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:5617次        

《受戒缘集篇》解读之七


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·第8页·共12页


济 群

  ·十六轻遮

  上已略述难相。而遮事非一,律中略问十六。自余受法广明,皆言不应,亦有得不得者。

  “上已略述难相。”以上,对受戒的各种难缘作了简单说明。此外还有遮,那么,难和遮的区别是什么?难的体为恶,有难之后将永远失去受戒资格,除非体已改变。而遮则是因为某些原因暂时障碍受戒,如年龄问题、衣钵问题、是否为奴及欠债问题等等,一旦条件改变,仍可出家受戒。
   “而遮事非一,律中略问十六。自余受法广明,皆言不应,亦有得不得者。”遮的问题较为复杂,律中简要列举了十六种,其他情况在受法中有详细说明,共有一百多种。通常来说,遮也是障碍出家受戒的。但遮又有程度不同,很难一概而论。有些属于轻遮,仍可通融,故有得与不得两类情况。
   下面分别介绍遮的内容,首先是总的说明。

  《五分》:“诸比丘度截手脚耳鼻,截男根头,挑眼出,极老无威仪,极丑,一切毁辱僧者皆不得度。若已度,得戒①。或有先相嫌,以小小似片事作留难,似瞎、似跛、似短小,父母不听等作难者,吉罗②。”
   《僧祇》云:“盲者若见手掌中文,若雀目,聋者高声得闻,  者捉屐曳尻行,鞭瘢若凸凹,若治与皮不异,得。印瘢人,破肉已,用铜青等作字兽形。侏儒者,或上长下短,下长上短。一切百遮,不应与出家。若已出家,不应驱出,僧得越罪③。”
   准此诸遮,皆言不应,得罪。下文复云:“是谓不名受具足,一一皆言不应驱出。是中清净如法者名受具足。不名者,总结师罪,何妨有得不得者。如哑等,若有轻遮,不障戒者,故言清净共住如法。”文云:“哑者不能语,用手作相。”又云:“遣书举手作相,不现前,如是等不名受。”前哑者,文中不应驱出,作沙弥也。
   《十诵》、《伽论》云:“哑聋人不名受具④。若聋闻羯磨声,得受⑤。”

  ①《五分律》卷17
   从今,截手、截脚、截手脚、截耳、截鼻、截耳鼻、截指、截男根头、挑眼出、得鞭坏好相、遭官罪、挛躄、失声、内外瘿身、内曲身、外曲身、内外曲、睐眼、一臂偏长、一臂偏短、左手、作哑聋盲、干痟病、癫狂、极老无威仪、极丑,毁辱众僧者,如是比皆不得度。若已度,得名受具足戒。(T22-119中)
   ②《五分律》卷16
   复有诸比丘,以小似片事强与受戒人作难。或言似瞎,或言似跛,见其短小便言未满二十,或言父母似未听出家。以是白佛,佛言:“不应以小似片事与受戒人作难。若作难,突吉罗。”(T22-111下)
  ③《摩诃僧祇律》卷23
   盲人不应与出家。盲者,眼一切不见色。若见手掌文者,若雀目,不得与出家。若已出家,不应驱出。若与出家受具足者,越比尼罪。聋人不应与出家。聋者,不闻一切声。若闻高声者,得与出家。躄者,两手捉屐曳尻而行,不应与出家。若已出家,不应驱出。鞭瘢人不应度出家。鞭瘢者,若凸若凹,若能治瘢还平复,与肉肤不异者,得与出家。鞭瘢人不应与出家,若已出家者,不应驱出。若与出家受具足者,越比尼罪。印瘢者,破肉以孔雀胆、铜青等画作字,作种种鸟兽像。不应与出家,若已出家者,不应驱出。若与出家受具足者,越比尼罪。侏儒者,或上长下短,或上短下长,一切最短者,是不应与出家,乃至越比尼罪。(T22-419上-下)
  ④《十诵律》卷54
   “若与哑聋人受戒,得受戒不?”答:“不得。”(T23-397中)
   ⑤ 《萨婆多部毗尼摩得勒伽》卷3
   “与聋人受具戒,为得戒不?”答:“若闻羯磨者得戒,不闻者不得。”(T23-580上)

