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:8619次        

菩提大道


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·第34页·共69页


济 群

第二节 念三恶趣苦

   如是决定速死,此生无暇,不能久住,死后复非断灭而复受生。所受之生不能出乎苦乐二趣。彼亦非能自主,当为业所自在之故,以任白黑业之所牵引而受生焉。如是想念:我若生于恶趣,我将如何?则宜思恶趣之苦也。

  念死之后,接着是忆念三恶道之苦。虽然我们现在有幸得生人道,但如果不珍惜这一因缘,积极止恶行善,未来后果堪忧。
   “如是决定速死,此生无暇,不能久住,死后复非断灭而复受生。所受之生不能出乎苦乐二趣。”通过修习念死法门,确定人人必死且很快到来,不能久住世间。但死亡并非生命的断灭,更非彻底结束,然后又会继续受生。所感得的果报体虽然形形色色,但总的来说不外乎善恶二道。善道,为人、天、阿修罗;恶道,为地狱道、饿鬼道、畜生道。如果人死如灯灭,那么无论遗臭万年还是流芳千古,对生命本身就不会有太大意义了。事实不然,虽然一期色身会走到尽头,灰飞烟灭,但我们还会继续受生,继续轮回受报。
   “彼亦非能自主,当为业所自在之故,以任白黑业之所牵引而受生焉。如是想念,我若生于恶趣,我将如何?则宜思恶趣之苦也。”白黑业,即善恶业。我们要到什么地方受生,是不能自主的。因为凡夫只能被业力主宰,由以往所造善恶业力及临终一念推动我们前去受生。我们要想到,如果投生恶道的话,将会面临些什么?是否能够承受?所以,现在就应该思惟恶趣之苦。
   这一观修的目的,是为了帮助我们认识到——要为避免这一痛苦做些什么。因为堕落恶道的可能性不是没有,相反,其概率非常高。真正认识到恶道之苦,就会生起恐惧,对自己的言行谨慎护持,使凡夫心有所收敛。我们能够把握当下的念头,才有可能把握生命的发展方向。

一、思惟恶趣苦的意义

   如龙猛云:“镇日须忆念,极寒热地狱。亦当念饥渴,逼迫诸鬼趣。多愚苦傍生,当视当忆念。断恶修乐因,难得赡部身。得时于恶因,当励力断尽。”(当日日忆念三途,如地狱之寒热,饿鬼之饥渴,畜生之鞭挞等苦,而断除其因,尤其得南洲身者,须励力将恶趣因断尽方可。)
   彼中总于流转,特于恶趣之苦而修习之,最为重要。(云何重要)谓若思惟堕此苦海者,则心生厌离,遮止傲慢。及见苦是不善之果,于其罪恶深生羞耻。由不欲苦而希安乐,又见乐为善果,喜修诸善。
   复自观察,据己为量,随于他所发起悲心。于流转中心生厌离,而求解脱。又以怖苦故,则能殷重皈依等事,为众多修行心要之大总聚也。
   彼苦之功德,《入行论》中虽就自身已有之苦而说,然于未来当受之苦,亦应如是思。

