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:5350次        

《僧像致敬篇》解读之七


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·第8页·共12页


济 群

二、造塔法

   以下是关于造塔法。和佛像一样,塔也是佛法存在于世的象征,同样需要如法建造,方能令人起敬。最初建造的塔,主要用以供养佛舍利。佛陀涅槃后,八分舍利,由迦毗罗卫等八国请回起塔供养。其后,阿育王又建立八万四千塔以供养佛舍利,法显、玄奘游学印度时仍可见,今已不存。中国的舍利塔,则有珍藏佛指骨舍利的陕西法门寺宝塔,珍藏佛牙舍利的北京灵光寺塔等。此外还有为纪念佛弟子及历代高僧、祖师营建的塔。《四分律》记载,舍利弗、目连尊者入灭后,其弟子希望起塔供养,佛陀应允了他们的请求,并对如何造塔给予详细指导。在中国,比较著名的祖师塔有少林寺塔群、五台山佛光寺祖师塔、陕西兴教寺的玄奘、窥基、圆测塔等。这些属于灵骨塔。
   另有一些塔是为了供奉佛像或经书,如现存最古老的河南嵩山嵩岳寺塔,就是用于供奉印度传来的佛经。玄奘西行求法归来,也特别在慈恩寺建塔,供奉他从印度带回的佛经和舍利,即现存大雁塔的前身。此外,还有其状如塔而镌刻经文、佛像的多角形石柱,又称经幢,其信仰源自《佛顶尊胜陀罗尼经》,唐宋期间曾盛行一时。
   塔既是信众供奉的圣物,也是佛教的一道风景,遍布南传、汉传、藏传地区,形式丰富,变化多端。仅汉传佛教地区,塔的形制就有楼阁式、密檐式、金刚宝座式、覆钵式、异型及四面、六面、八面、十二面等种种不同,还有单层到十数层的体量变化。这些造型各异、技艺高超的佛塔,占中国现存古塔总数的百分之八十之多,不仅在佛教史,也在中国古建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,代表了中国古代高层建筑的杰出成就。如著名的应县佛宫寺释迦塔(因全部由木料建造,又称应县木塔),塔高67米而不用一钉固定,屹立千年,不仅是我国,也是世界现存古代木构建筑之最。

  【1.名称说明】

  《杂心》云:“有舍利名塔,无者名支提①。”塔,或名塔婆,或云偷婆(此云冢也,亦云方坟),支提云庙(庙者貌也)。

   ①《摩诃僧祇律》卷33
   有舍利者名塔,无舍利者名枝提。(T22-498中)

   介绍造塔法之先,律祖首先为我们说明塔的名称。
   “《杂心》云:有舍利名塔,无者名支提。”佛典说:如果其中供奉有舍利,就称为塔,如果没有供奉舍利,则称为支提。可见,塔和支提的最大区别不是在于形式,而是在于是否供有圣物。
   “塔,或名塔婆,或云偷婆,支提云庙。”塔,又叫做塔婆,或者偷婆。支提就是庙的意思,通常于其上安立佛菩萨形象。

  【2.造塔功德】

  《增一阿含》云:“初起偷婆,补治故寺,并受梵福。云何梵福?如阎浮一洲人功德,不如一转轮王功德。如是西东北天下,乃至四天、六欲、初禅总多,比一梵主功德。此为梵福量,当如是学①。”

   ①《增一阿含经》卷21
   若有信善男子、善女人,未曾起偷婆处,于中能起偷婆者,是谓初梵之福也。复次,善男子、善女人,补治故寺者,是谓第二受梵之福也……尔时有异比丘白世尊言:“梵天之福竟为多少?”世尊告曰:“谛听谛听,善思念之,吾今当说……计四天下人民之福,故不如四天王之德。计四天下人民之福及四天王,故不如三十三天之福。计四天下及四天王、三十三天,故不如释提桓因一人之福。计四天下及四天王及三十三天及释提桓因,故不如一艳天之福。计四天下及四天王、三十三天、释提桓因及艳天,故不如一兜术天福。计从四天下至兜术天之福,故不如一化自在天之福。计从四天下至化自在天之福,故不如一他化自在天之福。计从四天下至他化自在天之福,故不如一梵天王之福。比丘当知,此是梵天之福。若有善男子、善女人求其福者,此是其量也。是故比丘,欲求梵天福者,当求方便成其功德。如是,比丘当作是学。”(T02-656中-下)

