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:6455次        

《沙弥别行篇》解读之十


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·第11页·共14页


济 群

第三节 受戒仪式

    三、受戒法者分三。初缘、二体、三相。

   以下是关于受戒的仪式,包括三个部分,一是受戒因缘,二是正纳戒体,三是宣说戒相。

一、受戒因缘

  初中,集僧已,安受者见处立,作法同前。白言:“大德僧听!彼某甲从某甲出家,若僧时到僧忍听,某甲从某甲出家。白如是。”
   《五百问》云:“二人得度沙弥,一人不合①。”
   《五分》、《十诵》:“先与五戒,后受十戒②。”
   《善见》,当礼僧足。往阇梨所,礼已,互跪合掌,教言:“汝当随我语,教汝受三归。”答云:“尔。”③(见下页)
   《出要律仪》云:“捉师衣角者,出在人情,世末流变也。”
   《律》文,似对僧所。理须生建立胜缘,应问遮难,一同僧法。必若有者,五戒不发,何况具十。文如僧中。

  第一部分介绍受戒的因缘,也就是如法获得戒体的各项条件。
   “集僧已,安受者见处立,作法同前。”行者受沙弥戒之前,首先还是要集僧宣布,让僧团大众知道今天要给某个沙弥授戒。僧众集合后,让受戒者在大家可以看见他,但他又听不到大家说话的地方,和之前出家时的做法同样。
   “白言:大德僧听!彼某甲从某甲出家,若僧时到僧忍听,某甲从某甲出家。白如是。”这是羯磨的公文,由羯磨师向大众宣布某甲跟随某甲比丘出家受戒这件事,请求大众认可。如果大众没有反对意见,就算通过了。
   “《五百问》云:二人得度沙弥,一人不合。”《五百问》“度人事品”记载,目连尊者请教佛陀说:“一个人可以剃度沙弥吗?”佛陀明确告诉他:“必须两位师长方可。”也就是剃度和尚及阿阇梨。如果只有一位和尚为出家者剃度,是不如法的。
   “《五分》、《十诵》:先与五戒,后受十戒。”《五分律》和《十诵律》都说到,必须先为新出家沙弥授五戒,然后才能授沙弥十戒。受戒是要有次第的,对行者本人来说,可以有适应的过程。对整个僧团来说,这样做也有利于维护戒律的庄严。
   “《善见》,当礼僧足。往阇梨所,礼已,互跪合掌,教言:‘汝当随我语,教汝受三归。’答云:‘尔。’”《善见律》说,受戒者应顶礼和尚双足,以表敬重之意。然后到阿阇梨的面前,礼拜后跪地合掌。阿阇梨须教导行者说:“你应该跟着我说,我先为你传授三皈。”行者回答:“好。”
   “《出要律仪》云:捉师衣角者,出在人情,世末流变也。”《出要律仪》中,对受戒时要抓住师父衣角的说法进行了批评:这个做法纯粹是出于世俗人情,是末法时期对戒律及如法羯磨的歪曲,律中是没有根据的。
   “《律》文,似对僧所。理须生建立胜缘,应问遮难,一同僧法。必若有者,五戒不发,何况具十。文如僧中。”按照《四分律》,受戒前须和僧告白,同时也是在僧众前对受戒者进行资格审查。因为戒是要依托胜缘才能生起,如果行者具备相应的难和遮,是无法发戒的。所以,要先问十三难和十三遮(十六遮中去除年岁、衣、钵)。如果发心出家者存在遮难中那些情况,尚且不能得到五戒,更何况十戒和具足戒。遮难具体内容见“受戒缘集篇”。按照《行事钞》自身的顺序,“受戒缘集”为第八篇,而“沙弥别行”为第二十八篇。行文至此,遮难早已详细讲述,无须重复。按照我们这门课程的讲授顺序,“沙弥别行”之后就要开讲“受戒缘集”,此处也不再展开说明。
   所谓遮难,指遮和难两种情况。遮的部分,自身并非罪恶,只是障碍受戒。但也不是绝对的,还有通融余地。如父母不听等,现在不允许不代表永远不允许。再如为奴或欠债等,待身份改变或还清债务后即可,都不属于原则问题。但难的部分,其性质即是罪恶,如杀父、杀母、杀阿罗汉或贼心入道、污比丘尼等,一旦犯有这些重大过失,将永远失去出家受戒的资格。
   出家的资格审定,和受沙弥戒、比丘戒的资格审定基本一致。所以,这些问题必须从出家就开始把关,而不是受戒前再来检讨,否则会影响僧团的整体素质。当然这不是说受戒时就不必考察,虽然经过出家时的初审,受戒前仍须进一步验证,确认其是否有资格受戒,有资格获得戒体。