  这一部分,宗大师首先为我们阐述了思惟恶趣苦的意义,那就是“由不欲苦而希安乐,又见乐为善果,喜修诸善”。如果仅仅把论中描写的恶趣苦当做恐怖场景看待,未必能与修行相应。
   “如龙猛云:镇日须忆念,极寒热地狱。亦当念饥渴,逼迫诸鬼趣。多愚苦傍生,当视当忆念。断恶修乐因,难得赡部身。得时于恶因,当励力断尽。”正如龙树菩萨所说:每天要时刻不断地忆念八寒八热地狱的极度痛苦,同时也要忆念饿鬼饥渴难耐、众苦交迫的无边痛苦,还要观察并忆念畜生道所遭受的种种非人折磨。通过这些忆念,生起避苦求乐的愿望,从而止恶行善。当我们得到千载难逢的南赡部洲的宝贵人身时,必须谨言慎行,断除一切感得恶趣的因缘。三恶道中,以旁生所感的痛苦最轻。即使这样的痛苦,已令人触目惊心。不必说血流成河的屠宰场,仅仅在随处可见的农贸市场中,每天也在屠杀成千上万的生命。我们不要以为这些和自己没关系,如果不修行,那很可能就是我们未来的处境。
   “彼中总于流转,特于恶趣之苦而修习之,最为重要。”总的来说,我们要思惟流转六道的痛苦。其中,须特别对恶道之苦勤加修习,这是极为重要的。下面,一一说明思惟恶趣苦对于修行的意义:
   1.“谓若思惟堕此苦海者,则心生厌离,遮止傲慢。”如果想到不好好修行将堕落恶趣,对现前的一切享受就会心生厌离。因为这往往就是堕落之因,还有什么心情享乐呢?同时也会意识到,现前的美满生活是虚幻不实的,不必自得,这样就会遮止傲慢,不会因为位高权重或富甲一方而产生优越感。
   2.“及见苦是不善之果,于其罪恶深生羞耻。”认识到世间任何痛苦都是不善业行所感得的结果,基于对三恶道的畏惧,对不良的身口意三业深生惭愧。“菩萨畏因,众生畏果”,认识到因果的必然,我们就能从因上把握,这才是究竟解决问题的方法。
   3.“由不欲苦而希安乐,又见乐为善果,喜修诸善。”思惟恶道苦还具有激发人们修善的功能。因为我们不想要痛苦而希求快乐,并发现一切快乐都是善行的结果,所以就会喜欢修习善行。避苦趋乐是一切有情的共同愿望,也是人类文明的动力所在。懂得善因得乐果,恶因得苦果,我们才会作出正确抉择。
   4.“复自观察,据己为量,随于他所发起悲心。”同时还要观察自身所感得的轮回和恶趣之苦,推己及人,想到还有无量众生因造作恶业而饱受轮回痛苦,从而对其他众生生起慈悲之心。
   5.“于流转中心生厌离,而求解脱。”意识到恶道痛苦,就会对轮回生起厌离之心,发心解脱。因为凡夫在轮回中是不能自主的,不像大菩萨可以游戏神通,可以乘愿再来,所以要尽快出离,以免沉沦受苦。
   6.“又以怖苦故,则能殷重皈依等事,为众多修行心要之大总聚也。”又因为对三恶趣苦的恐惧,生起迫切希求拯救之心,对三宝殷重皈依,认真持戒,这是众多修行心要的总聚。
   “彼苦之功德,《入行论》中虽就自身已有之苦而说,然于未来当受之苦,亦应如是思。”思惟苦的功德,在《入菩萨行论》中,虽仅是从有情现实之苦来说,但我们对于未来可能遇到的痛苦也同样应该思惟忆念。
   总的来说,念恶趣苦的意义就在于居安思危。这种危机感不是为了增加我们的恐惧,正相反,是提醒我们防患于未然,从而达到长治久安的效果。

二、思惟地狱苦

   关于地狱苦的介绍,《俱舍论》和《瑜伽师地论》都有详细介绍。《道次第》所介绍的主要有四种,分别是大有情地狱、近边地狱、寒冰地狱、孤独地狱。中国古代有很多令人发指的酷刑,但和地狱刑罚的惨烈程度相比,这些酷刑仍是微不足道的。地狱苦,最苦的是在于求生不得、求死不得,痛苦致死后又会死而复生,继续受苦。所以,地狱之苦确是人间任何酷刑无法比拟的。
   也许我们会说:以现代科技手段怎么看不到地狱呢?从佛教观点来说,因为业力所致,地狱场景只有地狱有情才能看见。就像在我们现在的世界,因共业所感,所见也大体相同。唯识宗认为:每个人都有自己单独的世界,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中。同一个境界,因为有情种类不同,所见也完全不同。比如河,人类所见是水,天人所见是琉璃世界,饿鬼所见是脓血,鱼儿所见是水晶宫殿。我们看到的世界,其实是内心投射的影像,所谓境由心造。如果看到地狱境界,就有两种可能:一是所造恶业已经成熟,一是有神通等特殊功能。我们看到的世界是受到业力所限,看不到并不代表没有。比如我昨晚做了一个梦,即使做得再热闹,你们看得到吗?每个人所看到的世界,都和内心有密切关系,所以不要轻易否定自己看不到的那些境界。

