无愧(见善不修),不受教(不如说行),作非威仪(犯下四篇),不恭敬(我慢自居),难与语(《成论》云,反戾师教),恶人为友,好往淫女家、妇女家、大童女家、黄门家、比丘尼精舍、式叉尼、沙弥尼精舍,好往看龟鳖。律文如此。今所犯者,未必如文。但有过者,准合依罚。置而不问,师得重罪。
   《善戒经》云:不驱谪罚弟子,重于屠儿旃陀罗等。由此人不坏正法,不定堕三恶道。畜恶弟子,令多众生作诸苦业,必生恶道。又为名闻利养故畜徒众,是邪见人,名魔弟子。《五百问》云:有师不教弟子。因破戒故,后堕龙中。还思本缘,反来害师。广如彼说。
   问:为具五过方诃,一一随犯而诃?答:随犯即诃,方能行成。又若作此过,虽犯小罪,情无惭耻,理合诃责。若心恒谨摄,脱误而犯,情过可通,量时而用,不必诃止。
   《杂含》云:年少比丘不闲法律,凡所施为受纳衣食,贪迷纵逸,转向于死或同死苦。舍戒还俗,损正法律,谓同死苦。犯正法律,不识罪相。不知除罪,谓同死苦。是故比丘应勤学法律。

   二、依法诃诫
   1、叙如非
   明诃责法。凡欲责他,先自量己内心喜怒。若有嫌恨,但自抑忍。火从内发,先自焚身。若怀慈济,又量过轻重。又依诃辞进退,前出其过,使知非法。依过顺诃,心伏从顺。若过浅重诃,罪深轻责,或随愤怒任纵丑辞,此乃随心处断,未准圣旨。本非相利,师训不成。宜停俗鄙,依出道清过,内怀慈育,外现威严,苦言切勒,令其改革。

   2、示诃法
   第一、列示如法
   依律五法,次罪责之。《四分》云:弟子不承事和尚,佛令五事诃责:一、我今诃责汝,汝去(由过极重,遣远出去)。二、莫入我房(得在寺住,在外供给)。三、莫为我作使(容得参承入房)。四、莫至我所(外事经营,不得来师左右。依止师诃,改云汝莫依止我)。五、不与汝语(过最轻小,随得侍奉)。
   第二、广示非法
   自三世佛教,每诸治罚,但有折伏诃责,本无杖打人法。比见大德众主,内无道分可承,不思无德摄他,专行考楚。或对大众,或复房中,缚束悬首,非分治打。便引《涅盘》三子之喻,此未达圣教。然彼经由住一子地悲,故心无差降,得行此罚。即《涅盘》云:勿杀、勿行杖等,此言何指。不知通解,辄妄引文。纵引严师,此乃引喻,不关正文。
   如《摄论》言:菩萨得净心地,得无分别智。方便具行杀生等十事,无染浊过失等。今时杖治弟子者,咸起瞋毒,勇愤奋发,自重轻他,故加彼苦。若准《涅盘》,恕己为喻,则针刺不能忍之。
   又有愚师引《净度经》三百福罚,此乃伪经人造,智者共非。纵如彼经,不起三毒者,得依而福罚。今顺己烦恼,何得妄依。
   《律》中,瞋心诃责,尚自犯罪。乃至畜生,不得杖拟,何况杖人。
   《地持论》中,上犯罚黜,中犯折伏,下犯诃责,亦无杖治。
   《大集》云:若打骂破戒、无戒,袈裟着身剃头者,罪同出万亿佛身血。若作四重,不听在寺,不同僧事。若谪罚者,于道退落,必入阿鼻。何以故?此人必速入涅盘,故不应打骂。准此以明,则自知位地。生报冥然,滥自欺柱,可悲之深。广如彼经。
   《僧祇》,若师诃责弟子不受者,当语知事人断食。若凶恶者,师自远去。若依止弟子,师应出界一宿还。若弟子有过,和尚为弟子忏谢诸人云:乃至凡夫愚痴,何能无过,此小儿晚学,实有此罪,当教敕不作。如是悦众意。