   此处引经说明造塔有哪些果报。
   “《增一阿含》云:初起偷婆,补治故寺,并受梵福。”初起,新建。故寺,古寺。《增一阿含经》告诉我们,若能建造新塔,令信众礼拜供养,或者修理破旧古寺,将之整修一新,皆可感得大梵天王那样的福报。
   “云何梵福?”那么大梵天王的福报究竟多大呢?能不能量化呢?经中接着就以较量功德的方式进行说明。
   “如阎浮一洲人功德,不如一转轮王功德。”阎浮,即南瞻部洲,四洲之一,是佛教对世界的划分。就像整个南阎浮提人所积累的全部功德,比不上一个转轮圣王的功德。
   “如是西东北天下,乃至四天、六欲、初禅总多,比一梵主功德。此为梵福量,当如是学。”西,西牛贺洲。东,东胜神洲。北,北俱卢洲。而将东南西北四洲人的功德相加,乃至四天王、六欲天、初禅天所有功德相加,其总和都比不上梵天的功德。如果想要成就梵天这样不可思议的巨大功德,就应该学习造塔、补寺的善行。关于较量功德的具体内容,在《增一阿含经》原文中有详细解说,兹不赘述。

  【3.恭敬护理】

  《四分》:“若起塔者,应四方、若圆、若八角,以石墼木作已,用黑泥乃至石灰、白土等。应安基四边作阑楯,安香华着上,听安悬幡盖物。不得上塔上、阑楯上,护塔神嗔。若有所取,与开。彼安幡盖,不得蹈像上,作余方便梯蹬安之。若塔露地,供养具雨渍风飘乌鸟不净者,作种种舍覆之。地有尘,种种泥泥之。须洗足器安道边,外作墙门安置。若上美饮食,用金宝等器盛之,令白衣伎乐供养。若饮食当与比丘、沙弥、优婆塞,经营塔作者应食。舍利安金宝塔中,若缯绵中。若持行者,若畜生、若头上、肩上担戴。若拂,应用树叶、孔雀尾拂。多有香华罗列基上、阑上、杙上,向中绳贯,悬屋檐前。有香泥作手轮像,乃至有余,泥地等①。”

   ①《四分律》卷52
   时舍利弗、目连般涅槃已,有檀越作如是言:“若世尊听我等为其起塔者,我当作。”诸比丘白佛,佛言:“听作。”
   彼不知云何作,佛言:“四方作,若圆、若八角作。”不知以何物作?白佛。佛言:“听以石、墼(jī)、若木,作已,应泥。”不知用何等泥?佛言:“听用黑泥,若[卄/告]泥,若牛屎泥,若用白泥,若用石灰,若白墠(shàn)土。”
   彼欲作塔基,佛言:“听作。”彼欲华香供养,佛言:“听四边作栏楯,安华香着上。”彼欲上幡盖,佛言:“听安悬幡盖物。”
   彼上塔上,护塔神瞋。佛言:“不应上。若须上有所取,听上。”彼上栏上,护塔神瞋。佛言:“不应上。若须上有所取,听上。”彼上杙(yì)上、龙牙杙上,佛言:“不应尔。若须上有所取与,听上。”彼上像上安盖供养,佛言:“不应尔,应作余方便蹬上安盖。”
   彼塔露地,华香、灯油、幡盖、妓乐供养具,雨渍、风飘、日曝,尘土坌(bèn)及乌鸟不净污。佛言:“听作种种屋覆。一切作屋所须,应与。若地有尘,应泥。若黑泥、牛屎泥。若须白,以石灰泥、白墠土泥。”
   彼须洗足器,应与。须石作道行,佛言:“听作。”彼须地敷,听与。时无外墙障,牛马入无限,佛言:“听作墙。”若须门,听作。
   时舍利弗、目连檀越作如是念:“彼二人存在时,我常供养饮食。今已涅槃,若世尊听我等上美饮食供养塔者,我当送。”诸比丘白佛,佛言:“听供养。”不知用何器盛食?佛言:“听用金银钵、宝器、杂宝器。”不知云何持往?佛言:“听象马车乘载,若舁、若头戴、若肩担。”
   时诸比丘自作伎若吹贝供养,佛言:“不应尔。”彼畏慎不敢令白衣作伎供养,佛言:“听。”彼不知供养塔饮食谁当应食?佛言:“比丘、若沙弥、若优婆塞、若经营作者应食。”
   时舍利弗目连檀越作是念:“佛听我等庄严供养塔者,我当作。”佛言:“听。”彼须华香、璎珞、伎乐、幢幡、灯油、高台车,佛言:“听作。”彼欲作形像,佛言:“听作。”
   彼不知云何安舍利?“应安金塔中,若银塔,若宝塔,若杂宝塔。若以缯(zēng)绵裹,若以钵肆酖(zhèn)岚婆衣,若以头头罗衣裹。”复不知云何持行?佛言:“听象马车乘辇轝(yú)驮载,若肩上、头上担戴,若欲倾倒应扶持。”彼自作伎供养,佛言:“不应尔。”彼畏慎不敢令白衣作伎供养,佛言:“听。”
   彼欲拂拭声闻塔,佛言:“应以多罗树叶、摩楼树叶,若孔雀尾拂拭。”彼大有华,听着塔基上,若栏上,若龙牙杙上。若向中,若绳贯,悬着屋檐前。
   若有多香泥,听作手像轮像,魔酰(xiān)陀罗像。若作藤像,若作葡萄蔓像,若作莲华像。若故有余,应泥地。(T22-956下-957上)