  1.大有情地狱苦

   由此地下越三万二千瑜缮那下,有等活狱,彼下每隔四千瑜缮那,递次复有余七也。
   如是八中:初,等活狱者。谓彼有情多共聚集,业增上故,种种苦具次第而起,更相残害,闷绝躄地。次,虚空中发大声曰:“汝诸有情可还等活。”彼诸有情欻然复起,复由如前所说苦具更相残害。由此因缘,长时受苦。
   二、黑绳狱者。谓彼有情多分为诸所摄狱卒以黑绳拼之,作四方等多种文像,即于其上以锯解之。
   三、众合狱者。谓彼有情同处集时,为诸所摄狱卒驱逼令入如羺头等两铁山间,彼既入已,两山迫之。既被迫已,一切窍门血便流注。
   四、号叫狱者。谓彼有情寻求舍宅,便入大铁室中。彼才入已,即便火起,由此烧燃。
   五、大号叫狱者。与前相同,其差别者,此为二层铁室也。
   六、烧热狱者。谓彼所摄狱卒,以诸有情置极热烧燃多瑜缮那大铁鏊上,犹如炙鱼。复以炽燃铁串从下贯之,彻顶而出,由口目鼻耳两两孔中,及一切毛孔,胥皆焰起。复以有情或俯或仰,置于炽燃大铁地上,以极炽燃大铁椎棒,或为击打,或筑捣之。
   七、极烧热狱者。谓以三支铁串从下贯之,彻其两膊及顶而出。由此因缘,于口等诸门猛焰流出。又以烧燃极热铁鍱遍裹其身,倒掷于炽燃灰水满铁镬中而煎煮之,上下漂转,涌沸而行。待皮肉血皆销烂已,唯留骨琐存在之时,寻复漉之,置铁地上,令其皮肉血脉复生,还置镬中,余如烧热狱说。
   八、无间狱者。谓从东方多百瑜缮那,周遍烧燃大铁地上,有猛炽火腾焰而来,于彼有情皮血筋骨如次坏已,以彻其髓,烧如脂烛,一切身分遍成猛焰。所余三方,亦复无所间缺。如是四方火来,和杂聚集,领受是苦。唯以发叫受苦之声,乃知彼猛火中尚有有情存在而已。又于铁箕盛满最极烧燃铁炭而簸揃之,复置热铁地上,令登大热铁山,逼其上下。从其口中拔出其舌,以百铁钉钉而张之,令无皱褶,如张牛皮。复更仰置热铁地上,以大铁钳而开其口,以热铁丸置其口中,灌以烊铜,烧口及喉,彻于腑脏,从下流出。其余苦况,如极热说。
   如是受彼诸苦,经几许量。如《亲友书》云:“如是最极剧烈苦,纵然经百俱胝岁,倘其恶业犹未尽,彼于诸苦不能离。”
   又于人中五十年,为四天王众之一日。此三十日为月,此十二月为年之五百年,是四天王众之寿量。以此全量为一日,此三十日为月,此十二月为年之五百年,乃等活地狱之寿量也。如是人中百年、二百年、四百年、八百年、千六百年者,如其次第,是三十三天至他化自在天之一日也。其寿量者,天之千年、二千年、四千年、八千年、万六千年也。彼等如其次第,是从黑绳至烧热各各之一日,能至其各各自年之从千至万六千年也。极烧热者,半中劫。无间者,能至一中劫。此如《俱舍》及《本地分》中详说也。

