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:9308次        

《沙弥别行篇》解读之九


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·第10页·共14页


济 群

第二节 出家剃度仪轨

  了解出家资格审查后,律祖又为我们讲述出家的相关手续,尤其是剃度仪轨。出家是人生大事,如果说出生是我们随业力漂流的无奈结果,那么出家就是依愿力作出的主动选择,是生命旅程的崭新一页。通过如法的仪轨,可以在我们内心产生强烈的印象,为今后修行奠定一个良好开端。虽然佛教重视的是心灵改善,并不以形式为究竟。但佛教的每一种作法都有特定内涵,尤其是出家仪轨。如果我们了解其中深意,在完成仪轨的过程中,当下就会在内心播下解脱的种子,播下菩提的种子。

一、羯磨告众

  欲出家者,至僧伽蓝中,立眼见耳不闻处,作单白和僧,使大众知闻。为成问答无失,如《律》中度巧师儿说。羯磨云:“大德僧听!是某甲从某甲求剃发,若僧时到僧忍听,某甲从某甲剃发,白如是。”《律》云:“若僧和合者善,不尔者,房房语令知①。”

   ①《四分律》卷34
   若欲在僧伽蓝中剃发,当白一切僧。若不得和合,房房语令知。僧若和合当作白。白已,然后与剃发。当作如是白:“大德僧听,此某甲欲求某甲剃发,若僧时到僧忍听,与某甲剃发,白如是。”(T22-810中)

   准备出家者,首先要找到一个善知识,请求他的慈悲接纳。若对方同意为之剃度,就得向僧团提出申请。僧团受理后,须举行单白羯磨征求大众意见,对剃度师的资格和剃度者的条件进行审查。因为剃度沙弥不仅是师徒之间的事,也属于僧团事务,直接关系到绍隆佛种、续佛慧命的大业,需要得到大众认同。
   羯磨告众,是通过相关仪式向大众宣布此事。羯磨,汉译为业,此处指僧团的大众会议。僧团处理事务的原则是僧事僧办,很多事情必须通过大众会议决定。而僧团又强调和合,所以每次会议前维那师要问:“僧集否?和合否?”如果有人缺席或反对,此事就不能成立。僧团会议大体有三种类型,一是单白羯磨,宣布一次,若无人反对就通过。二是白二羯磨,即一白一羯磨,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宣布一次、表决一次。三是白四羯磨,即一白三羯磨,也就是宣布一次、表决三次。受具足戒之类的大事就需要白四羯磨,仅仅是请求出家,只须单白即可。
   “欲出家者,至僧伽蓝中,立眼见耳不闻处,作单白和僧,使大众知闻。”僧伽蓝,简称伽蓝,是僧众所居园林或寺院的通称。单白,宣布一次。僧团举行单白羯磨向大众宣布时,剃度者应该站在僧众可以看见他,但他却听不见僧众说话的地方。让大家知道,有这样一个人来到寺院请求出家。这么做是便于僧众对此人有直观了解,同时又避免他直接听到会议内容。
   “为成问答无失,如《律》中度巧师儿说。”这么做主要是为了以后有人询问情况时不会答错,就如度巧师儿之后佛陀教诲的那样。“度巧师儿”出自《四分律》34卷,说明这一单白羯磨的缘起。当时有个巧师家的儿子来到僧团请求出家,就有比丘为他剃度了。后来他的父母哭泣着前来寺院寻找,但因僧团生活范围很大,并非人人知道此事,很多人就答说没有。他的父母就去僧寮到处查看,终于找到了孩子。不少长者听说之后就讥嫌说:“这些出家人真是不知惭愧,居然还打妄语,哪里有正法可言?把我的儿子剃度了,却说什么都没看到。”比丘们就将此事禀告佛陀。佛陀因此规定:“从今以后,为人剃度前须经僧团会议让大众了知此事。”这样的话,再有人来询问相关情况时,就不会因为不知情而错答了。此外,发心出家者在剃度前需要在寺院接受一段时间的考察,让大家了解此人是否发心纯正。作为居士来说,对寺院也有一个了解和熟悉的阶段,确定出家是不是自己的理想选择,自己有没有能力过这种生活。经过相互观察,再于大众会议进行表态,让大家共同决定是否接受此人加入僧团,成为僧团的一份子。
   “羯磨云:大德僧听!是某甲从某甲求剃发,若僧时到僧忍听,某甲从某甲剃发,白如是。”羯磨宣示的内容是:“大德僧听,现在有某人准备依止某人剃度出家,如果大家都到了,也都没有不同意见,某人将依止某人剃度。”白如是,是羯磨公文的程式化内容,说明这就是宣布的内容。僧团中,是以默然表示同意,不同于现在的举手通过。若大众默然,此事即可成立。若有人举手表示反对,此事就不能成立。
   “《律》云:若僧和合者善,不尔者,房房语令知。”《四分律》说,能将僧众召集起来宣布此事固然是好,若无法将僧众召集一处,就要到每个房间将此事分别告知大众。说到召集,又涉及另一个问题,那就是要划定一个共同的生活区域,律中称为结界。若在此范围内生活,凡须处理公共事务,应取得此范围内所有出家人的同意。如果没有这个前提,就无法判断究竟哪些人到场之后才算是“僧集”了。