   这一段是说明造塔及防护的方法。《四分律》记载,舍利弗尊者和目连尊者入灭后,他们生前的施主想为两位尊者起塔作为供养,佛陀同意了他们的请求。但施主们并不知道怎样如法造塔并供养,佛陀就种种具体事宜为他们作了指示。对照律文可以发现,道宣律祖对相关文字作了极其简要的概括,仅以234字,对原文750字的篇幅作了缩写,但又忠实保留了原有内容。
   “《四分》:若起塔者,应四方、若圆、若八角,以石墼木作已,用黑泥乃至石灰、白土等。”墼,未烧的土坯。《四分律》中,佛陀对弟子们说:如果造塔,应该造成方形、圆形或八角形,可以用石头、土坯或木头修砌。造完之后,以黑泥或石灰、白土涂抹表面。这几点介绍,和目前存世的塔,从形制到建筑材料都是一致的。
   “应安基四边作阑楯,安香华着上,听安悬幡盖物。”基,塔基。阑楯,栏杆,纵为栏,横为楯。佛陀还允许弟子们在塔的四周建筑塔基,使塔身更为坚固。并在周围营造栏杆起到外护作用,还可在栏杆上安放香花作为供养。在塔的前面或上面,可悬挂幡盖作为装饰。
   “不得上塔上、阑楯上,护塔神嗔。”不可随意爬到塔上、栏杆上,以免引起护法神的嗔恨。因为每座塔都有护法神守护,随便上去会引起不良后果。
   “若有所取,与开。彼安幡盖,不得蹈像上,作余方便梯蹬安之。”开,可以开许。如果是要到塔中拿取或安放物品,允许爬到塔上。如果要在塔上悬挂幡盖,不可以直接踩在塔或像的上面。必须通过其它方式,如梯子、凳子等爬上去安放。
   “若塔露地,供养具雨渍风飘乌鸟不净者,作种种舍覆之。地有尘,种种泥泥之。”如果塔就在露天,种种供品也都在露天供养,因为风吹雨淋及鸟粪等变得污秽,应该在上面另建塔亭之类的建筑覆盖,起到防护作用。如果地上脏了,应该用干净的细泥重新涂抹。
   “须洗足器安道边,外作墙门安置。”按印度礼节,进塔要脱鞋表示恭敬。但有些人的脚可能不干净,或者是雨天沾上泥土,这就需要在近塔的路边准备洗脚器具,并专门建造一个放置的地方,让礼塔者洗了脚再进去,以免染污塔内或塔的四周。
   “若上美饮食,用金宝等器盛之,令白衣伎乐供养。”如果是以饮食作为供养,应该用黄金制品等珍贵器皿盛装,并让在家居士以梵呗作为供养。
   “若饮食当与比丘、沙弥、优婆塞,经营塔作者应食。”这些供养的饮食,比丘、沙弥、居士,包括造塔、护塔的人都可以享用。
   “舍利安金宝塔中,若缯绵中。若持行者,若畜生、若头上、肩上担戴。”缯,古代对丝织品的总称。绵,蚕丝结成的片或团。如果塔中供奉舍利,应该将舍利安放在由金银或其它宝物特制的塔中,并以丝绵包裹。将舍利迎来的途中,可以用象辇、马车驮载,或是顶在头上、肩上。
   “若拂,应用树叶、孔雀尾拂。”如果要对塔进行清理,可以用多罗树叶或孔雀尾羽制作的拂尘来拂拭。
   “多有香华罗列基上、阑上、杙上,向中绳贯,悬屋檐前。”杙,木桩。可以用香花安放在塔基、栏杆或木桩上,或者用绳串起来,悬挂在塔前或屋檐前。
   “有香泥作手轮像,乃至有余,泥地等。”还可以用香泥做佛手的千辐轮相作为供养。如果还有多余的香泥,可以涂抹在地上。
   其中种种细节,《四分律》原文有详尽记载,可作为学习参考。

  【4.造塔处所】

  《僧祇》:“塔事者,起僧伽蓝时,先规度好地作塔处。其塔不得在南、在西,应在东、在北(中国伽蓝门皆东向,故佛塔庙宇皆向东开,乃至厨厕亦在西南,由彼国东北风多故。神州尚南为正阳,不必依中土法也)。不得僧地侵佛地,佛地不得侵僧地①。”余如盗戒随相说。

   ①《摩诃僧祇律》卷33
   塔事者,起僧伽蓝时,先预度好地作塔处。塔不得在南,不得在西,应在东,应在北。不得僧地侵佛地,佛地不得侵僧地。(T22-498上)