  大有情地狱即八热地狱。首先介绍一下地狱的地理位置。
   “由此地下越三万二千瑜缮那下,有等活狱,彼下每隔四千瑜缮那,递次复有余七也。”瑜缮那,梵语音译,又名由旬等,为印度计算里程的单位,具体里程数有不同观点。从此处的地下经过三万二千由旬,有等活地狱。再往下,每隔四千由旬有一层地狱,依次还有七层。所以,大有情地狱共有八种:
   1.“如是八中:初,等活狱者。谓彼有情多共聚集,业增上故,种种苦具次第而起,更相残害,闷绝躄地。次,虚空中发大声曰:‘汝诸有情可还等活。’彼诸有情欻然复起,复由如前所说苦具更相残害。由此因缘,长时受苦。”在八种地狱中,最初是等活地狱。其中众多有情聚在一处,因为业力增上之故,每一个都拿着各种凶器,相互间像仇人一样,你死我活,彼此残杀,最后互相打昏在地。这时空中有一声音说:“你们可以复活了!”那些原本昏死的有情立刻活了起来,互相看到对方时,嗔恨心再度生起,互相继续残杀。然后再死去、再复活,如此长劫受苦。
   2.“黑绳狱者。谓彼有情多分为诸所摄狱卒以黑绳拼之,作四方等多种文像,即于其上以锯解之。”黑绳地狱的受刑方式很特殊。其中有情被管理他们的狱卒以黑绳在身上画出各种形状,有四方形等多种图案,然后以锯子按照这些形状一一割截。这一方式看似匪夷所思,却是众生业力所感。想一想,人类对待动物,也往往是这样残忍地宰杀割截。关于狱卒是否为有情的问题,《唯识二十论》中有详细讨论。有人说狱卒只是地狱众生的业力所幻现,并非真的有情,否则也无法忍耐地狱的恶劣环境。
   3.“众合狱者。谓彼有情同处集时,为诸所摄狱卒驱逼令入如羺头等两铁山间,彼既入已,两山迫之。既被迫已,一切窍门血便流注。”羺,胡羊。众合地狱的有情,被狱卒威逼驱赶进入两座像羊头一样的铁山中。当他们进入山中时,两山就合拢起来,顷刻间被压成肉饼,鲜血从一切窍门流淌出来。
   4.“号叫狱者。谓彼有情寻求舍宅,便入大铁室中。彼才入已,即便火起,由此烧燃。”号叫地狱的有情在寻找住处时,会找到大铁屋中。进去之后,铁屋立刻有猛火烧起来,这些有情在铁屋内凄惨地号叫,令人毛骨悚然!
   5.“大号叫狱者。与前相同,其差别者,此为二层铁室也。”大号叫地狱,和之前所说的号叫地狱有相同之处。不同只是在于,此处有两层铁室。当外室起火时,有情就逃往内室,刚一进去,内室又再次起火。这些有情无路可逃,绝望地大声号叫!听说有道菜叫“泥鳅炖豆腐”,趁泥鳅活着时,将之扔到放有豆腐的锅内,然后逐渐加热,把泥鳅烫得钻进豆腐里。再过一会儿,豆腐也烫起来,把泥鳅活活烫死。对照人对动物的态度,就能理解为什么会有地狱的惨状了。
   6.“烧热狱者。谓彼所摄狱卒,以诸有情置极热烧燃多瑜缮那大铁鏊上,犹如炙鱼。复以炽燃铁串从下贯之,彻顶而出,由口目鼻耳两两孔中,及一切毛孔,胥皆焰起。复以有情或俯或仰,置于炽燃大铁地上,以极炽燃大铁椎棒,或为击打,或筑捣之。”胥,皆。炽燃,燃烧旺盛。烧热地狱中,狱卒将罪人放在烧得滚烫的、极多由旬那么大的铁鏊上,就像煎鱼一样。又以炽热的铁串从下部穿透有情身体,从头顶而出,嘴巴、眼睛、鼻子、耳朵一切孔穴及毛孔中都在冒火冒烟。然后将有情或俯或仰地放在同样燃烧的大铁地上,以烧得火热的铁椎和铁棒,或是反复击打,或是反复捶捣。那些被人类煎炸的鱼,所感得的就是烧热地狱之苦。世人如此残忍地对待动物,招感这些果报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   7.“极烧热狱者。谓以三支铁串从下贯之,彻其两膊及顶而出。由此因缘,于口等诸门猛焰流出。又以烧燃极热铁鍱遍裹其身,倒掷于炽燃灰水满铁镬中而煎煮之,上下漂转,涌沸而行。待皮肉血皆销烂已,唯留骨琐存在之时,寻复漉之,置铁地上,令其皮肉血脉复生,还置镬中,余如烧热狱说。”漉,滤去液体。极烧热地狱和烧热地狱情况相近,只是所受苦痛更甚。狱卒以三支铁串从下而上地贯穿罪人身体,分别从两臂和头顶穿透。因为这样的加害,从口鼻等处不停地向外窜出熊熊烈火。然后,狱卒又以烧得极烫的铁片将罪人包裹起来,将之头朝下扔到装满沸腾灰水的铁锅内烧煮,上下沉浮,漂来漂去。至身体被煮得血肉腐烂,只剩下骨架时,再将骨架从锅内捞出,滤去水分,放置在铁地上,令皮肉血脉重新恢复。然后再次放入锅内烧煮。其他的罪报则像烧热地狱那样,实在是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。
   8.“无间狱者。谓从东方多百瑜缮那,周遍烧燃大铁地上,有猛炽火腾焰而来,于彼有情皮血筋骨如次坏已,以彻其髓,烧如脂烛,一切身分遍成猛焰。所余三方,亦复无所间缺。如是四方火来,和杂聚集,领受是苦。唯以发叫受苦之声,乃知彼猛火中尚有有情存在而已。又于铁箕盛满最极烧燃铁炭而簸揃之,复置热铁地上,令登大热铁山,逼其上下。从其口中拔出其舌,以百铁钉钉而张之,令无皱褶,如张牛皮。复更仰置热铁地上,以大铁钳而开其口,以热铁丸置其口中,灌以烊铜,烧口及喉,彻于腑脏,从下流出。其余苦况,如极热说。”无间地狱是八大地狱中最为痛苦的。所谓无间,一是指其中罪人所受苦痛没有间歇,一是指罪人身体巨大,受苦面积更多。无间地狱,是从东方数百由旬,遍处烈火的炽热铁地上,有熊熊大火席卷而来,将有情的皮血筋骨一一烧得酥烂,以至骨髓都像蜡烛一样融化,体内所有一切都化为火焰。而南、西、北三方也是同样,到处有烈焰席卷而来。当四面八方的火焰聚集一处,有情聚在其中倍受煎熬。只听到传来的阵阵惨叫哀嚎,才知其中尚有有情在遭受痛苦。然后又用铁箕盛满火红铁炭,将罪人放在其中上下颠簸。接着又将罪人放置在滚烫的铁地上,令其攀登极热的铁山,并逼迫他们反复上下。更残忍的是,从罪人口中将舌头拔出,以数百个铁钉将之绷开钉在地上,使舌头没有一点皱褶,像抻开的牛皮一样。最后狱卒又让罪人仰卧在热铁地上,以大铁钳撬开其嘴,以通红的热铁丸放入罪人口中,再将烧化的铜水灌入,使罪人的嘴及咽喉都被烫伤,通彻肺腑,从下部流出。无间地狱所受的其它痛苦,和极烧热地狱一样。
   “如是受彼诸苦,经几许量。如《亲友书》云:如是最极剧烈苦,纵然经百俱胝岁,倘其恶业犹未尽,彼于诸苦不能离。”俱胝,意译为亿,乃印度数量名。那么,在地狱中受罪,到底要经过多长时间呢?《亲友书》说:地狱有情所遭受的猛烈痛苦,即使长达百亿年,如果恶业没有消尽,也是无法停止受苦的。也就是说,必须等恶业彻底偿还之后,才能结束所受折磨,而且完全不存在通过贿赂等方式减轻处罚的可能。
   “又于人中五十年,为四天王众之一日。此三十日为月,此十二月为年之五百年,是四天王众之寿量。以此全量为一日,此三十日为月,此十二月为年之五百年,乃等活地狱之寿量也。如是人中百年、二百年、四百年、八百年、千六百年者,如其次第,是三十三天至他化自在天之一日也。其寿量者,天之千年、二千年、四千年、八千年、万六千年也。彼等如其次第,是从黑绳至烧热各各之一日,能至其各各自年之从千至万六千年也。极烧热者,半中劫。无间者,能至一中劫。此如《俱舍》及《本地分》中详说也。”欲界天共有六重,分别是四天王天、三十三天、夜摩天、兜率天、化乐天、他化自在天。四天王天在欲界最底层。人间的五十年,相当于四天王天的一昼夜。再以三十天为一个月,十二个月为一年,这样的五百年,才是四天王天天人的寿量。以四天王天的寿量为一天,三十天为一个月,十二个月为一年,这样的五百年才是等活地狱的寿量。以此类推,人间的百年是三十三天的一昼夜,人间的二百年是夜摩天的一昼夜,人间的四百年是兜率天的一昼夜,人间的八百年是化乐天的一昼夜,人间的一千六百年是他化自在天的一昼夜。以此一昼夜计算,则其他五天的寿命分别为:三十三天的寿命为一千年,夜摩天的寿命为二千年,兜率天的寿命为四千年,化乐天的寿命为八千年,他化自在天的寿命为一万六千年。参照这样的次第,以三十三天的寿量为黑绳地狱的一天,以此一天计算,黑绳地狱的寿命为一千年;以夜摩天的寿量为众合地狱的一天,以此一天计算,众合地狱的寿命为二千年;以兜率天的寿量为号叫地狱的一天,以此一天计算,号叫地狱的寿命为四千年;以化乐天的寿量为大号叫地狱的一天,以此一天计算,大号叫地狱的寿命为八千年;以他化自在天的寿量为烧热地狱的一天,以此一天计算,烧热地狱的寿命为一万六千年。另外,极烧热地狱的寿命是半中劫,无间地狱的寿命是一中劫。这在《俱舍论》和《瑜伽师地论·本地分》中有详细说明。