二、陈辞请师

   作已,应与剃发。先请和尚,应具仪教云:“大德一心念,我某甲请大德为和尚,愿大德为我作和尚。我依大德故,得剃发出家,慈悯故。”三请。其阿阇梨文亦准此(谓剃发及受十戒二师)。
   应以诸部会明,立出家仪式。

   接着是陈辞请师。发心出家者必须前去请求和尚为你剃度,表明自己愿意依止师长修学的愿望。戒律记载,曾有和尚剃度沙弥后,沙弥却不服管教:“谁叫你为我剃度的呢?”这就很麻烦,所以剃度前必须由沙弥自己亲自前去请求。
   “作已,应与剃发。先请和尚。”羯磨告众之后,就应该开始为沙弥剃发。首先要请一位和尚。前面详细介绍了出家需要具备的各项条件,其实和尚也有资格审查的问题。和尚,意为亲教师,本是一种尊称,只是现在被滥用了。过去在禅宗丛林中,只有领众修行的方丈才被尊为和尚,为堂头大和尚。从戒律来说,和尚是为我们剃度、授戒的亲教师,是指导我们完成僧格、走向解脱的导师,也是我们的法身父母,这就必须慎重选择。作为剃度和尚,至少要具备三个条件。第一,受戒超过十腊。第二,懂得比丘戒和比丘尼戒,如此才有能力引导弟子。第三,有耐心并愿意花时间教育弟子。
   “应具仪教云:‘大德一心念,我某甲请大德为和尚,愿大德为我作和尚。我依大德故,得剃发出家,慈悯故。’三请。”发心出家者要具足威仪,正式向和尚请求说:“愿大德慈悲,我某人(自称名字)恳请大德作为我的剃度和尚,希望大德同意做我的和尚。我因为依止大德的缘故,才能剃度出家,请您慈悲摄受我。”需要连续请求三次。
   “其阿阇梨文亦准此。”请阿阇梨的内容也是同样,只须将名字更换一下即可。剃度、受沙弥十戒需要两位师父,一是和尚,一是阿阇梨。阿阇梨为轨范师,教授相关威仪及如何作法。所以也要请阿阇梨,才能对他的教授生起恭敬心和殷重心。
   “应以诸部会明,立出家仪式。”请师之后,接着要说明出家仪式。但《四分律》中并没有完整的作法程序,故道宣律祖参照诸部律典及经论思想,编写了出家剃度的整个仪轨。

三、庄严法座

  在于露地,香水洒之,周匝七尺,四角悬幡。中安一座拟出家者,复设二胜座,拟二师坐。

   举行剃度仪式前,先要布置一个庄严的坛场。
   “在于露地,香水洒之,周匝七尺,四角悬幡。”佛世时,很多法会都在露天举行,所以这里所说的场所也是露地。但我们现在有这么庄严的大殿和法堂,可根据实际情况决定。确定场地后,先以檀香、沉香浸泡的香水在四周洒一洒,使场地洁净芬芳。周边七尺处,在四个角上悬挂幡盖。
   “中安一座拟出家者,复设二胜座,拟二师坐。”中间安放一个座位,给将要剃度者使用。此外,还要安置两个庄严的法座,请和尚及阿阇梨入坐。
   凡夫往往心随境转,这就需要通过外在环境收摄身心。布置坛场的意义,也在于帮助我们生起虔诚心,生起神圣感。

四、辞亲易服

   欲出家者着本俗服,拜辞父母尊者讫,口说偈言:“流转三界中,恩爱不能脱,弃恩入无为,真实报恩者。”乃脱俗服。
   《善见》云:“以香汤洗浴,除白衣气①。”乃着出家衣,正得着泥洹僧、僧祇支,未得着袈裟,便入道场。