二、纳受戒体

  二、明戒体。文云:“我某甲归依佛、归依法、归依僧。我今随佛出家,某甲为和尚,如来至真等正觉是我世尊(三说)。”“我某甲归依佛竟、归依法竟、归依僧竟。我今随佛出家已,某甲为和尚,如来至真等正觉是我世尊(三说)。”

  那么,怎样获得沙弥十戒的戒体呢?
   “文云:我某甲归依佛、归依法、归依僧。我今随佛出家,某甲为和尚,如来至真等正觉是我世尊(三说)。”十戒戒体是从受持三皈产生,根据《四分律》,应作如是宣誓:“我某人(自称法名)至心皈依佛陀,至心皈依佛法,至心皈依僧宝。我尽形寿追随佛陀出家修道,尊某人(师名)为和尚,以如来作为究竟皈依处。”同样的话要重复三遍,以确定并巩固自己的决心。此处之所以还要强调“我今随佛出家”,是因为之前只是形象上的改变,而受戒则是赋予这一形象以法的内涵,开始真正具备僧人的体。
   “我某甲归依佛竟、归依法竟、归依僧竟。我今随佛出家已,某甲为和尚,如来至真等正觉是我世尊(三说)。”然后宣说:“我某人(自称法名)已至心皈依佛,已至心皈依法,已至心皈依僧。我尽形寿追随佛陀出家修道,尊某人(师名)为和尚,以如来作为究竟皈依处。”同样的话也要重复三遍。
   皈依是完成生命中最庄严的宣誓。首先要清楚宣誓内容,明了这一宣誓究竟意味着什么,其次要发自内心。如果缺乏这两个前提,这一宣誓是没有力量甚至无效的。因为很多人在皈依受戒时表达不清,所以现在往往是由戒和尚带着大家宣誓。但我们要知道,这是人生的庄严宣誓,不是人云亦云地随便说几句话。

三、宣说戒相

  次三,明相。

  【1.正说戒相】

  “尽形寿不杀生是沙弥戒,能持不?”答:“能。”不偷盗、不淫、不妄语、不饮酒、不着华鬘好香涂身、不歌舞倡伎亦不往观听、不得高广大床上坐、不得非时食、不得捉钱生像金银宝物,并准初法一一牒问,答言:“能者。”①又云:“是沙弥十戒,尽形寿不得犯。”
   授戒相已,为说出家功德,高于须弥,深于巨海,广于虚空。自余说法,随时临辩(云云)。
   戒相中未显者,如高床谓八指以上。《增一》云:“八种床等②。”如随相中。
   生像者,《僧祇》、《善见》云:“生色,似色即像也③。”生金像银,胡汉二彰。
   《四分》,大小持戒中,沙弥具得七支,并余遮戒,准如僧尼二律,下三众通结吉罗。
   故知且列十戒,喜犯前标。余所未知,二师别教,如大僧四重之例。又由志弱未堪四依,故不列之。或略无也,岂得不行。