  2.近边地狱苦

   彼八地狱,各有四岸四门(亦有八,四边四门)。彼等之外,铁城围绕,彼城亦有四门(四门外绕以铁城,城复四门)。于彼一一门外,有四四增上有情地狱(门外均各有四狱,乃四增上有情地狱),谓煻煨堑、尸粪泥、刀刃道等及无极大河也(一、煻煨堑,二、尸粪坑,三、刀刃道,四、剑叶林,总名剑刃狱)。
   彼中初者,有陷膝许之火灰。彼诸有情出求宅舍而过彼者,放足之时,皮及肉血悉皆销烂,举时则皮肉等复生也。
   第二者,与彼邻近有臭如尸之粪泥,诸觅舍有情过时,倒擗其中,首足俱没。泥中有虫,名曰利嘴,彼等穿皮入肉,断筋破骨,取髓而食。
   第三者,与彼相邻有刀刃仰怖之道,诸寻舍有情行至于此,下足之时,皮肉筋血悉皆烂坏,举足则复生也。与彼相近有剑叶林,彼诸有情为求宅舍经过于此,才依阴住,剑叶堕落,斫截支节。彼等擗已,诸獒犬来,掣背而食也。又彼邻近有铁刺林,觅舍有情于此行时,即便登林,登时刺锋向下,下时则上承也,以是等刺割截支节。又有大鸟名曰铁嘴,来集于肩,或住其顶,啄睛而食之。以上同是器械所损恼,故合为一也。
   第四者,于铁刺相邻有无极河,灰水腾沸,充满其中。求舍有情于彼堕已,上下游煮,犹如豆等煮于沸水之大镬。于河两岸,有诸执持棍钩网者排列而住,不容得出。又复持钩网取出,仰置炽燃大地,问何所欲?彼若答曰:“我今无知无见,唯是饥渴。”便以炽焰铁丸、腾沸烊铜灌其口中。
   《本地分》中,说近边与孤独二者寿量无定,然若应受彼等苦楚之业力未尽,则当于尔许时不能得出也(彼等之业力未尽,则不能得出)。