   三、诃责非法
   明诃责非法。《四分》云:尽形诃责,竟安居诃责,诃责病人,或不唤来现前、不出其过而诃责等,并成非法。若被治未相忏谢,而受供给依止等,或被余轻诃而不为和尚阇梨及余比丘等执事劳役者,得罪。
   《僧祇》,若与共行弟子依止弟子衣已,不可教诫,为折伏故夺。后折伏已,还与无罪。若与衣时言:汝此处住,若适我意为受经者与汝,后不顺上意,夺者无犯。
   《十诵》,若欲折伏,剥衣裸形可羞。佛言:不应小事折伏沙弥,若折伏留一衣。

   四、辞师出离
   1、观缘去住法
   明辞谢法。《十诵》云:比丘沙弥得和尚,知不能增长善法者,应白师言:持我付嘱某甲比丘。师应筹量彼比丘教化弟子何似,其众僧复何似。好者,应付之。知不具足,更付余师。若和尚不好,当舍去。
   和尚有四种:与法不与食,应住。与食不与法,不应住。法食俱与,应住。法食俱不与,不应住,不问若昼若夜应舍去。阿阇梨亦尔。
   《僧祇》大同,有苦乐住别。若师令作非法事,唤汝来,取酒来。应耎语云:我闻佛言,如是非法事不应作。第二十八九卷中多有行法,须者看之。
   《五百问事》,若弟子师命令贩卖,作诸非法,得舍远去。

   2、忏谢辞去法
   《四分》,若弟子被师诃责。令余比丘,为将顺故,于和尚阇梨所调和,令早受忏。应知折伏柔和,知时而受。《律》云:应向二师具修威仪,合掌云:大德和尚,我今忏悔,更不复作(已外卑辞自述事出当时)。若不听者,当更日三时忏悔如上。犹不许者,当下意随顺,求方便解其所犯。若下意无有违逆,求解其过,二师当受。不受者,如法治。若知不长益,令余人诱将去。若弟子见和尚五种非法,应忏谢而去。白和尚言:我如法,和尚不知;我不如法,和尚不知;我犯戒,和尚舍不教诃;若不犯,亦不知;若犯而忏者,亦不知。
   问:前共行法,令弟子摄和尚。今诸律中云何辞去。答:上言摄者,据初虽有过,弟子谏喻有可从遂。今谏而不受,无同法义,故须去也。
   《僧祇》云:若师受谏者,言弟子,汝须早语我,我无所知,即承用之。若师言:汝若谏我,我则是汝,汝则是我。依前二师,方便而去。

第七节、失师法

   一、列示三法
   明失师法。和尚一种无相失义,或可无德,更依止他。以依得戒,无再请法。依止阇梨,事须详正,有三不同:一、请师法。二、相依住法。三、请教授法。

   二、正明失相
   1、别明
   次,明失是非者。若师被僧治罚,不失依止。谓不失请法,相依住法,失请教授法。以师有过,行法在己。弟子无义得请,令师得罪。以夺三十五事中不得受人依止者,谓授他教诫,亦是被治人不合作依止。若弟子被僧治不失者,三种不失,欲令师僧教诫弟子,顺从于僧,疾疾为解,开无随顺罪。
   《律》中,二师及弟子互一人决意出界外宿,即日还,失依止者。失下二法,不失请师法;若还,不须更请师,但生请法,相依便有法起,广有是非,如《律》大疏。
   2、通列
   《四分》云:多种。一、死。二、远去。三、休道。四、犯重。五、师得诃责。六、入戒场上。七、满五夏。八、见本和尚。九、还来和尚目下住。若约教失依止 







  读书心得: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本页显示最新2条
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: http://bbs.jcedu.org/
 
加入收藏夹 向友人推荐这篇文章 站内搜索,普通用户只可以进行简略搜索 把此文章加入到您的个人精选文集中,限25篇 下次进入本网后系统会自动提醒您这篇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