  以下是宣说戒相,通过实践相应的戒行,帮助我们防护戒体。沙弥戒共有十条,是身为沙弥应当履行的职责和行为规范。和尚将逐一宣说,受戒者须逐一回答。
   “尽形寿不杀生是沙弥戒,能持不?答:能。”和尚问戒子说:“从现在起直到此生生命结束都不能杀害任何有情,这是沙弥应该遵循的戒律,你能做得到吗?”行者回答说:“能够做到。”
   “不偷盗。”未经允许,绝不拿走任何不属于自己所有的物品。这是沙弥戒的第二条。
   “不淫。”清净自守,不和任何人发生性行为。这是沙弥戒的第三条。
   “不妄语。”言必诚实,不说任何虚妄诳他之言。这是沙弥戒的第四条。
   “不饮酒。”不饮用任何酒类或含有酒精的饮品。这是沙弥戒的第五条。
   “不着华鬘好香涂身。”华鬘,以鲜花串成的花环作为装饰,为印度传统。出家后不能再以花环装饰身体,也不往自己身上涂抹油脂香粉之类。这是沙弥戒的第六条。
   “不歌舞倡伎亦不往观听。”倡,乐舞谐戏。伎,奏乐。不到歌舞厅等娱乐场所,也不主动观看或收听歌舞表演。这是沙弥戒的第七条。
   “不得高广大床上坐。”不坐在那些豪华高大的宝座之上。这是沙弥戒的第八条。
   “不得非时食。”中午之后至第二日明相出现之前不再进食。这是沙弥戒的第九条。
   “不得捉钱生像金银宝物。”不再保存钱财及任何金银宝物。这是沙弥戒的第十条。
   “并准初法一一牒问,答言:能者。”以下九条按第一条的方式逐一问过,如“尽形寿不偷盗是沙弥戒,能持不?”“尽形寿不淫是沙弥戒,能持不?”受戒者应当回答:“能够做到。”
   “又云:是沙弥十戒,尽形寿不得犯。”之后还要特别强调:“这是沙弥十戒,从今以后,直至今生生命结束都不能违犯。”这十条是沙弥必须遵循的行为准则。生命是无尽的积累,我们的所作所为乃至起心动念,将在生命内在形成一种力量。行为会形成习惯,习惯会形成性格,性格最终会成为人格。我们要重塑人格,培养僧格,必须从起心动念开始规范,通过如法的生活逐步培养。
   “授戒相已,为说出家功德,高于须弥,深于巨海,广于虚空。”传授戒相之后,还要为沙弥宣说出家的利益,使其了解这一身份的尊贵之处,以免妄自菲薄。其功德究竟多大?律祖用了三个比喻,比须弥山更高,比巨海更深,比虚空更广阔,以此说明出家功德之巨,难以描述。为何出家能成就如此功德?因为它是出离轮回、走向解脱的开始,是对生命的彻底改变,对痛苦的彻底根除。世人所有的努力,如成家立业、荣华富贵等,相比出家所成就的利益,都是有漏而暂时的。
   “自余说法,随时临辩(云云)。”除了以上这些内容,还可根据实际情况,善巧地为受戒者对机开示。
   “戒相中未显者,如高床谓八指以上。”戒相内容多数容易理解,也有个别意思不是很清晰,在此补充说明。比如高床为八指以上,一指约两寸,八指约一尺六寸。
   “《增一》云:八种床等。”《增一阿含经》中讲到有八种座位,即以金、银、象牙、牛角制作或装饰的座位,和如来、缘觉、罗汉、师长专用的座位。前四种是因材料珍贵奢华而不适合出家人使用,后四种是因主人地位尊贵而不适合普通人使用。
   “如随相中。”《行事钞》“随戒释相篇”中也有相关内容。
   “生像者,《僧祇》、《善见》云:生色,似色即像也。生金像银,胡汉二彰。”所谓生像,根据《僧祇律》和《善见律》所说,生色指金,是天生的颜色。似色是指银,因能染色而得名,似就是像的意思。在“生金像银”这个名称中,生和像是梵语,金和银是汉语,所以它是将梵语和汉语两种表达方式结合在一起。
   “《四分》,大小持戒中,沙弥具得七支,并余遮戒,准如僧尼二律,下三众通结吉罗。”大,比丘。小,沙弥。七支,指三种身体行为和四种语言方式,即杀生、偷盗、淫欲和妄语、两舌、恶口、绮语。僧尼二律,比丘和比丘尼戒本。下三众,式叉摩那尼、沙弥、沙弥尼。吉罗,即恶作、轻垢罪,是五篇七聚中最小的罪行。根据《四分律》,比丘戒和沙弥戒都是依身三口四七支而建立,是根据身口行为来判断是否犯戒。不同在于,沙弥等三类小众无论犯性戒还是遮戒,包括僧尼二律中的那些遮戒,罪名都是突吉罗。
   “故知且列十戒,喜犯前标。余所未知,二师别教,如大僧四重之例。”由此可见,虽然沙弥戒只列出十条,主要是将容易违犯的行为标在前面。除此以外的内容,还要请和尚、阿阇梨特别教导。就像大僧受戒时会特别强调四重戒,并不是只有这四条,更不是说其他戒就不需要遵守。沙弥也是同样,虽然受的是十戒,但在沙弥阶段也要开始了解比丘的生活,修学比丘的戒律。
   “又由志弱未堪四依,故不列之。或略无也,岂得不行。”又因沙弥意志较为薄弱,暂时还没能力接受四依的生活方式,所以此处不曾涉及。虽然沙弥戒没有说到,但作为有志于道业的出家人,怎能不尽量去做呢?
   四依是佛制僧团初期的比丘生活形态,分别是粪扫衣、常乞食、树下坐、陈腐药。粪扫衣,是把别人扔掉的破布捡回来缝成袈裟。常乞食,是托钵乞食,这一传统在南传佛教地区至今仍有保留。树下坐,是住在大树下。陈腐药,是将别人已经煮过的药渣继续煎煮。四依代表着佛教的优良传统,虽然佛世时也不是所有出家人都依此生活,但它所代表的少欲知足的精神,是任何时代都应该遵循的。凡夫最大的特点是贪著,而贪著又和拥有相关。如果我们一无所有,也就无可贪著了。所以佛陀规定比丘要过最为简单的生活,从而远离对物质的占有,从生活环境的清净,逐步达致内心的清净。