  这一部分是思惟近边地狱之苦。
   “彼八地狱,各有四岸四门。彼等之外,铁城围绕,彼城亦有四门。于彼一一门外,有四四增上有情地狱,谓煻煨堑、尸粪泥、刀刃道等及无极大河也。”八个近边地狱,各有四个口岸和四道门。地狱之外有铁城围绕,每座铁城也有四个门。每个门外都有四个地狱,即煻煨堑地狱、尸粪泥地狱、刀刃道地狱和无极大河地狱。
   1.“彼中初者,有陷膝许之火灰。彼诸有情出求宅舍而过彼者,放足之时,皮及肉血悉皆销烂,举时则皮肉等复生也。”最初是煻煨堑地狱,其中有烧得滚烫的草木灰,深及膝盖。有情在大有情地狱受罪后向外逃离并寻求庇护之所,路经此地,脚一落入灰中,皮肉立即被烧得焦烂,但在抬起的瞬间又恢复原形。再踩下去,皮肉再被烧烂,抬起后再度复原,如此不断受苦。
   2.“第二者,与彼邻近有臭如尸之粪泥,诸觅舍有情过时,倒擗其中,首足俱没。泥中有虫,名曰利嘴,彼等穿皮入肉,断筋破骨,取髓而食。”第二层,和煻煨堑邻近的,是气味像腐烂尸体那么恶臭的粪坑。当那些寻找房屋的有情经过时,都被熏得倒在坑内,从头到脚都没入泥中。泥中有一种名为利嘴的虫,能穿透有情皮肉,咬断筋骨,随意啄食骨髓。
   3.“第三者,与彼相邻有刀刃仰怖之道,诸寻舍有情行至于此,下足之时,皮肉筋血悉皆烂坏,举足则复生也。与彼相近有剑叶林,彼诸有情为求宅舍经过于此,才依阴住,剑叶堕落,斫截支节。彼等擗已,诸獒犬来,掣背而食也。又彼邻近有铁刺林,觅舍有情于此行时,即便登林,登时刺锋向下,下时则上承也,以是等刺割截支节。又有大鸟名曰铁嘴,来集于肩,或住其顶,啄睛而食之。以上同是器械所损恼,故合为一也。”第三层,和尸粪泥地狱相邻,是布满仰面向上的刀刃的道路。那些寻觅房舍的有情一旦走在刀刃道上,下足就被削刮得皮开肉绽,举足时则复元如初,如是反复受苦。和其相邻的,是以剑为叶的树林,那些寻觅房舍的有情经过此地,想在树荫下稍稍休息。但刚到树下,叶形剑就纷纷落下,将有情的肢体砍为数截。有情晕倒在地后,更有诸多凶猛的狼狗前来啃噬。与剑叶林相邻为铁刺林,那些寻觅房舍的有情经过时,必须爬过此林。当他们向上爬的时候,剑锋就向下,当他们从上往下时,剑锋又转向上。不论上还是下,都会把有情肢体割裂为数截。又有很多名叫铁嘴的大鸟,飞到有情的肩上或头上,专门啄食眼睛。以上四项属于器械性的伤害,所以合为一种。
   4.“第四者,于铁刺相邻有无极河,灰水腾沸,充满其中。求舍有情于彼堕已,上下游煮,犹如豆等煮于沸水之大镬。于河两岸,有诸执持棍钩网者排列而住,不容得出。又复持钩网取出,仰置炽燃大地,问何所欲?彼若答曰:‘我今无知无见,唯是饥渴。’便以炽焰铁丸、腾沸烊铜灌其口中。”第四层,与铁刺林相邻,有无极大河。其中充满沸腾的灰水,那些寻觅房舍的有情走到此处,就会落入河中,在水里沉浮起落,就像在沸水中烧煮的豆子一样。有情拼命向河岸游去,但两岸站有狱卒,手里拿着棍、钩、网等,密密麻麻地排成人墙,不让他们上岸。等有情在河中受够了罪,狱卒又用钩子、绳网等将他们捞上岸,仰面放置在烧得滚烫的大地上,然后问这些有情:你们现在需要什么?如果他们回答说:我现在什么都不知道,就是又饿又渴。这些狱卒就往罪人嘴里灌入烧得冒烟发红的铁丸和滚烫的烊铜水。
   “《本地分》中,说近边与孤独二者寿量无定,然若应受彼等苦楚之业力未尽,则当于尔许时不能得出也。”《瑜伽师地论·本地分》说,近边地狱和孤独地狱的寿量是没有一定的。只要有情受苦的业力尚未除尽,受罪就不会停止,而且一刻都不能从这些地狱中出来。

  3.寒冰地狱苦

   于八大有情地狱平面相距万瑜缮那处,从此三万二千瑜缮那下,有疱狱在焉(此狱亦有八,自八大有情地狱横直一万瑜缮那处,其下三万二千瑜缮那,为寒疱狱)。彼下二千二千瑜缮那所隔,有余七也。
   彼八之中,初疱者,为大风所吹,一切身分寒缩如疱。二、疱裂者,缩如已破裂之疱也。三、额哳吒。四、郝郝婆。五、虎虎婆者,就发声而立名。六、裂如青莲者,谓遭大风,色变瘀,裂成五破或六破也。七、裂如红莲者,越青转红,裂为十分,或复更多。八、裂如大红莲者,皮转极红,破为百数,或复多于彼数。是等出《本地分》中说。
   寿量者(此狱之寿量),以摩羯陀国盛八十斛之胡麻篅,而以胡麻高盛充满。次每百年取麻一粒,彼麻取尽无余,如斯长时,而疱之寿量较之尤为远甚。下诸狱寿量,各较前前者为二十倍之递增云。