  这一部分主要指生理状况。
   “《五分》:诸比丘度截手脚耳鼻,截男根头,挑眼出,极老无威仪,极丑,一切毁辱僧者皆不得度。若已度,得戒。”《五分律》说:如果比丘所度的人有这些情况,比如断手、断脚、无耳、无鼻、男根被截、双眼暴凸,或者老态龙钟、丑陋不堪,看起来毫无威仪可言。总之,一切身相不全、有损僧团形象的人都不能度。如果已经度的话,他还是可以得戒的,但度他的人却要得罪。所以,为人剃度前应对发心出家者进行观察,看看他身体的每个部位是不是应有尽有,是不是各就各位。
   “或有先相嫌,以小小似片事作留难,似瞎、似跛、似短小,父母不听等作难者,吉罗。”如果只是因为看哪个人不顺眼,就以一些小问题来为难对方,说他像瞎子一样,像跛子一样,像侏儒一样,或者说他的父母好像不同意,等等。其实并不是对方本身有多大问题,只是师父有意为难。如果这样,为师者将犯突吉罗。
   “《僧祇》云:盲者若见手掌中文,若雀目,聋者高声得闻,躄者捉屐曳尻行,鞭瘢若凸凹,若治与皮不异,得。”雀目,类似于夜盲症。《僧祇律》说,如果眼睛不好,但还能看见自己的掌纹;耳朵不灵,但还能听见高声说话;虽然跛脚,但还能拖着脚走路;虽有被鞭打的疤痕,但经过治疗已和其它皮肤差不多了。这几种情况,如果已经出家受戒,是可以得戒的。
   “印瘢人,破肉已,用铜青等作字兽形。侏儒者,或上长下短,下长上短。一切百遮,不应与出家。若已出家,不应驱出。僧得越罪。”印瘢人,指古时被刺青的罪犯,身体被烙上文字或兽形图案,且疤痕深入皮肤,永不消褪。侏儒者,指非正常体形,或上长下短,或下长上短。一切百遮,指其他一百多种生理问题。如果有这些情况,就不允许出家。如果已经出家,也就不要将他们驱逐出僧团。但度其出家的师父,却是要得罪的。
   “准此诸遮,皆言不应,得罪。”如果有这些遮,就不应该度他们出家,否则度的人要得罪。
   “下文复云:是谓不名受具足。一一皆言不应驱出。是中清净如法者名受具足。不名者,总结师罪。何妨有得不得者。如哑等,若有轻遮,不障戒者,故言清净共住如法。”以下说到,这些人本来不能受比丘戒,如果已经出家,就不要把他们赶出僧团。如果授戒仪式清净如法,他们仍可得戒。但戒师会因违背律制(度哑者)而得罪。总的来说,遮的情况中分为有得和不得两种。比如哑的问题,可能是轻度的,就不障碍受戒,可以清净共住。
   “文云:哑者,不能语,用手作相。又云:遣书、举手作相、不现前,如是等不名受。前哑者,文中不应驱出,作沙弥也。”律中又说到,哑巴,就是不能说话,以手势和人交流。如果这个哑巴根本不能说话,只能靠写字或动作表达意见,不能面对面地交流,羯磨首先就作不成,无法达到心境相当,自然也不能得戒。如果已经度了这个哑巴,就不应该驱逐出僧团,让他做沙弥即可。
   “《十诵》、《伽论》云:哑聋人不名受具。若聋闻羯磨声,得受。”《十诵律》和《摩得勒伽论》说,聋哑人不可受具足戒。但也说到,如果不是全聋,还能听见作羯磨的声音,就可以受戒。

  以下为十六遮。

   第一、不自称名字  第二、不称和尚字  第三、年不满

  若不自称名字,不称和尚字①,年不满等②,定不得戒。

   ①《四分律》卷35
   佛言:“有三种人名为不得受具足戒,不自称字,不肯称和尚名,教乞戒而不乞。”(T22-813下)
   ②《四分律》卷35
   年不满二十而受具足戒……自制已后,如是受具足戒,不名善受具足戒。(T22-816上)

  一和二是关于智力问题,三是关于年龄问题。
   “若不自称名字,不称和尚字,年不满等,定不得戒。”律中说,如果这个戒子说不清自己的名字,说不清和尚的名字,是不能出家受戒的。因为这样的智力根本无法修习佛法,出家无益。此外,如果年龄不满二十,心智不够成熟,也是不能受戒的。

  第四、衣不具  第五、钵不具

   衣钵不具者。《四分》云:“若无衣钵,不名受戒。若借衣钵,应与价值③。”
   《五分》云:“令主舍之④。”亦不明得不。
   今准《萨婆多》,得戒。《论》问曰:“若尔,何故必须衣钵?”答:“一、为威仪故。二、生前人信敬心故,如猎师着袈裟,鹿见以着异服,故无怖心。三、为表异相故,内德亦异⑤。”
   引彼证此,文不可和。《四分》云:“不名受戒。”此则部别不同。必诵《十诵》羯磨,依彼开成,准急无损。昔人义准《四分》和尚法中,若知借衣钵受戒不得者,则不得戒,不知者得。此乃人判,终违律文。必敬佛言,再受依法。