   ①《善见律毗婆沙》卷16
   以香汤洗浴,除白衣气。(T24-788中)

   出家,是从各自的家庭来到僧团,所以首先要和父母亲人辞别。从今往后,就要完成身份的转换。
   “欲出家者着本俗服,拜辞父母尊者讫,口说偈言。”发心出家者先是穿着在家衣服向父母尊长拜别,感谢他们多年养育之恩。然后,以一首偈语说明出家的意义,也再次向父母表明自己舍俗出家的愿力。
   “流转三界中,恩爱不能脱,弃恩入无为,真实报恩者。”在无尽生死中,我们所以在三界六道轮回沉浮,不得出离,正是因为执著于世间各种情感。这个能绑的力量就是恩爱,包括父母之情、夫妻之情、兄弟之情。若能放下世间恩爱,走上追求真理的大道,才能真正报答所有亲人的恩德。因为我们必须自己成就解脱,才有能力帮助他们。否则的话,虽能给父母衣食奉养,却无法为他们解决生死归宿,这种孝养是非常有限的。正如莲池大师的“七笔勾”所说:“恩重山丘,五鼎三牲未足酬,亲得离尘垢,子道方成就。”父母恩重如山,即使用再多的世间财物也不足以报答。惟有出家修行,使亲人解脱轮回,才算究竟完成孝道。所以出家不是不孝,而是大孝,是人间至孝。
   “《善见》云:‘以香汤洗浴,除白衣气。’乃着出家衣。”《善见律》说,此时可以脱下俗服,以檀香、沉香等香料浸泡的水沐浴,彻底清洗身上的世俗气息,然后才可以穿上出家的法服。
   “正得着泥洹僧、僧祇支,未得着袈裟,便入道场。”泥洹僧和僧祇支,都是佛世时僧人所穿的常服,泥洹僧是裙子,僧祇支是覆肩衣。此时,先要穿上泥洹僧和僧祇支,暂时不能披袈裟,然后进入坛场。在汉地出家,可以先穿海青,因尚未正式出家,故不得披袈裟。

五、师为说法

  来至和尚前,互跪。和尚应生儿想,不得生污贱心,弟子于师生父想。应为说发毛爪齿皮,何以故?有人曾观此五,今为落发,即发先业,便得悟道。如罗睺罗落发未竟,便得罗汉。如熟痈待刺,莲华待日。①

   ①《善见律毗婆沙》卷16
   和上应生儿想,不得生污贱心。何以故?若如是好心料理,弟子于和上阿阇梨便生父想。临剃发,和上应为说五法。何者为五?一者发、二者毛、三者爪、四者齿、五者皮。所以说此五法者,有人前身曾观此五法,今为剃发落地,即发先业,便得罗汉。是故先教五法,然后为剃发。如罗睺罗发落未竟便成罗汉。如痈熟,须人为刺然后得破。亦如莲花,须待日出而得开敷。此欲出家人亦复如是,因说五法便得悟道。(T24-788中)

   此时和尚须为弟子说法。这段文字出自《善见律毗婆沙》。
   “来至和尚前,互跪。和尚应生儿想,不得生污贱心,弟子于师生父想。”发心出家者来到和尚前互跪。和尚对于弟子应视为独生儿子那样充满慈爱,关怀备至,不能不以为然,更不能心生厌恶。弟子对于师父应视为亲生父亲那样尊重爱戴,身心归投。因为师父就是自己的法身父母,是成就慧业的根本依止。
   “应为说发毛爪齿皮,何以故?”和尚要为弟子开示,如何观察身上的发、毛、爪、齿、皮。为什么呢?因为这些都是组成我们色身的零件,而这些零件本身又是因缘和合而成。其中既没有我,更没有值得贪恋之处。但在现实中,却是世人最易产生执著的所在,或以各种食物补品来滋养它,或以各种美容用品来装点它,这就是与生俱来的我执。出家修道,首先要减少对身体的贪著,认识到色身的无常和不净。所以说,出家不仅要出世俗家,更要出五蕴家。所谓出五蕴家,就是认识到五蕴无我,从对色身、情绪、想法的执著中超越出来,认识到这些不过是种种缘起的影像。此外还要出生死家、三界家,这才是出家的真正意义所在。
   “有人曾观此五,今为落发,即发先业,便得悟道。”有些利根者因为观察发毛爪齿皮五项缘生无性,待落发时,先前慧根显发,当下证悟空性。
   “如罗睺罗落发未竟,便得罗汉。如熟痈待刺,莲华待日。”罗睺罗,佛陀十大弟子之一,以密行第一著称。他当年出家时,落发尚未结束就已证得阿罗汉果。就像完全成熟的痈疮,只要轻轻一刺,脓水就能立即排尽。又像含苞欲放的莲花,只要被阳光照耀,马上就会盛开。
   这两个比喻都是说明,若剃度者自身因缘成熟,只须和尚稍加点拨,立刻就能开悟证果。所以现在也为剃度者讲述这些内容,即使不能由此开悟,也能由观无常放下对色身的贪恋执著,坚定求道之心。