   那么,塔应该造在什么位置呢?
   “《僧祇》:塔事者,起僧伽蓝时,先规度好地作塔处。”僧伽蓝,寺院。《摩诃僧祇律》说,在准备营造寺院的时候,首先应该做好整体规划,预先留出好地作为造塔处所。而不是在寺院建成后,随随便便找块空地造塔。因为塔的方向和位置都有一定法度,而且要和寺院整体建筑协调,不可任意为之。
   “其塔不得在南、在西,应在东、在北。”塔不能造在寺院的南边或西边,应该在寺院的东边或北边。当然,这是根据印度的习惯而言。因为“彼国东北风多故”,所以“佛塔庙宇皆向东开,乃至厨厕亦在西南”。但中国本土的方位讲究和印度并不一致,是“尚南为正阳”,所以律祖对律中所说的方位也有不同观点,认为“不必依中土法也”。我们今天看到的寺院,多半也是坐北朝南。虽然各地对朝向有不同习惯,但有一点属于通用原则,那就是造寺前应当做好总体规划,事先预留塔的位置。
   “不得僧地侵佛地,佛地不得侵僧地,余如盗戒随相说。”僧地,僧寮用地。佛地,殿堂用地。营造寺院时,必须对殿堂用地和僧众用地有严格界定:哪些地方是殿堂区,是佛的用地;哪些地方是生活区,是僧的用地。不得混为一谈,互相侵占。具体内容,在《行事钞·随戒释相篇》解说“盗戒”时,有详细说明。

  【5.供养及修治功德】

  以下,引《善生经》说明供养和庄严佛塔的功德。

  《善生经》,又名《优婆塞戒经》,7卷,北凉昙无谶译。以《中阿含经》卷33《善生经》发展而成,是佛为善生长者说大乘优婆塞戒(在家戒)的经典。全经内容分集会、发菩提心、悲、解脱等二十八品。其中,“受戒品”为本经重心,除提出在家菩萨应受的五戒外,更提出六重、二十八轻等大乘独有的戒条。

   《善生经》云:“善男子,如来即是一切智藏,是故智者应当志心勤修,供给生身、灭身、形像、塔庙。若于空野无塔像处,常当系念,尊重赞叹。若自力作,若劝人作,见作生喜。如其自有功德力者,要当广教众多之人而共作之。既供养已,于己身中莫生轻想,于三宝所亦应如是。凡所供养,不使人作,不为胜他。作时不悔,心不愁恼。合掌赞叹,恭敬尊重。若以一钱、一线、一华、一香、一偈、一礼、一匝、一时,乃至无量宝、无量时,若自独作,若共他作。善男子!若能如是志心供养佛法僧者,若我现在,若涅槃后,等无差别。
   若见塔庙,应以金银铜铁、绳锁、幡盖、伎乐、香油、灯明而供养之。若见鸟兽践蹋毁坏,要当涂治,扫除令净。暴风水火,人所坏处,亦当自治。自若无力,当劝人治,或以金银铜铁土木。若有尘土,洒扫除拂。若有垢污,以香水洗。
   若作宝塔及作宝像,当以种种幡盖、香华奉上。若无真宝,力不能办。次以土木而造成之。成讫,亦当幡盖、香华、伎乐种种供养。若是塔中草木不净,鸟兽死尸及其粪秽,萎华臭烂,悉当除去。蛇鼠孔穴,当塞治之。
   铜像、木像、石像、泥像,金银、琉璃、颇梨等像,常当洗治,任力香涂。随力造作种种璎珞,乃至犹如转轮圣王塔。精舍内当以香涂,若白土涂。作塔像已,当以琉璃、颇梨、真珠、绫绢、锦彩、铃磬、绳锁而供养之。
   画佛像时,彩中不杂胶乳鸡子。应以种种华贯、散华、妙拂、明镜、末香、散香、烧香,种种伎乐歌舞供养,昼夜不绝。不如外道烧酥大麦而供养之,终不以酥涂塔像身,亦不乳洗。
   不应造作半身佛像。若有形像身不具足,当密藏覆,劝人令治。治具足已,然后显示。见毁坏像,应当志心供养恭敬,如完无别。如是供养,要身自作。自若无力,当为他使,亦劝他人令作助之。
   若人能以四天下宝供养如来,有人应以种种功德尊重赞叹,是二福德等无差别。”①