  【2.说五德】

  次,为说五德。如《福田经》云:“一者发心出家,怀佩道故。二者毁其形好,应法服故。三者委弃身命,遵崇道故。四者永割亲爱,无适莫故。五者志求大乘,为度人故①。”

  接着讲述出家人应该具备的五种德行。
   “次,为说五德。如《福田经》云。”其次,和尚为沙弥开示出家五德。此处引用《佛说诸德福田经》的内容进行说明。经中记载,佛陀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,天帝释与数万天子前来佛所,并请求佛陀为众生开示播种福田的方法。佛陀告诫他们:“众僧之中有五净德,名曰福田,供之得福,进可成佛。”是哪五种德行呢?
   “一者发心出家,怀佩道故。”佩,带持义。第一,发心出家就要时时保有道心,使内心与修行相应。世人每天忆念的,无非是事业财富,无非是吃喝玩乐。作为出家人,我们不仅要改变生活形态,更要改变内心的相续,以八正道和戒定慧不断调整生命。
   “二者毁其形好,应法服故。”第二,放弃世人追求的形象,身披袈裟,以庄严法相作为佛法住世的象征。此处的关键,是放弃对色身的贪著。比如出家人剃发是表示对世俗形象的放弃,但现在也有些人为追求时尚、标新立异而剃发,这种行为只是执著的另类表现方式,并非毁其形好。所以说,剃发染衣的意义是在于其中蕴藏的内涵,而非外在形式。
   “三者委弃身命,遵崇道故。”委弃,舍弃。遵崇,敬重。第三,为了求道,不仅可以放弃世俗利益,甚至可以为法忘躯,放弃最为宝贵的生命。因为对出家人来说,求得正法、断惑证真才是今生最为重要的使命。
   “四者永割亲爱,无适莫故。”适,亲厚。莫,疏远。第四,永远放弃对家庭和亲人的特殊感情,对一切众生没有亲疏之别。我们之所以会喜欢或讨厌某些人,皆因我执而建立。惟有改变内在的凡夫心,将心量完全打开,才能平等待人,生起佛菩萨那样的无缘大慈、同体大悲。
   “五者志求大乘,为度人故。”第五,要发大乘心,出家不仅是为了自己求得解脱,更是为了利益一切众生,为了带领一切众生走向解脱,所谓“为利有情愿成佛”。
   倘能具备这五种德行,就是真正的良田,供之得福无量。因此,这五种德行是出家五众共同奉行的内容,且应终身奉行,并不局限于沙弥小众,也不仅是对新出家行者的要求。