  这一段,是说明寒冰地狱的痛苦。地球上,以南极和北极最为寒冷,但这种冷是绝对无法与寒冰地狱相比的。
   “于八大有情地狱平面相距万瑜缮那处,从此三万二千瑜缮那下,有疱狱在焉。彼下二千二千瑜缮那所隔,有余七也。”在八大有情地狱的平面,相距数万由旬处,从此处垂直向下距离三万二千由旬处,为寒冰地狱之一的疱地狱。往下每间隔二千由旬都有一个地狱,一共还有七层。以下分别介绍。
   “初疱者,为大风所吹,一切身分寒缩如疱。”疱,疙瘩状。在疱地狱中,始终有狂风呼啸,吹得罪人整个身体不断瑟缩,冻成疙瘩一般。
   “二、疱裂者,缩如已破裂之疱也。”比疱地狱寒冷更甚,所以有情在冻成一团后又裂开,如冻裂的疙瘩那样。
   “三、额哳吒,四、郝郝婆。五、虎虎婆者,就发声而立名。”这三种地狱,都以有情受冻后发出的呻吟声命名。这应该是大家都会有的经验,我们平日受冻后,除了颤抖,还会不由自主地发出各种呻吟。如果体会不深,只要在寒风中穿着单衣站上一小时,就多少可以领略一些。当然,这种痛苦在程度上是远远不能和寒冰地狱相比的。
   “六、裂如青莲者,谓遭大风,色变瘀,裂成五破或六破也。”这一层地狱和以下两个地狱,都是以罪人身体冻成的颜色命名。裂如青莲者,是说其中有情因寒冷而冻成一团,在彻骨的寒风中,不仅将肤色吹得发青,还裂为五瓣或六瓣,状如青莲一般。
   “七、裂如红莲者,越青转红,裂为十分,或复更多。”这一地狱的有情被冻成疱状后,肤色由青转红,疱也裂为十瓣或更多。
   “八、裂如大红莲者,皮转极红,破为百数,或复多于彼数。”这一地狱的有情被冻得极红,疱也裂为百瓣或是更多,冻伤程度更为加剧了。
   “是等出《本地分》中说。”以上内容,出自《瑜伽师地论·本地分》。
   “寿量者,以摩羯陀国盛八十斛之胡麻篅,而以胡麻高盛充满。次每百年取麻一粒,彼麻取尽无余,如斯长时,而疱之寿量较之尤为远甚。下诸狱寿量,各较前前者为二十倍之递增云。”摩羯陀国,位于印度恒河岸边,佛陀生前经常在此说法。斛,为量器名,古谓十斗,今容五斗。篅,盛粮食的圆囤。胡麻,即芝麻。寒冰地狱的寿量有多少呢?因为这个数字实在太大,所以只能以比喻作为说明。以摩羯陀国能盛八十斛胡麻的名为篅的容器,于其中间盛满胡麻。每过百年从中取走一粒胡麻,直至将篅中胡麻取完。虽然这么做要经过难以想象的漫长时间,但疱地狱的寿量却远甚于此。疱地狱以下的各个地狱的寿量,每个都比前一个长二十倍,依此递增。

  4.孤独地狱苦

   孤独地狱者,即于热地狱寒地狱之近边有之,人世间亦有,《本地分》中说也。近大海岸亦有,如《僧护传》中所说。

  这一段是说明孤独地狱,又名孤地狱、独地狱、边地狱,是孤散于虚空或旷野的地狱,地点不定。
   “孤独地狱者,即于热地狱寒地狱之近边有之,人世间亦有,《本地分》中说也。”孤独地狱,通常在八热、八寒地狱附近就有,甚至人间也有孤独地狱,这是《瑜伽师地论·本地分》中所说的。 
   “近大海岸亦有,如《僧护传》中所说。”《僧护传》中又说,靠近大海的岸边也有孤独地狱。《僧护传》,又名《因缘僧护经》或《僧护因缘经》。僧护为舍利弗弟子,曾与五百商人共入大海,归途与同伴失散而独行,于海边历见五十三地狱,见众生随各自罪业而受苦,归而问之于佛陀,佛陀一一答之。
   以上,对各种地狱的受难场景作了简单介绍。可能有人会觉得,这里描述的地狱之苦仿佛小说一样。如果这样认为,观察修是修不起来的。思惟地狱苦的前提,必须相信佛陀为真语者、实语者、不异语者,是不会欺哄我们的。其实,不必说那些惨烈的地狱之苦,即使在人间,有些人被烦恼折磨得失去理智,有些人被病苦折磨得奄奄一息,有些人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,也仿佛身处地狱。在座的各位,过去生中肯定也受过地狱苦,只是忘了而已。人是很健忘的,不必说过去的痛苦,即使今生的苦日子,一旦生活有了改善之后,也忘得很快。但忘记地狱苦,不等于地狱会忘记我们。如果没有出离生死,谁也不敢保证不再堕落地狱,这是我们需要格外警惕的。