   ③《四分律》卷34
   佛言:“自今已去,无衣钵者不得受具足戒……自今已去,不得借他衣钵受具足戒。若与衣者,当令乞与。不与者,当与价直。”(T22-811下)
   ④《五分律》卷17
   应问弟子衣钵具未?若言“未具”,应语“先为具衣钵”。若言“已具”,应问“自有、从人借”?若言“从人借”,应语“可令主舍之”。(T22-119下)
   ⑤《萨婆多毗尼毗婆沙》卷2
   “若无衣钵得戒不?”答言:“得戒。”问曰:“若无衣钵必得受戒者,何故必须衣钵?”答曰:“一为威仪故。二为生前人信敬笃心故,如猎师着袈裟,鹿以服善故则无怖心。三以表异相故,内德既异,外相亦异。”(T23-512下)

   衣钵,是出家人的基本生活用品,也是僧人威仪的象征。如果没有衣钵,既不能体现出家人的外在形象,甚至连吃饭都成问题。因为当时的比丘是以乞食为生,如果没有衣钵,就无法接受信众供养。所以,衣钵也是受戒的条件之一。
   “《四分》云:若无衣钵,不名受戒。若借衣钵,应与价值。”根据《四分律》,如果戒子没有准备好衣钵,就不能受戒。如果是问别人借的衣钵,应该给予对方相应价值,使衣钵归为己有。
   “《五分》云:‘令主舍之。’亦不明得不。”《五分律》则说:如果是借来的衣钵,应该和衣钵的主人商量,请他将衣钵施舍给自己。但也没有明确,这样做之后是否就能得戒。根据文中之意,如果对方将衣钵舍给自己,成为自己所有,还是可以得戒的。
   “今准《萨婆多》,得戒。《论》问曰:若尔,何故必须衣钵?”如果根据《萨婆多毗尼毗婆沙》,没有衣钵或借来衣钵受戒,一样可以得戒。针对于此,《萨婆多毗尼毗婆沙》中又提出疑问:“既然没有衣钵可以得戒,为什么要将衣钵作为受戒条件呢?”
   “答:一、为威仪故。二、生前人信敬心故,如猎师着袈裟,鹿见以着异服,故无怖心。三、为表异相故,内德亦异。”论中接着回答说,原因有三点。第一、为了保有威仪,如果受戒后把衣钵还给别人,就无法体现僧人的外在威仪。第二、出家人身披法服,可使世人对佛法心生恭敬,就像猎人穿着袈裟来到林中,动物见了也不害怕,因为这件衣服就代表着慈悲。第三、以此表示出家后由内而外的改变,由外在形象的不同体现生命内在的差别。
   “引彼证此,文不可和。”《四分律》说没有衣钵不可得戒,但《萨婆多论》却认为可以,两个说法是有出入,甚至是有冲突的。
   “《四分》云:‘不名受戒。’此则部别不同。”律祖在此作了一个判决。《四分律》说不能得戒,而《萨婆多》认为可以,是因为这两部律分属不同部派。《四分律》属于昙无德部,《萨婆多论》属于有部,所以处理方式存在差异。
   “必诵《十诵》羯磨,依彼开成。准急无损。”如果根据《十诵律》的羯磨受戒,没有衣钵一样是可以得戒的,因为有部对这个问题是开许的。如果根据《四分律》受,就不得戒。戒律规定不同,得戒不得戒的情况也不一样。原始佛教之后,进入部派佛教时代,最早分为上座部和大众部,然后又从中开出五部、十八部。之所以会出现这些派别,主要就是因为对戒律的看法出现分歧。众生根机各异,需要相应的引导方式。不同的教派,是代表佛法在世间流传过程中接引众生的不同方式,目的并不冲突。就像世间有各种疾病,故有各种药物对治,佛法也是一样。
   “昔人义准《四分》和尚法中,若知借衣钵受戒不得者,则不得戒。不知者得。”以前有人根据《四分律》和尚法的内容,对衣钵问题作出判断:如果事先知道借衣钵不能得戒,便不能得戒。如果不知道这个情况,还是可以得戒的。
   “此乃人判,终违律文。必敬佛言,再受依法。”律祖说,这是个人观点,于戒律条文不符。我们应该以佛陀所说为标准,以所受戒律为标准,不要想当然。这些问题是需要智慧进行抉择的,否则,或“离经一字,即同魔说”,或“依文解义,三世佛冤”,总之是于法不相应。