   ①《优婆塞戒经》卷3
   善男子,如来即是一切法藏,是故智者应当至心勤心供养生身、灭身、形像、塔庙。若于空野无塔像处,常当系念,尊重赞叹。若自力作,若劝人作。见人作时,心生欢喜。如其自有功德力者,要当广教众多之人而共作之。既供养已,于己身中莫生轻想,于三宝所亦应如是。凡所供养,不使人作,不为胜他。作时不悔,心不愁恼,合掌赞叹,恭敬尊重。若以一钱至无量宝,若以一綖(yán)至无量綖,若以一花至无量花,若以一香至无量香,若以一偈赞至无量偈赞,若以一礼至无量礼,若绕一匝至无量匝,若一时中乃至无量时,若自独作,若共人作。善男子,若能如是至心供养佛法僧者,若我现在及涅槃后,等无差别。
   见塔庙时,应以金银铜铁、绳锁幡盖、伎乐、香油、灯明而供养之。若见鸟兽践蹋毁坏,要当涂治,扫除令净。暴风水火之所坏处,亦当自治。自若无力当劝人治,或以金银铜铁土木,若有尘土洒扫除拂,若有垢污以香水洗,若作宝塔及作宝像,作讫当以种种幡盖香花奉上。若无真宝,力不能办,次以土木而造成之。成讫,亦当幡盖、香花、种种伎乐而供养之。若是塔中草木不净,鸟兽死尸及其粪秽、萎花、臭烂,悉当除去。蛇鼠孔穴当塞治之。
   铜像、木像、石像、泥像、金银、琉璃、颇梨等像,常当洗治,任力香涂。随力造作种种璎珞,乃至犹如转轮圣王塔,精舍内当以香涂,若白土泥。作塔像已,当以琉璃、颇梨、真珠、绫绢、彩绵、铃磬、绳锁而供养之。
   画佛像时,彩中不杂胶乳鸡子。应以种种花贯、散花、妙绋(fú)、明镜,末香、涂香、散香、烧香,种种伎乐、歌舞供养。如昼夜亦如是,如夜昼亦如是。不如外道烧酥大麦而供养之,终不以酥涂塔像身,亦不乳洗。
   不应造作半身佛像,若有形像身不具足,当密覆藏,劝人令治。治已具足,然后显示。见像毁坏,应当至心供养恭敬,如完无别。如是供养要身自作,若自无力,当为他使,亦劝他人令佐助之。
   若人能以四天下宝供养如来,有人直以种种功德尊重赞叹,至心恭敬,是二福德等无差别。(T24-1051下-1052上)