  【3.说六念】

  次,为说六念法。大同僧中,不同俗人佛法僧等六也,由制通沙弥故。至第三念时云:“我今年若干,某年月日时受十戒。”以律制生年次第,又出家年次第,二俱须知。

  “次,为说六念法。”其次,要为新出家沙弥讲述六念法。
   “大同僧中,不同俗人佛法僧等六也,由制通沙弥故。”通常说到的六念,是念佛、念法、念僧、念戒、念施、念天,属于在家居士的修行内容。沙弥的六念不同于此,而和出家比丘忆念的内容基本相同。因为比丘的修行内容和沙弥是相通的,也是沙弥应该学习的。
   那出家人的六念是哪些呢?一是念日月,应忆念今天是几月几日,是黑月、白月,离诵戒布萨还有多少日子。第二是念食处,也就是在哪里吃饭。第三是念夏腊,忆念自己受戒几年,现有几腊,这是参与僧团生活的长幼依据。第四是念知衣钵,忆念衣钵是否如法,得到后是否经过受持、说净。第五是念同别食,同是和大众一起过堂,别指有缘开别众食。第六是念身康羸,忆念身体是否健康,如果病了应抓紧治疗,如果健康应精进修行。
   “至第三念时云:我今年若干,某年月日时受十戒。”到第三念时,沙弥应该忆念:我今年有多大年龄,是哪一年什么时候受的沙弥十戒。这也是六念中沙弥不同于比丘的忆念内容。因为沙弥还未受大戒,尚无夏腊可言。
   “以律制生年次第,又出家年次第,二俱须知。”《四分律》50卷记载:“诸比丘作如是念:沙弥当以生年为次第,为以出家年为次第?佛言:应以生年为次第。若生年等者,应以出家年为次第。”所以,对于沙弥来说,出生和出家两个时间都是应该时常忆念的。这是沙弥在僧团生活的伦理依据,依此而长幼有序。

  【4.说十数】

  《僧祇》云:“应为说十数,一、一切众生皆依仰食。二、名色。三、痛痒想。四、四谛。五、五阴。六、六入。七、七觉意。八、八正道。九、九众生居。十、十一切入①(见下页)。”沙弥法应如是数。
   准此,为破十种外道者:初破自饿外道,彼以洮糠饮汁,餐风服气等。二、为破自然外道,如犊子饮乳,棘尖乌黑,火上水下,风轻地重,并无有因,自然而生。三、为破梵天为因外道,自在梵王,众生父母,众生嗔喜,由于彼天。四者、破无因果外道,如外草木,自生自死,人亦同之。五、破神我外道,执于身中,别有神我,以为宰主。六、破一识外道,如一室六局,猕猴遍历,根亦如是,一识通游。七、为破不修外道,以却顺观见八万劫外,更不见境,号为冥谛涅槃,如转缕丸高山,缕尽丸止,何须修道等。八者、为破邪因外道,或持鸟鸡鹿狗牛兔等戒,或修八禅,或修邪慧邪进,以为真道,背于八正。九、破色无色天计涅槃外道,以二界有无想定,非想定心沉没处,谓是穷理,此乃众生所居。十者、破色空外道,以外道用色破欲有,以空破色有,谓空至极。今立十处,但是自心运用多少,实唯一识,本无前境。妄立是非,我见不除,还受生死。
   故《智论》云:“外道能生禅定船度欲色界海,无色如大海,深广不能度,由不破我心故②。”
   此上具出破相,拟辄贼住,来者问之。《善见》云:“若欲试知是比丘众,当问何法?持三衣等。”