  第六、父不听  第七、母不听

  父母听不者。《善见》云:“若余方国度者,不须问①。”
   《僧祇》:“亲儿此彼不听,自来儿、养儿,余处得受②。”

   ①《善见律毗婆沙》卷17
   若有余方、余国度出家,不须问父母。(T24-792上)
   ②《摩诃僧祇律》卷22
   儿者有三种,亲儿、养儿、自来儿。亲儿者,父母所生。养儿者,小小乞养之。自来儿者,自来依附作儿。是中,亲儿者此国不听,余国亦不听。养儿、自来儿,此国不听,余国听。(T22-421中)

   六和七这两条,是要征得父母同意。
   “《善见》云:若余方国度者,不须问。”《善见律》说:如果是其他国家来的人,比如说一个美国人来这里出家,就不必问他的父母是否同意。
   “《僧祇》:亲儿此彼不听,自来儿、养儿,余处得受。”《僧祇律》说,如果是父母的亲生孩子,而父母又不同意的话,不管是在本国还是外国,都不可以出家受戒。如果不是父母的亲生孩子,是收养的养子或流浪儿,父母不同意的话,只要到其他国家就不需要征求父母意见,就可以如法受戒。

  第八、负债人

  负债者。诸部但言不应,义准理得。

   在当时的印度,不可以向出家人追讨债务。于是乎,有些人就会为了逃避债务而出家,债主虽然不能再去讨债,但肯定会积怨在心,甚至迁怒于僧团。所以佛陀规定:如果欠债未还,不允许出家受戒。
   “诸部但言不应,义准理得。”但债务是可以偿还的,并非是本质性的罪行。因此律祖以为,诸部戒律中虽然都说有债不可以受戒,但如果参加受戒也是能得戒的。不过,作法人应负法律责任。

  第九、奴

   奴者。《僧祇》云:“若家生、买得、抄得,此彼不得。他与奴、自来奴,余处听度①。”
   今有人放奴出家者,若取《出家功德经》,若放奴婢及以男女,得福无量②。律中不明放者,但言自来投法度之是非。准奴及儿,彼此通允。
   《五百问》中,知是佛奴,度者犯重。若先不知,后知不遣亦重。问:“其人是大道人不?”答:“非也③。”僧奴准此,复本奴位。

   ①《摩诃僧祇律》卷24
   奴者五种,家生、买得、抄得、他与、自来。家生者,家中婢妾生。买得者,雇钱买得。抄得者,抄邻国得。他与者,他人与。自来者,自来作奴。是中家生、钱买、抄得此三种,此间不听,余处亦不听。他与、自来此二种,此间不听,余处听。(T22-421下)
   ②《佛说出家功德经》卷1
   尔时阿难叉手白佛言:“世尊,若当有人放人出家,若有出家者,任其所须,得几所福?”佛告阿难:“汝若具满于百岁中问我此事,我以无尽智慧,除饮食时,满百岁中广为汝说,此人功德犹不能尽。”(T16-814中)
   ③《佛说目连问戒律中五百轻重事经》卷1
   问:“比丘度人不知本末后度,知是佛奴而不发遣,犯何事?”答:“知而度,犯重。若先不知,知便发遣。若不发遣,犯重。”问:“其人是大道不?”答:“非。”(T24-985上)

   第九,是奴婢,特指那些没有人身自由、在法律上属于主人所有的人。
   “《僧祇》云:若家生、买得、抄得,此彼不得。”奴婢也有不同情况。家生,是世代为奴者,出生后就随父母一起成为主人的奴隶。买得,指花钱买来的奴隶。抄得,因战败或被抄家而沦为奴隶者。如果是这三种情况,不管本国还是外国,在没有征求主人同意的前提下,都不可以出家受戒。
   “他与奴、自来奴,余处听度。”他与奴,别人给的奴隶。自来奴,自己投身于主人家。如果是这两种情况,离开本国到其他国家,就可以出家受戒。
   “今有人放奴出家者,若取《出家功德经》,若放奴婢及以男女,得福无量。律中不明放者,但言自来投法度之是非。准奴及儿,彼此通允。”根据《出家功德经》所说,如果同意家中奴婢及儿女出家,将获得无量无边的福报。虽然戒律并没有说到放的问题,只说如果这个奴仆自己从主人家逃到僧团请求出家,为之剃度是要犯过的。从《出家功德经》的经文来看,只要得到主人允许,不管是奴仆还是儿女,不管在本国家还是外国,都是可以出家受戒的。
   “《五百问》中,知是佛奴,度者犯重。若先不知,后知不遣亦重。问:‘其人是大道人不?’答:‘非也。’僧奴准此,复本奴位。”佛奴,或是用佛物雇佣,或是有人布施给僧团以侍佛。《五百问》说,如果知道对方是佛奴,在主人没有同意的前提下就度其出家受戒,也是要犯重的。如果事先不知情,但知道后也没有驱逐他,同样是要犯重的。有人询问说:“这样的人是比丘吗?”回答说:“不是。”僧奴也是同样,只要有所属,未经主人同意就不能度其出家,还应回复为奴的身份。