  “《善生经》云:善男子,如来即是一切智藏,是故智者应当志心勤修,供给生身、灭身、形像、塔庙。”一切智藏,佛的尊称,世出世智无不圆足,蕴含无穷,出生无尽,故喻如藏。志心,专心、诚心。灭身,舍利。《善生经》说:善男子,如来具备圆满的智慧,是一切智的含藏者。所以,有智慧的人应当一心一意地勤修供养。佛陀在世时,供养佛陀的生身。佛陀入灭后,供养佛陀的舍利、佛像以及佛塔、寺院。因为如来是世间最殊胜的福田,倘能真正认识到这一点,我们自然舍不得荒废,自然会积极地开垦、种植。
   “若于空野无塔像处,常当系念,尊重赞叹。”即使在没有佛塔和佛像的旷野中,也要一心系念佛陀功德。并由忆念佛陀的无量功德,发自内心地生起恭敬和赞叹。
   “若自力作,若劝人作,见作生喜。如其自有功德力者,要当广教众多之人而共作之。”我们不仅自己要供养塔像,也应劝导他人培植福田。看到有人供养塔像,立即欢喜赞叹,希望更多的人有机会种植善根。如果自己有一定的威望和号召力,应尽己所能,号召人们共襄盛举,共同营造塔像、寺院,以此作为对三宝的供养。
   “既供养已,于己身中莫生轻想,于三宝所亦应如是。”供养之后,对自己不能妄自菲薄,要认识到暇满人身的重大意义,对完善生命品质充满信心。对三宝更要保有尊重、恭敬之心。
   “凡所供养,不使人作,不为胜他。”凡供养塔像的供品及庄严具,应尽量亲历亲为,而不只是吩咐他人去做。当然,可以在自己做的同时劝请他人一起参与,但关键是自己参与。在此过程中,是以纯粹的供养心承担,而不是为了超过他人,为了和他人进行攀比,那就是世俗的染污心了。
   “作时不悔,心不愁恼。合掌赞叹,恭敬尊重。”做的时候,无论出多少钱、多少力都甘之若饴,欢喜供养,没有丝毫后悔懊恼。除人力、财物的付出外,还应对塔像时时赞叹,时时保持恭敬,从而圆满身口意三业的供养。
   “若以一钱、一线、一华、一香、一偈、一礼、一匝、一时,乃至无量宝、无量时,若自独作,若共他作。善男子!若能如是志心供养佛法僧者,若我现在,若涅槃后,等无差别。”佛陀告诉我们,无论什么供养,或大或小,从一块钱、一根线、一朵花、一支香、一个偈颂、一个礼拜、绕塔一匝到无量宝物;或长或短,从一时到无量时;或自或他,从自己做到和大家一起做。只要能以虔诚心、全心全意地供养佛法僧,无论是我在世或涅槃以后,所得功德都是没有差别的。
   “若见塔庙,应以金银铜铁、绳锁、幡盖、伎乐、香油、灯明而供养之。”我们见到塔庙之后,应该以金银铜铁及绳锁幡盖等各种庄严具,或者以种种梵呗及香、花、灯、涂、果作为供养。塔像和佛陀生身一样,也是世间福田。供养不仅可以培福,更可以此培养对三宝的信心,强化皈依的修行。
   “若见鸟兽践蹋毁坏,要当涂治,扫除令净。暴风水火,人所坏处,亦当自治。”如果看到佛塔、寺院被鸟兽践踏毁坏,应当设法修理或粉刷,并将之打扫干净。如果是被暴风、水火等自然灾害或人为力量损坏,也应及时修整。
   “自若无力,当劝人治,或以金银铜铁土木。若有尘土,洒扫除拂。若有垢污,以香水洗。”如果自己没有力量承担的话,应当劝请有能力的人发心维护,或者购置金银、铜铁、土木等建筑材料用于修缮。如果塔上有尘土覆盖,应该扫除干净。如果塔上有污泥垢染,应以配有香料的水进行清洗。
   “若作宝塔及作宝像,当以种种幡盖、香华奉上。”如果营造宝塔或佛像,应该以种种幢幡、华盖、香花作为供奉,作为庄严。
   “若无真宝,力不能办,次以土木而造成之。”为了表达恭敬景仰之心,塔像应尽量以上等宝物去做。如果确实没有这个能力,而不是舍不得,可以用泥土或木头建造。
   “成讫,亦当幡盖、香华、伎乐种种供养。”无论用什么材料制作,落成之后,都应以种种幢幡、华盖、香花以及梵呗作为供奉。总之,关键在于供养心而不是物品本身的价值。只要在我们能力范围内供养最好的即可,而不是不顾自身条件,一定要用什么来做,那是攀比而不是供养了。
   “若是塔中草木不净,鸟兽死尸及其粪秽,萎华臭烂,悉当除去。蛇鼠孔穴,当塞治之。”如果看到塔中或四周有杂草丛生,脏乱不净,如鸟兽的粪便、死尸,腐烂的花草等,都要清除干净。如果塔中及四周有蛇和老鼠等小动物的洞穴,也要将它们驱赶出去,再将洞穴堵住,以防后患。
   “铜像、木像、石像、泥像,金银、琉璃、颇梨等像,常当洗治,任力香涂。”颇梨,状如水晶的宝石。任力,尽力。如果塔中供有佛像,如铜铸佛像、木雕佛像、石刻佛像、泥塑佛像,以及金银、琉璃、颇梨制作的佛像,应当经常清洗以保持干净,并尽力以香料涂抹。
   “随力造作种种璎珞,乃至犹如转轮圣王塔。精舍内,当以香涂,若白土涂。”还要根据自己的能力,制作种种璎珞供品,装饰塔身,使之像转轮圣王塔那样金碧辉煌。精舍之中,也要以香料或白土涂抹,使之庄严洁净,芬芳宜人。
   “作塔像已,当以琉璃、颇梨、真珠、绫绢、锦彩、铃磬、绳锁而供养之。”塔像完成之后,要以珍贵宝物作为供养,如珠宝钻石、绫罗绸缎及各种铃铛、绳锁之类的装饰品。
   “画佛像时,彩中不杂胶乳鸡子。应以种种华贯、散华、妙拂、明镜、末香、散香、烧香,种种伎乐歌舞供养,昼夜不绝。”乳鸡子,蛋清。华贯,用花朵串成的花环。画佛像时,颜料中不能以蛋清作为胶合剂。还应以种种花环、花朵,精美的拂尘、明镜,芬芳的末香、散香、烧香及种种梵呗歌舞,日以继夜地作为供养。
   “不如外道烧酥大麦而供养之,终不以酥涂塔像身,亦不乳洗。”不要像外道那样烧酥大麦来供养塔,不要用酥油涂抹塔像,也不要用牛奶去洗。前面说过,按照佛教的做法,应该以香涂,以香水洗。
   “不应造作半身佛像。若有形像身不具足,当密藏覆,劝人令治。治具足已,然后显示。”不可以造半身的佛像,那是不如法的。如果佛像的身体已经残缺不全,应当收藏在妥当的地方,再找上好的工匠修补。修补完整之后,才能用于供奉。因为凡夫的特点就是心随境转,看到不庄严的佛像往往很难生起恭敬心。如果这尊像确实对人们修习皈依没有多少帮助,甚至会带来某些负面影响,应以恭敬心设法处理。
   “见毁坏像,应当志心供养恭敬,如完无别。”见到损毁的佛像,同样要供养恭敬,和完整的佛像没有分别。这是从另一个角度,对前面所说的处理方式进行补充。我们之所以要将破损佛像“密藏”起来,出发点是为了避免他人见后起不敬想。但对于自己来说,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像,都应一视同仁,恭敬无别,这是我们作为佛弟子应当具备的基本认知。
   “如是供养,要身自作。自若无力,当为他使,亦劝他人令作助之。”对佛像的种种供养,首先要自己做。如果自己确实没有能力做,也可以请他人做,或者劝导他人和自己一起做。
   “若人能以四天下宝供养如来,有人应以种种功德尊重赞叹,是二福德等无差别。”如果有人以四天下的所有宝物供养如来,而另一个人对如来的种种功德称扬赞叹,以虔诚心称念“天上天下无如佛,十方世界亦无比,世间所有我尽见,一切无有如佛者”等赞佛偈颂。这两种行为所获得的功德是没有差别的。这是以校量方式说明,供养主要在于发心,在于心行的纯度,而不仅仅在于行为本身。