  十数,是沙弥应该具备的基本教理知识。僧团可据此判断,来人究竟是不是在佛教僧团中出家的沙门。佛世时,印度有九十六种外道,其中也有不少是以出家的方式修行。根植于这一土壤的佛教,很多名相、概念及外在表现形式和印度传统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那么,佛教的特色究竟何在?这里就提出十条。
   “《僧祇》云:应为说十数。”《僧祇律》说:应当为沙弥说十种基本教理。律中记载,佛陀在舍卫城时,有檀越来精舍供僧,一位黑色大腹者擅自坐到上座位置上。上座到后问他:“你是几腊?”他说:“我不过是要吃顿饭,问我几岁干什么?”结果被上座呵斥。他就坐到第二座,待第二座到来时,又是同样一番对答,又被第二座呵斥。如是辗转,一直退到沙弥中,禁不住大家的反复追问,他就自称是难陀优波难陀的弟子。比丘们将这一情况禀告佛陀,佛陀说:“这不是难陀优波难陀的弟子,而是自己出家的。”因为他既不懂得僧团礼仪,也不懂得十数。那么十数究竟是什么呢?
   “一、一切众生皆依仰食。二、名色。三、痛痒想。四、四谛。五、五阴。六、六入。七、七觉意。八、八正道。九、九众生居。十、十一切入。”第一,一切众生都依食物为生。二是名色,即一切精神与物质现象的总称。三是痛痒想,这是苦受、乐受、舍受的早期翻译。四是四谛,即苦集灭道,说明流转和还灭两重因果。五是五阴,即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五蕴。六是六入,指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六根。七是七觉意,即念、择法、精进、喜、轻安、定、舍七种觉支。八是八正道,为正见、正思维、正语、正业、正命、正精进、正念和正定。九是九众生居,即九种有情居住之地,包括无色界四无色天、色界四禅天和欲界杂居地。十是十一切入,指地、水、火、风、青、黄、赤、白、空、识十种观。
   “沙弥法应如是数。”这些佛教基础教理,是沙弥应该知道的。
   “准此,为破十种外道者。”说以上十数,主要意义有三。一是对十种外道邪见进行破斥,二是显示佛教正见,三是作为鉴别是否贼住的标准。
   “初破自饿外道,彼以洮糠饮汁,餐风服气等。”洮,同淘,洗去杂质。第一,破的是自饿外道。他们认为修行就不必吃饭,只须喝一点淘洗米糠的汁水,甚至餐风饮露、吸收天地之气即可。如气功的辟谷,还有打饿七之类,都是因为不了解修行的根本是什么,并非佛教的用功方法。针对自饿外道的观点,佛陀提出“一切众生皆依食住”。也就是说,一切众生都是依靠食物存活。这里所说的食物,比我们平时所说的概念更宽泛,包括段食、触食、思食、识食四种。其中,段食就是通常所说的食物,分段而食,资益色身。另外三种分别指感官与外境的接触、知觉和思想意志。
   “二、为破自然外道,如犊子饮乳,棘尖乌黑,火上水下,风轻地重,并无有因,自然而生。”第二,破的是自然外道。他们认为一切都是自然而有,小牛为什么会喝奶?荆棘为什么是尖的?乌鸦为什么是黑的?火燃烧时为什么往上冲?水流动时为什么往下淌?乃至风很轻而地很重,都是自然而然的。针对这一观点,佛陀就讲述名色。所谓名色,也就是心法和色法,因心不可见故只可称名。佛教认为,有情在生死轮回中识与名色互为缘故,而有种种生命现象的出现,并非自然而有。
   “三、为破梵天为因外道,自在梵王,众生父母,众生嗔喜,由于彼天。”第三,破的是以梵天为造物主。他们认为世间万物乃至一切众生皆由大梵天创造。印度的四种姓,传说便是在梵天的不同部位出生,由此而有贵贱之分。也正因为人是由梵天所造,所以他们的一切喜怒哀乐、吉凶祸福都是由梵天决定。针对这一观点,佛教就讲痛痒想,也就是苦受、乐受、舍受(痛痒想为三受的早期翻译,痛即苦受,痒即乐受)。佛教认为,人的所有感受都是建立在根和尘的基础上,而非外在主宰神决定。因为有根尘,在根尘相缘的过程中,就会产生顺逆境界。由顺境导致乐受,由逆境导致苦受,由不苦不乐的境界导致舍受。
   “四者,破无因果外道,如外草木,自生自死,人亦同之。”第四,破的是无因果外道。他们不相信世间有因果存在,认为人也像草木荣枯一样,是自生自灭的,并不是由往昔业因而感得的结果。针对这一观点,佛陀讲述了四谛法门,揭示流转和还灭两重因果。凡夫流转生死,是以惑业为因,这是染的因果,流转的因果。圣贤解脱生死,是以三学八正道为因,这是净的因果,还灭的因果。世间一切都是因果不虚的,其中有善有恶、有业有报、有前生有后世、有圣贤有凡夫,这是了解因果的几项重要内容。
   “五、破神我外道,执于身中,别有神我,以为宰主。”第五,破的是神我外道。他们认为,色身中有一神我,是不依赖任何条件且固定不变的实体,生命即由这个神我所主宰。针对这一观点,佛陀让我们去寻找:神我究竟在五蕴之内还是五蕴之外?是整个五蕴为我,还是五蕴的某一部分为我?进而告诉我们,生命只是因缘和合的产物,是由一大堆物质元素,再加一大堆混乱的情绪和想法构成。除此而外,根本找不到固定不变的神我。