  第十、官人

  官人者。《僧祇》:“有名有禄、有名无禄,此彼国不得度。有禄无名,余处得度。无名禄者,一切俱听①。”准此,俗人来投出家,理须为受。

   ①《摩诃僧祇律》卷24
   臣者四种,或有名而无禄,或有禄而无名,或有禄有名,或无名无禄。是中有名无禄、有名有禄者,此国不听出家,余国亦不听。有禄无名,此间不听,余处听。无名无禄,此间听,余处亦听。(T22-420上)

   官人,即现在所说的政府高级行政官员。
   “《僧祇》,有名有禄、有名无禄,此彼国不得度。”《摩诃僧祇律》中,将官人分为几种类型。有名有禄,就是有职权、有影响也享受相应待遇。有名无禄,是有职权、有影响但没有享受相应待遇。如果是这两类情况,没有辞职之前,不管在本国家还是其他国家,都是不可以为之剃度的。
   “有禄无名,余处得度。无名禄者,一切俱听。”还有一种是有禄无名,就是有待遇,但没什么具体职权和影响,领一份干薪,如果到其他国家就可以得度。无名禄者,是既没有具体职务,也不享受什么待遇,那么在本国和其他国家都是可以得度的。
   “准此,俗人来投出家,理须为受。”由此可见,若是无名无禄的普通人请求出家,应接纳并为之剃度。

  第十一、丈夫

   丈夫者,必以建心慕远,清节不群。卓然,风霜不改其操;铿然,忧喜未达其心,便为丈夫之貌。
   故《律》云:“年二十者方堪受具,谓能忍寒热、饥渴、风雨、蚊虻、毒虫,能忍恶言苦事,能持戒,能一食等①。”
   《僧祇》云:“若过二十,减七十,无所堪能,不应与受具②。”

   ①《四分律》卷34
   若年未满二十,不堪忍寒热、饥渴、风雨、蚊虻、毒虫及不忍恶言,若身有种种苦痛不堪忍,又不堪持戒及一食,若度令出家受具足戒者,当如法治。阿难当知,年满二十者堪忍如上众事。(T22-808中-下)
   ②《摩诃僧祇律》卷23
   若减七十,不堪造事,卧起须人,是人不听出家。(T22-418中)

   所谓丈夫,是指那些具有坚强意志,能吃苦耐劳、有担当的人。否则的话,虽然出家受戒,也很难精进于道业。
   “丈夫者,必以建心慕远,清节不群。卓然,风霜不改其操;铿然,忧喜未达其心,便为丈夫之貌。”具有丈夫气概,就是要发心远大,德行高尚。卓然独立,虽经种种逆境而不会改变操行。宠辱不惊,虽经大悲大喜而不会影响心行。正如孟子所说,“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,此之谓大丈夫也。”
   “故《律》云:年二十者方堪受具,谓能忍寒热、饥渴、风雨、蚊虻、毒虫,能忍恶言苦事,能持戒,能一食等。”所以《四分律》规定:必须年满二十才能受具足戒。到这个年龄,心智开始独立,能够吃苦耐劳,忍受严寒酷暑、饥渴之苦,忍受风吹雨打及各种毒虫攻击,忍受别人的辱骂和苦差,能够遵守戒律生活,也能够日中一食。总之,难忍能忍,难行能行。
   “《僧祇》云:若过二十,减七十,无所堪能,不应与受具。”《僧祇律》说,在年满二十到七十岁之间,虽然符合受戒年龄,但如果意志薄弱,生活不能自理,也不可以为他授具足戒。

  第十二——十六、五种病:癞病、痈疽、白癞、干痟、颠狂

   五种病者,上四应得。狂中有三种,若全不觉好恶应不得,余二应得。
   《善见》云:“癞癣,莫问赤白黑,屏处增长不增长俱得,露处反前不得①。”
   然癞病有二:一、恶业所致。二、四大违反则生。故《育王经》有疥癞须陀洹、疮痍阿罗汉也。若出家已癞者,一切僧事共作,若食莫令在众,此《萨婆多》解②。