  【6.造毁二报】

  以下,律祖引用各种经论说明营造和毁坏塔像的不同果报。

  《无垢优婆夷问经》

  1卷,后魏般若流支译。有无垢优婆夷、贤优婆夷等请教佛陀,拂佛塔地乃至四梵行、三归戒的功德差别。佛陀为她们作了解答。

  《无垢清信女问经》云:“未知扫佛塔地,有何善报?四相涂治,华香供养,复何福报?禅修梵行,三归五戒,复得何报?”佛告女言:“扫佛地得五福,一、自心清净,他人见已,亦生净心。二、为他爱。三、天心欢喜。四、集端正业。五、命终生善道天中。若人信佛,圆轮形涂塔地,散华烧香,如是供养已,彼人命终生弗婆提富乐自在,后生化乐天。若人信佛,作半月形涂塔,散华香者,生瞿陀尼,后生兜率天。若人信佛,于佛塔边四方涂地,散华烧香,彼终生郁单曰,后生炎摩天。若人信佛,作人面形涂塔,华香供养,所有善根,果报如是。若人入禅,修四梵行,归佛法僧,受持五戒,彼人无量无数善根,福报无穷,后得涅槃①。”

   ①《无垢优婆夷问经》
   无垢优婆夷作是语已,复白佛言:“未知扫佛塔地,所有善根得何福报?四厢涂治,所有善根得何福报?散华烧香,供养佛塔,所有善根得何福报?禅四梵行,三归五戒,所有善根得何福报?唯愿世尊为我解说。”
   佛告无垢优婆夷言:“扫佛塔地得五福报。何等为五?一者自心清净,他人见已,生清净心。二者为他所爱。三者天心欢喜。四者集端正业。五者命终生于善道天中。无垢当知,扫佛塔地,福报如是。无垢当知,若人信佛,作圆轮形涂佛塔地,散花烧香,如是供养,我说彼人身坏命终生弗婆提,富乐自在,于彼寿终生化乐天。无垢当知,若人信佛,作半月形涂佛塔地,散华烧香,如是供养,我说彼人身坏命终生瞿陀尼,富乐自在,于彼寿终生兜率天。无垢当知,若人信佛,于佛塔边四方涂地,散花烧香如是供养,我说彼人身坏命终生郁单曰,富乐自在,于彼寿终生炎摩天。无垢当知,若人信佛,作人面形涂佛塔地,散华烧香如是供养,我说彼人身坏命终生阎浮提,富乐自在,寿终生于三十三天。无垢当知,此涂塔地,散华烧香,所有善根,果报如是。无垢当知,若人入禅修四梵行,归佛法僧,受持五戒,我说彼人无量无数善根,福报无穷无尽,后得涅槃。”(T14-950下-951上)

   “《无垢清信女问经》云。”清信女,梵语优婆夷,受持三皈五戒并具清净信心的女众。藏经中名为《无垢优婆夷问经》。
   “未知扫佛塔地,有何善报?四相涂治,华香供养,复何福报?禅修梵行,三归五戒,复得何报?”四相,圆轮形、半月形、四方形、人面形。梵行,慈悲喜舍四梵行。经中,无垢优婆夷向佛陀请问:不知清扫佛塔能感得什么果报?以圆轮形等四相涂塔,并以香花作为供养,又能感得什么果报?修习慈悲喜舍四梵住,受持三皈五戒,又能得到什么果报?
   “佛告女言:扫佛地得五福。”佛陀回答无垢优婆夷说:清扫佛地能感得五种福报。我们过去在佛学院读书时,每天早斋后第一件事就是扫地。看来以后也该分几亩地给你们扫扫,我觉得在西园扫地是一大享受,春天樟树落叶,秋天银杏落叶,扫起来感觉都很好。当然,扫地不只是为了享受,而是一种修行方式。越是单纯的劳动,越容易使内心清净。研究所的环境要靠大家维护,每人除了把房间卫生搞干净,也要以供养心清扫公共环境,以此积资培福。
   “一、自心清净,他人见已,亦生净心。”第一,扫地可以使自己的内心得到清净,他人见到之后,也会感到清净。凡夫易被外境所转,所以,净化环境也能达到净心的果报。
   “二、为他爱。”第二,扫地是和大家结缘,把环境卫生搞好了,大家自然喜欢你、赞叹你。
   “三、天心欢喜。”第三,不但周围的人喜欢你,天人同样欢喜赞叹。
   “四、集端正业。”第四,能感得端正的果报。因为净化环境是在种庄严的因,自然能感得庄严的果。所以,扫地不仅是在庄严道场,也在庄严我们的心,庄严我们的身相。
   “五、命终生善道天中。”命终之时,可以得生人天善道。
   因扫地而证道者,最著名的就是佛世时的周利盘陀。他初出家时蠢笨无比,几年还记不住一个偈颂。后来佛陀就让他去扫地,在扫地时念诵“扫尘、除垢”,日复一日,最终开悟证道,成就阿罗汉果。
   以下,说明四相涂治、华香供养所感得的果报。
   “若人信佛,圆轮形涂塔地,散华烧香,如是供养已,彼人命终生弗婆提,富乐自在,后生化乐天。”弗婆提,东胜神洲。化乐天,六欲天之五,在兜率天之上,他化自在天之下。如果有人信佛,在佛塔边以圆形涂地并散花、烧香作为供养,命终之后,可以生到东胜神洲。其后,转生化乐天继续享乐。
   “若人信佛,作半月形涂塔,散华香者,生瞿陀尼,后生兜率天。”瞿陀尼,西牛贺洲。兜率天,欲界第四层天,有内外二院,外院为天人所居,内院为弥勒菩萨净土。如果有人信佛,在佛塔边以半月形涂地并散花、烧香作为供养,命终之后,可以生到西牛贺洲。其后,转生兜率天继续享乐。
   “若人信佛,于佛塔边四方涂地,散华烧香,彼终生郁单曰,后生炎摩天。”郁单越,北俱卢洲。炎摩天,欲界第三层天。如果有人信佛,在佛塔边以四方形涂地并散花、烧香作为供养,命终之后,可以生到北俱卢洲。其后,转生炎摩天继续享乐。
   “若人信佛,作人面形涂塔,华香供养,所有善根,果报如是。”如果有人信佛,在佛塔边以人面形涂地并散花、烧香作为供养,以此感得的善根,最终会生到我们现在所居的南瞻部洲。
   “若人入禅,修四梵行,归佛法僧,受持五戒,彼人无量无数善根,福报无穷,后得涅槃。”如果有人修习禅定,入于初禅,并修习慈悲喜舍四梵住,受持三皈五戒,就会种下无量无边的善根,招感无穷无尽的果报,最终证得涅槃。
   可见,外在的一切供养,都比不上皈依持戒、修习慈悲喜舍的供养,所谓“诸供养中,法供养最”。因为外在供养只能使我们获得福报,而修行却能改变内在的生命品质。