六、灌顶赞叹

  为说法已,向阿阇梨前坐。以香汤灌顶,赞云:“善哉大丈夫,能了世无常,舍俗趣泥洹,希有难思议。”

   说法开示后须以香汤灌顶,表示令身器清净,接纳善法。
   “为说法已,向阿阇梨前坐。以香汤灌顶,赞云。”和尚为弟子开示法要后,弟子坐到阿阇梨面前。阿阇梨以香汤灌剃度者顶,以示祝福,同时称念偈颂赞叹之。
   “善哉大丈夫,能了世无常,舍俗趣泥洹,希有难思议。”阿阇梨赞道:“真是了不起的大丈夫,能彻见世间的无常变化,舍弃名利、情感而寻求解脱之道,实在稀有难得,不可思议。”这首偈颂主要是对发心者的鼓励,首尾二句赞叹行者作出这一选择的难能可贵,次句赞叹行者对真理的思考和追求,第三句则是赞叹行者志向远大,不同凡响。
   “大丈夫”,指有气节、有操守、有作为的人,也就是《孟子》所说的“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,此之谓大丈夫”。出家,是对世俗名利的舍弃,对固有串习的挑战,需要难行能行、难忍能忍的毅力,非常人可以成就。过去曾有位大将问禅师:“我能不能出家?”禅师说:“出家乃大丈夫之事,非将相所能为也。”原因何在?因为将相只是去战胜别人,而出家却是要战胜自己。战胜别人固然不容易,但战胜自己却难上加难,这也正是英雄和圣贤的区别所在。

七、礼佛皈依

  教礼十方佛竟,行者说偈言:“归依大世尊,能度三有苦,亦愿诸众生,普入无为乐。”

   下面是礼佛皈依。
   “教礼十方佛竟。行者说偈言。”阿阇梨为发心出家者灌顶后,教导他顶礼十方诸佛。然后,行者以偈颂表达自己皈依三宝、舍俗求道的誓愿。佛陀是一切佛弟子的究竟皈依处,也正是因为仰慕十方诸佛的慈悲和智慧,我们才会发心皈依,发心出家,成为佛陀的追随者。
   “归依大世尊,能度三有苦。”世尊,佛陀十大名号之一,因佛陀具有无量功德而为人天所尊。三有,三界。皈依佛陀,能帮助我们度脱三界痛苦。这是说明佛陀的无量功德和皈依、出家的意义所在。
   “亦愿诸众生,普入无为乐。”无为乐,涅槃寂静之乐。我们发心出家,不只是为了自己,同时也发愿帮助一切众生度脱三界痛苦,获得无为之乐。这两句是行者的誓言,以此表达自利利他、自觉觉他的生命目标。

八、阇梨剃发

  阿阇梨乃为剃发。旁人为诵出家呗云:“毁形守志节,割爱无所亲,弃家弘圣道,愿度一切人①。”

  《佛说诸德福田经》,1卷,西晋沙门法立、法炬共译,是佛陀为天帝释讲述出家功德。
   ①《佛说诸德福田经》卷1
   毁形守志节,割爱无所亲。弃家弘圣道,愿度一切人。(T16-777上)