   ①《善见律毗婆沙》卷16
   癞者,有数癞,有白癞,有黑癞,疥癣,皆入癞,亦不得出家。癞癣下至如指甲大,亦不得出家。如指甲大若在露处,增长不增长悉不得出家。若屏处不现,增长不得出家,若不增长得出家。若瘤病在露处,增长不增长不得出家。若屏处,不增长得出家。若小时有疣病,大便失,得度出家。此非瘤病,是故得出家。若身体细起,犹如棘刺,皆入癞数,不得出家。(T24-789下)
   ②《萨婆多毗尼毗婆沙》卷6
   凡设有先出家而后癞病者,一切僧事故得共作,若食时莫令坐众中。(T23-540中)

   从十二到十六,是五种障碍出家的疾病,分别是癞病、痈疽、白癞、干痟、颠狂。癞病,皮肤病。痈疽,恶疮。白癞,麻风病。干痟,糖尿病。颠狂,精神病。
   “五种病者,上四应得。狂中有三种,若全不觉好恶应不得,余二应得。”在这五种病中,前四种如果病得不是很严重,还是可以得戒的。在精神病中又有三种不同情况,如果心智彻底错乱,完全分不清好坏,就无法得戒。除此而外,或有时清醒有时糊涂,或一向知道好坏,虽也存在精神方面的障碍,还是可以得戒的。
   “《善见》云:癞癣,莫问赤白黑,屏处增长不增长俱得,露处反前不得。”《善见论》说,如果是得了癞癣(皮肤病),不管是红癣、白癣、黑癣,只要是长在看不到地方,不论是否增长都可以得戒(注:《善见》原文为“增长不得出家,若不增长得出家”)。如果是长在别人能看到的地方,就不能得戒。
   “然癞病有二:一、恶业所致,二、四大违反则生。故《育王经》有疥癞须陀洹、疮痍阿罗汉也。”癞病有两种情况,一是恶业所感,二是四大不调所造成。所以《阿育王经》记载有疥癞须陀洹(《阿育王经》卷10,T50-166上-中)、疮痍阿罗汉(《阿育王经》卷3,T50-143中-144上。),即使是圣者,也可能会因往昔业力而示疾。
   “若出家已癞者,一切僧事共作,若食莫令在众,此《萨婆多》解。”《萨婆多论》说:如果已经出家的比丘犯有癞病,仍可参加布萨诵戒等各种法事活动,但吃饭不要和大家在一起,以免影响他人进食。

   【3.特别情况说明】

   次明余事,更明所以。
   《五分》:“若先不相识人,不应云雾暗时受①。”
   《五百问》中,要须灯烛照之②。
   若先曾受具者,《十诵》问云:“曾作大比丘不?”答:“作。”问:“清净持戒不?舍时一心如法还戒不③?”
   《四分》无文,必有亦同边罪。幸依《十诵》十三难前问之,答若有违,则成边罪故。
   《四分》云:“若有难缘,如说戒中,当二人、三人一时作羯磨,不得至四④。”
   《僧祇》:“一和尚、一戒师、一众,得二人、三人并受。若二和尚共一戒师,二三人不得一众受⑤。”
   《善见》云:“二人、三人一时受戒,一一同等腊等时,不相作礼⑥。”

   ①《五分律》卷17
   若先不相识,不应云雾暗时受其具戒。(T22-119下)
   ②《佛说目连问五百轻重事经》卷1
   问:“受戒为有时节不?”答:“唯后夜不得,初夜、中夜无灯烛亦不得,要须相睹形色乃得。”(T24-988上)
   ③《十诵律》卷21
   “先作比丘不?”若言“作”,“清净持戒不?舍戒时一心如法还戒不?”(T23-156上)
   ④《四分律》卷34
   时有比丘将受戒者出界外,闻有贼来皆恐怖,从坐起去不得受戒。诸比丘以此因缘往白佛,佛言:“自今已去,有八难事及余因缘,二人三人听一时作羯磨,不得过。”(T22-805中)
   ⑤《摩诃僧祇律》卷23
   “得共一和上、一戒师、一众,得并受具足不?”佛言:“得。”如是二人、三人亦得并受,不得众受,是名受具足。一人二和上、三和上、众多和上,不名受具足。无羯磨师不名受具足。二人、三人共一羯磨师,别和上共一众并受,不名受具足。(T22-416中)
   ⑥《善见律毗婆沙》卷17
   二三人一时受具足戒,一一同等腊等时,不得相礼。(T24-792下)