   “六、破一识外道,如一室六局,猕猴遍历,根亦如是,一识通游。”第六,破的是一识外道。他们认为,六根的作用其实就是一个识,通过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表现出看或听等不同功能。就像一个房间有六个窗户,猕猴可以从此处跳到彼处。同样的,一识也可游遍六根。针对这一观点,佛陀讲述了六入。六入也叫六处,因六根、六境互相涉入而生六识,故称入;因六根、六境为生六识之所依,故称处。如果仅有一识的话,耳朵应该能够看见,眼睛应该可以听见,事实却不然。
   “七、为破不修外道,以却顺观见八万劫外,更不见境,号为冥谛涅槃。如转缕丸高山,缕尽丸止,何须修道等。”第七,破的是不修外道。他们以天眼通可观察到八万劫,此外便不见其他,故以此为涅槃境界。他们认为不论修行与否,到八万劫自然证得涅槃。就像将线球从山上往下抛,待线放尽之后,线球也不复存在。既然如此,修不修并无意义。针对这一观点,佛陀就讲述七觉支,分别是念觉支、择法觉支、精进觉支、喜觉支、轻安觉支、定觉支、舍觉支。忆持不忘为念,取真舍伪为择法,心无懈怠为精进,愿他得乐为喜,断除身心粗重为轻安,系心一境而不散乱为定,舍离所执境界而不追忆为舍。通过七觉支的修行,方能解脱轮回,证入涅槃。
   “八者,为破邪因外道,或持鸟鸡鹿狗牛兔等戒,或修八禅,或修邪慧邪进,以为真道,背于八正。”第八,破的是邪因外道。由于他们缺乏正见,便将一些颠倒行为当做解脱之因。或者以为持牛戒、狗戒,像动物一样生活就能解脱;或者以为修习四禅,证得四空定就能解脱。他们将这种错误的知见和精进当做究竟,其实恰恰背离了解脱之道。针对这一观点,佛陀讲述八正道,为众生指示趣向解脱的不二中道。除此而外,世人追求感情、事业、财富,以为这些就能给人生带来真正利益,同样属于邪因外道。
   “九、破色无色天计涅槃外道,以二界有无想定,非想定心沉没处,谓是穷理,此乃众生所居。”第九,破除将色界和无色界天当做涅槃的外道。他们认为色界天有无想定,无色界有非非想处定,这两种禅定就是涅槃境界。针对这一观点,佛陀讲述了九众生居,即有情居住的九种环境,包括欲界杂居地、色界的初禅、二禅、三禅、四禅和无色界的空处、识处、无所有处、非想非非想处。其中虽有三界九地之分,但都是凡夫境界,而非涅槃。
   “十者,破色空外道,以外道用色破欲有,以空破色有,谓空至极。今立十处,但是自心运用多少,实唯一识,本无前境。妄立是非,我见不除,还受生死。”第十,破除色空外道。印度外道的禅定功夫很深,他们以色界禅定破除欲界执著,再以无色界空定破除对色界禅定的执著,故以空为最高境界。针对这一观点,佛陀就讲述地、水、火、风、青、黄、赤、白、空、识十种观。这十种境界都是心的显现,并无实实在在的外境。但凡夫因为对心识缺乏了解,就会根据自我感觉颠倒是非,产生种种虚妄不实的感觉。若不断除我见,即使禅定功夫再深,最终还是要流转生死。
   “故《智论》云:外道能生禅定船度欲色界海,无色如大海,深广不能度,由不破我心故。”所以《大智度论》说:“外道能修习并成就禅定,通过禅定摆脱欲界执著。但无色界就像浩淼无边的大海一样,一旦修行到达这个境界,就会沉溺在无色界的空定中,以此为究竟。之所以这样,正是因为他们尚未根除我执。”
   “此上具出破相,拟辄贼住,来者问之。”以上具体说明了破除不同邪见的基本教理,这些见地可作为鉴别贼住者的标准。如果遇到一些上门化缘的假冒僧尼,也可依此进行审查,从而判断他们究竟是不是真正的出家人。
   “《善见》云:若欲试知是比丘众,当问何法?持三衣等。”《善见律》还为我们介绍了其他审查方法。如果你想知道对方究竟是不是佛教的比丘,你可以问他是在哪里受的戒?是根据哪一部羯磨受的戒,如根据有部或昙无德部等。还可以问所持三衣的名称是什么?怎样才是如法受持,等等。再可以问他和尚及阿阇梨是谁。问过这些之后,基本能够判别真假。







  读书心得: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本页显示最新2条
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: http://bbs.jcedu.org/
 
加入收藏夹 向友人推荐这篇文章 站内搜索,普通用户只可以进行简略搜索 把此文章加入到您的个人精选文集中,限25篇 下次进入本网后系统会自动提醒您这篇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