   在礼佛皈依并以偈颂再次表明心愿后,阿阇梨可为行者剃除须发。
   “阿阇梨乃为剃发,旁人为诵出家呗云。”阿阇梨为行者剃发时,观礼者开始吟诵出家偈,表示由衷的随喜和赞叹。
   “毁形守志节。”毁形,此处指剃发。将世人认为美的、重要的头发剃去,意味着我们放弃对世间虚妄表象的执著,从而坚定内在操守,完成人生的高尚追求,成就佛菩萨那样的悲智二德。从世俗角度说,剃发是对外在形象的破坏,尤其在儒家思想中,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不可轻易毁伤。但从佛法角度来看,剃发是体现了出家人的外在威仪,为僧相标志之一。
   “割爱无所亲。”割爱,放弃世间恩爱。出家意味着从此放弃亲疏之别,放弃爱恨情仇,并对一切有情生起平等舍心。如果有恩爱,就会有亲有疏,还会由爱生贪乃至由爱生恨。这些正是烦恼的根本,轮回的根本,生死的根本。出家是要舍弃凡夫心,长养平等心,首先必须在关系上放弃这些亲疏界限,放弃对亲人的执著。
   “弃家弘圣道,愿度一切人。”放弃世俗小家,才能平等对待一切众生,全身心地荷担如来家业,弘扬佛陀圣教,并以度化一切众生为己任。这一偈颂虽仅二十个字,却充分表达了出家人的操守、志向和事业。

九、师除顶发

  与剃发时,当顶留五三周罗发。来至和尚前,互跪。和尚问云:“今为汝去顶发,可不?”答言:“尔。”便为除之。①

   ①《善见律毗婆沙》卷16
   为剃发时,当顶留五三发置。以香汤洗浴,除白衣气。来至和上前,胡跪。和上问言:“今为汝去顶发,许不?”答言:“尔。”和上自为剃去顶发。(T24-788中)

   沙弥剃发,需要阿阇梨与和尚共同完成。
   “与剃发时,当顶留五三周罗发。来至和尚前,互跪。”周罗,为梵汉并译之称,指保留于头顶的少许头发。阿阇梨为行者剃发时,不能尽除无余,顶心尚须稍留几撮。完成以上步骤后,发心出家者来到和尚面前跪下。
   “和尚问云:今为汝去顶发,可不?”此时,和尚还要询问行者:“我现在为你剃除顶发,可以吗?”这是给行者最后的考虑机会:你究竟是不是确定要出家?是一时冲动,还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抉择?如果现在后悔还来得及,待最后几刀下去,身份就此改变了。
   “答言:‘尔。’便为除之。”若行者确定自己的选择,就回答说:“可以。”于是和尚将最后留下的顶发剃除。至此,剃发算是正式完成了。

十、授衣披着

  除已,和尚授与袈裟,便顶戴受。受已,还和尚,如是三反①。和尚为着之,说偈言:“大哉解脱服,无相福田衣,披奉如戒行,广度诸众生。”

   ①《善见律毗婆沙》卷16
   剃顶发已,在和上前胡跪。和上授与袈裟,得以顶戴受,受已还和上,如是第二、第三受。顶戴受已,和上为着。(T24-788中)

   从外在形象看,出家人与世人主要区别有二,一是剃发,一是染衣。在剃发后,和尚要为新出家沙弥传授袈裟。
   “除已,和尚授与袈裟,便顶戴受。”袈裟,为梵语,意为坏色,指僧众所着法衣,以其色不正而名。顶发去除之后,和尚为沙弥授予袈裟。沙弥接过袈裟,应双手举至头顶,顶戴受持,以示恭敬。
   “受已,还和尚,如是三反。”沙弥从和尚手中接过袈裟后,并不是立刻接纳,而是要还给和尚,和尚再授与行者。如此往返三次,才算是正式接受。因为袈裟是僧众的法衣,也代表僧相的庄严,须以殷重心接受。
   “和尚为着之,说偈言。”沙弥接受袈裟后,由和尚亲自为其披上,同时还要说一首偈颂,表明袈裟所蕴含的意义。
   “大哉解脱服。”披上袈裟,象征着我们的身份和职责从此改变,更意味着未来生命都要与解脱相应。我们身着俗装,是过着轮回的世间生活;身着法服,就是过着清净的修道生活。所以袈裟应当染作坏色并割截成片,表不著世间好相之义。
   “无相福田衣。”无相,佛法修行能招感出世无漏之福,离有为相。福田,袈裟由许多长方形布块缝合而成,如田地一般。出家是为了追求解脱,也是为了帮助一切众生走向解脱,故有资格接受众生供养,为世间福田。
   “披奉如戒行,广度诸众生。”这两句是对行者的殷切勉励。袈裟是出家人的标志,也是佛法住世的象征,穿上后应油然生起神圣感。体现在行为上,是行住坐卧都要依照戒律,方可内外相应,具足威仪。也惟有依戒行事,才能进一步勤修定慧,才有能力广泛度化一切众生。