   “次明余事,更明所以。”接着再说明受戒时的一些其他情况。
   “《五分》:若先不相识人,不应云雾暗时受。”《五分律》说,如果不是给事先认识、有所了解的戒子授戒,不能在云雾或黑暗之中作羯磨。因为以前授戒经常是在露天举行,如果在云雾暗处,戒师们就不能对戒子细致观察。
   “《五百问》中,要须灯烛照之。”《五百问》说,如果在黑暗中,必须以灯烛照亮,以便观察对方。
   “若先曾受具者,《十诵》问云:‘曾作大比丘不?’答:‘作。’问:‘清净持戒不?舍时一心如法还戒不?’”对于那些曾经受过比丘戒后又还俗的人,要审核一下他是否犯边罪。根据《十诵律》,受戒前应当询问:“你曾经做过比丘吗?”如果对方回答“是”,需要进一步再问:“你做比丘时是否清净持戒,舍戒时是否如法?”
   “《四分》无文,必有亦同边罪。”《四分律》中,受戒前并没有这番问答,如果戒子存在这个问题的话,就等同于边罪。
   “幸依《十诵》,十三难前问之,答若有违,则成边罪故。”如果根据《十诵律》,这些问题应该在十三难前先问。如果回答曾经犯过重戒,就属于边罪,没有资格再受具足戒。
   “《四分》云:若有难缘,如说戒中,当二人、三人一时作羯磨,不得至四。”授戒,正常应该是十师给一个戒子授,但也不是绝对的。根据《四分律》,如果有特殊情况,可以两人、三人一起受,但最多不能到四个。现在授戒是三人一坛,也是戒律开放的极限。为什么不可以对四个人授戒呢?因为四人就是僧,也就是众,而三人还是别。僧不可以对僧,只能对别。
   “《僧祇》:一和尚、一戒师、一众,得二人、三人并受。若二和尚共一戒师,二三人不得一众受。”一众,指教授、尊证等。《僧祇律》说,如果一个和尚、一个羯磨师,再加上教授和七个尊证,那就可以为两人、三人同时授戒。如果两个和尚共一个戒师,那就不可以两、三个人同时受戒。
   “《善见》云:二人、三人一时受戒,一一同等腊等时,不相作礼。”《善见论》说,如果两三个人同时一坛受戒,戒腊是完全一样的,相互之间不必作礼。
   以上简单介绍了十三难、十六遮的内容,这些都是戒子需要事先了解的。知道遮难究竟是指什么,才能接受教授师的审查,否则就会不知所云,答非所问。

   【4.正问法】

   上已略明杂相,今正出众问法。
   教授师至受者所,正敷坐具。坐已,语令敷坐具,为舒正四角,相对相及申手内。
   《五分》云:“应安慰言:‘汝莫恐惧,须臾持汝着高胜处。’彼应取其衣钵舒示,寄此以为陶诱。前执五条,语言:‘此名安陀会衣。’又指身所着者:‘此名郁多罗僧。’执大衣已,语云:‘此衣名僧伽梨。’”①
   《萨婆多》云:“此三衣名,一切外道所无。”②
   今示汝名相,若依诸部,此处即为受衣钵者,或在众中戒师受者,《四分》无文。或受已方持者,亦随两存。并执钵已言:“此器名钵多罗。此衣钵是汝已有不?”彼答言:“是。”即便幞之,或加受法如前。应语言:“善男子谛听,今是至诚时,我今当问汝。汝随我问答,若不实者当言不实,若实言实③。”何以如此?由无始来欺诳圣贤,沉没生死。今欲舍虚妄,证真实法故,令汝实答。今问汝遮难,若不实答,徒自浪受。 
   《律》云:“犯遮难人,七佛一时为受,亦不得戒。”④

   ①《五分律》卷17
   汝莫怖惧,须臾持汝着高胜处……复应问:“汝三衣,何者是僧伽梨?何者是优多罗僧?何者是安陀会?”彼若不知,应语:“此是僧伽梨,此是优多罗僧,此是安陀会。”应与受三衣钵。(T22-119下)
   ②《萨婆多毗尼毗婆沙》卷4
   僧伽梨、郁多罗僧、安陀会,所以作此三名差别者,欲现未曾有法故。一切九十六种,尽无此三名。以异外道故,作此差别。(T23-527中)
   ③《四分律》卷35
   时教授师当往彼语言:“此安陀会、欝多罗僧、僧伽梨、钵,此衣钵是汝有不?”彼答言:“是。”应语言:“善男子谛听,今是至诚时。我今当问,汝随我问答。若不实当言不实,若实当言实。(T22-814下)
   ④《摩诃僧祇律》卷23
   此人杀父作无间罪,腐败坏烂,于正法中不能生道根栽。正使七佛一时出世,为其说法,于正法中终不生善。(T22-417下)