  《大般涅槃经》

  《涅槃》云:“不犯僧佛物,涂扫佛僧地,造像若佛塔,常生欢喜心,皆生不动国①。”

①《大般涅槃经》卷19
   不犯僧鬘物,善守于佛物。涂扫佛僧地,则生不动国。
   造像若佛塔,犹如大拇指。常生欢喜心,则生不动国。(T12-734中)

  《涅槃经》说:东方有佛,世界名不动,佛号满月光明。无畏菩萨白佛:此土众生造何等业,得生彼国?佛以偈答,内容正如《行事钞》所引。大意是:不破坏或侵占僧物、佛物,时时清扫或以香料涂抹佛地、僧地,发心营造佛像、佛塔,并且对营造塔像随喜赞叹,这样做的人将来都能得生不动国。

  《大智度论》

  《智论》:“沙弥戒不香涂身,云何供三宝?答:以所贵物,随时所须而用供养,或以涂地及壁,并行来坐处等①。”

   ①《大智度论》卷93
   问曰:“沙弥戒乃至受一日戒,尚不以香涂身,云何以香供养佛及僧?”答曰:“是菩萨以身所贵物,随所须时用以供养,或以涂地涂壁及行坐处。”(T25-711上)

  《大智度论》提出一个疑问:沙弥戒规定不可以香涂身,那又为什么要以涂香供养三宝呢?回答是:我们应该以自己最贵重的物品用于供养,根据需要,或者涂于地面,或者涂于塔壁,或者涂于塔边的道路或坐处。
   同样是涂香,以香涂身会引起我们对身体的执著,而以香涂地则能帮助我们培养供养心、恭敬心。

  《大方广十轮经》

  又名《方广十轮经》、《十轮经》,8卷,译于北凉,译者不详。经中述说地藏菩萨功德,并说依十种佛轮及三乘十种依止轮可以转十恶业轮等。

  《十轮》:“若破寺杀害比丘,其人欲终,支节皆疼,多日不语,堕阿鼻狱具受诸苦①。”

   ①《大方广十轮经》卷4
   破坏塔寺、僧坊、堂舍,杀害比丘,先所修习一切善根皆悉灭尽。命欲终时,支节皆疼,如火焚烧。其人舌根如被系缚,于多日中口不能语,命终之后堕阿鼻地狱。(T13-699下)

  《大方广十轮经》说,如果破坏寺院,乃至杀害比丘。此人将命终时,全身的每一处关节都会疼痛难忍,很多天说不出话来。最后,堕落阿鼻地狱遭受无尽痛苦。
   这一部分主要介绍了怎样如法地造塔、防护塔、供养塔。从个人修行来说,能帮助我们修习皈依、培植福田。从佛法在世间的流传来说,是作为三宝的象征物,令众生广种善根。这就必须如法营造并赋予正确内涵,由此方有摄受众生的力量。







  读书心得: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本页显示最新2条
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: http://bbs.jcedu.org/
 
加入收藏夹 向友人推荐这篇文章 站内搜索,普通用户只可以进行简略搜索 把此文章加入到您的个人精选文集中,限25篇 下次进入本网后系统会自动提醒您这篇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