十一、旋绕自庆

  礼佛讫,行绕三匝,说自庆偈:“遇哉值佛者,何人谁不喜,福愿与时会,我今获法利。”

   穿上袈裟,僧相初现。此时,沙弥自己首先旋绕并说偈,以此表达内心的喜悦之情。这两种都是印度常见的仪式。
   “礼佛讫,行绕三匝,说自庆偈。”礼佛三拜之后,旋绕三周,说一首庆贺自己新生的偈颂。
   “遇哉值佛者,何人谁不喜。”能够遇到佛陀,能够在佛陀的教法中出家修道,谁能不感到由衷的欢喜?不仅我自己欢喜,看到的每个人都为之欢喜。因为有了佛法,我们的人生才有了意义,生命才有了希望。
   “福愿与时会,我今获法利。”福,福报,善根。愿,愿力。我的福报、愿力和世间各种善缘的和合,使我今天能够剃度出家,获得佛法的殊胜利益。

十二、辞亲受贺

  礼大众及二师已,在下坐,受六亲拜贺。出家离俗,心怀远大,父母等皆为作礼,悦其道意。

   自己庆贺之后,还要接受亲人的庆贺及祝福。
   “礼大众及二师已,在下坐,受六亲拜贺。”此时,沙弥须向僧团大众及和尚、阿阇梨顶礼,感恩他们的慈悲接纳。然后,在他们的下首入座,接受父母、六亲的顶礼及祝福。剃度前,行者须拜别父母,此时僧相已现,道俗有别,则可接受父母礼拜。
   “出家离俗,心怀远大。”出家是对世俗的远离,是以解脱及无上菩提作为人生目标。所以,整个生命形态都已开始改变,开始高人一等。这个高,不是从身份来说,也不是从外在形象来说,而是由高尚志向及德行所决定。
   “父母等皆为作礼,悦其道意。”父母等人都要向新出家沙弥顶礼问讯,使他坚定道心。虽然出家人可以接受世人的礼拜供养,但我们不要觉得这是理所当然,每一次接受礼拜供养时,应该反观自省:“自己凭什么受人恭敬,受人供养?我们的行为究竟有什么超越世俗之处?我们的生命究竟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内涵?”时常这样反省,才不会偏离出家的初心,同时也能避免增长我慢。

十三、剃发时节

  中前剃发。

  落发的时间,尽量安排在中午以前,因为早上有生机盎然之意。此时,太阳刚刚升起,万物在雨露滋润、阳光照耀下欣欣向荣地生长。出家是新生命的开始,今后还有漫长的道路。早上落发,预示未来的修行之道如早晨般洒满阳光,富有生机。

十四、即受皈戒

  《毗尼母》云:“剃发着袈裟已,然后受三归五戒等。”①

   ①《毗尼母经》卷3
   先与剃发着袈裟,教胡跪合掌,然后授三归、五戒、沙弥十戒。(T24-816中)

   剃发染衣只是形象上的改变,接着还要赋予这一身份相应的内涵,那就是受戒。
   “《毗尼母》云:剃发着袈裟已,然后受三皈五戒等。”《毗尼母经》说,剃发并穿上袈裟之后,接着还要受三皈、五戒和沙弥十戒。
   三皈,即皈依佛法僧三宝,此是佛法根本所在,通于所有戒律,故有五戒三皈、八戒三皈、十戒三皈等,这些戒体都是从皈依而来。《萨婆多毗尼毗婆沙》说:“若不受三归,得五戒不?若不受三归,得八斋不?若不受三归,得十戒不?若不白四羯磨,得具戒不?答曰:一切不得。”
   此外,受戒必须次第进行,由五戒而十戒、具足戒。如果没有前面的少分戒,是不能直接受沙弥戒或具足戒的。五戒虽是在家戒,但此刻的沙弥仅有出家人的外在形象而已,体仍与俗无异。若事先未受五戒,仍须先受,方可进一步受沙弥十戒。
   受过十戒之后,才开始具备法的内涵,为法同沙弥。之前只是形同,即形象上的沙弥。学佛和未学佛的差别在哪里?在家和出家的差别在哪里?修行和不修行的差别在哪里?就在于我们的心相续中究竟有多少佛法的内涵。







  读书心得: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本页显示最新2条
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: http://bbs.jcedu.org/
 
加入收藏夹 向友人推荐这篇文章 站内搜索,普通用户只可以进行简略搜索 把此文章加入到您的个人精选文集中,限25篇 下次进入本网后系统会自动提醒您这篇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