   了解遮难内容之后,下面要正式开始审查。
   “上已略明杂相,今正出众问法。”以上对遮难作了介绍,接着要正式出众,到另一个地方考察戒子。
   “教授师至受者所,正敷坐具。坐已,语令敷坐具,为舒正四角,相对相及申手内。”教授师来到戒子所在之处,将坐具铺在地上坐下,让戒子也铺设坐具,并帮他把坐具四角铺平,使对方消除紧张情绪。教授师和戒子之间的距离,应该保持在面对面一臂左右。
   “《五分》云,应安慰言:汝莫恐惧,须臾持汝着高胜处。”《五分律》说,教授师首先要软语安慰戒子:你不要紧张,过一会儿就要带你到提升生命品质的地方。受戒成为僧宝,成为三宝的一分子,是对生命版本的升级,故曰高胜处。
   “彼应取其衣钵舒示,寄此以为陶诱。前执五条,语言:此名安陀会衣。又指身所着者:此名郁多罗僧。执大衣已,语云:此衣名僧伽梨。”正式问遮难前,应放松一下气氛,先为戒子介绍并展示一下衣钵,以此切入正式内容。教授师先拿五衣告诉戒子:这件衣服叫安陀会,主要是劳动时所穿,也叫院内杂作衣。然后又指着身上所穿的衣服说:这件叫做郁多罗僧,又叫七衣,属于入众衣,是僧团布萨、诵戒等集体活动所穿。再拿着大衣告诉戒子:这件衣服叫僧伽梨,有九条到二十五条,是主持法会等较为隆重的场合所穿,也就是我们现在的祖衣。
   “《萨婆多》云:‘此三衣名,一切外道所无。’今示汝名相,若依诸部,此处即为受衣钵者,或在众中戒师受者,《四分》无文。或受已方持者,亦随两存。”《萨婆多论》说:三衣的名称,是一切外道所没有的。现在告诉你的这些名相及其中蕴含的意义,都是佛教特有的。如果依其他部派的戒律,教授师为戒子介绍衣钵后,或者当时就给他授衣钵,或者到僧众中由羯磨师为戒子授衣钵。关于这一点,《四分律》中没有明确说明。也有的认为受戒之后才能受衣钵,两种都是可以的。
   “并执钵已言:‘此器名钵多罗。此衣钵是汝已有不?’彼答言:‘是。’即便幞之,或加受法如前。”幞,包东西的布,此处指钵袋。接着说明钵的作用。教授师拿着钵对戒子说:“这个器皿叫做钵多罗(也就是饭碗)。”接着问他:“这些衣钵你自己已经有了吗?”戒子回答说:“是。”介绍完之后,随即用钵袋包起来,授的方法和之前授衣是一样的。
   接下来要切入正题,也就是正式问遮难。
   “应语言:善男子谛听。今是至诚时,我今当问汝,汝随我问答。若不实者当言不实,若实言实。”教授师应该对戒子说:“善男子请听,现在是需要你诚实作答的时候,我开始问你一些问题,你要以真诚的态度如实作答。如果没有这个遮难,就说没有。如果有这个遮难,就应该说有。”
   “何以如此?由无始来欺诳圣贤,沉没生死。今欲舍虚妄,证真实法故,令汝实答。今问汝遮难,若不实答,徒自浪受。”为什么不能说假话呢?无始以来,我们始终处在虚妄状态,欺骗自己也欺骗圣贤,不断地自欺欺人,从而沉沦生死。现在我们想要舍弃生命中的虚妄杂染,证得佛法真谛,就必须从说实话开始。我现在问你遮难,如果不如实回答,即便受了戒,也是徒劳无功。
   “《律》云:犯遮难人,七佛一时为受,亦不得戒。”律典中说,犯遮难的人,即使过去七佛同时来为你授戒,也是不能得戒的。这里主要是约犯重难而言,如果犯了重难,就不能成为法器,无法纳受戒体。如果只是犯了轻遮,还是可以得戒的。







  读书心得: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本页显示最新2条
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: http://bbs.jcedu.org/
 
加入收藏夹 向友人推荐这篇文章 站内搜索,普通用户只可以进行简略搜索 把此文章加入到您的个人精选文集中,限25篇 下次进入本网后系统会自动提醒您这篇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