  生于彼等中之因者,如下所说,其生甚易。吾人于日日中积集众多,在先既有所集,今亦相续造作,于此不应安然而住,应思彼等苦果而生怖畏。盖与彼等之间隔,唯此悠悠一息耳。
   《入行论》云:“地狱业已作,云何宴然住。”
   《亲友书》亦云:“具罪唯以出入息,于其中隔地狱苦,若人闻已空无畏,当是金刚为自性。见画地狱及听闻,忆念读诵作形相,犹起怖畏而厌离,如何正受斯异熟。”
   其苦之猛烈,如《亲友书》云:“一切安乐中,爱尽乐为最,一切苦莫比,无间地狱苦。人间一日中,屡刺三百槊,比地狱轻苦,毫分宁相拟。”
   发生如是苦之因者,当知唯是自内恶行(所积),纵微少恶行,亦应尽其功力,勉励莫使有染。又即彼书(《亲友书》)云:“如是诸恶果(种种地狱苦),种由身语意,汝勤随力护,轻尘恶勿侵(染)。”

  这一段,主要介绍了招感地狱苦果的不善业因。
   “生于彼等中之因者,如下所说,其生甚易。”彼等,指之前所说的八寒地狱。生到八寒地狱的因缘,正如以下所说的那样。如果造作那些不善业因,是很容易堕落地狱、长劫受苦的。
   “吾人于日日中积集众多,在先既有所集,今亦相续造作,于此不应安然而住,应思彼等苦果而生怖畏。盖与彼等之间隔,唯此悠悠一息耳。”我们时时刻刻都在积集这些不善罪业。一方面,过去生已经积累众多宿业;另一方面,今生还在继续造作新业。对于这些,我们不该心安理得,而是应当认真思惟地狱苦果并心生恐怖。因为我们到地狱之间,只是隔了短短一口气而已。一息不来,就可能堕落恶道。对恶道的恐怖之心,是发心出离的极大动力,所以要不断思考。
   “《入行论》云:地狱业已作,云何宴然住。”宴然,安然。《入菩萨行论》说:在无尽生死中,我们造作了许多地狱恶业,每种业力都是要偿还果报的,怎么还能安然度日呢?
   “《亲友书》亦云:具罪唯以出入息,于其中隔地狱苦,若人闻已空无畏,当是金刚为自性。见画地狱及听闻,忆念读诵作形相,犹起怖畏而厌离,如何正受斯异熟。”异熟,即依善恶行为而感得的果报,果异于因而成熟,故名异熟。《亲友书》也说:我们这种带罪之身和地狱之间的距离,只是悠悠一息尔。只要一口气不来,很可能就会招感地狱果报。如果听闻地狱之苦一点也不恐惧,此人的愚痴好比金刚那么顽固。如果我们看到描绘的地狱场景,或听闻、忆念地狱的恶报,尚且会感到怖畏而心生厌离,怎么能够亲历并承受这种痛苦的折磨呢? 
   “其苦之猛烈,如《亲友书》云:一切安乐中,爱尽乐为最,一切苦莫比,无间地狱苦。人间一日中,屡刺三百槊,比地狱轻苦,毫分宁相拟。”槊,古代兵器,指杆子比较长的矛。地狱之苦的猛烈程度,正如《亲友书》所说:在一切安乐中,以烦恼息灭的涅槃之乐为最。而世间的所有痛苦,都无法和无间地狱的苦难相比拟。如果有人在一天之中,被其他人以长矛猛刺三百下,这种难以忍受的痛苦,比起地狱最轻的痛苦,也是无法相提并论的。
   “发生如是苦之因者,当知唯是自内恶行,纵微少恶行,亦应尽其功力,勉励莫使有染。”这些地狱痛苦是怎么来的呢?原因是什么呢?须知,这些就是我们无始以来造作的各种恶业。即使最微小的恶行,也应当以全部努力,尽一切可能使自己不受染污。
   “又即彼书云:如是诸恶果,种由身语意,汝勤随力护,轻尘恶勿侵。”正如《亲友书》所说:一切恶果之因都是由身口意三业造作,你们要勤加守护,哪怕是尘埃般微不足道的恶业,也不让自己有所违犯。
   这也就是古人所说的“勿以恶小而为之”,不要以为小恶做一下没有关系,因为“水滴虽微,渐成大器。刹那造罪,殃及无间。一失人身,万劫不复”。从局部来看,小罪似乎不会带来多么严重的果报,但它却会在我们内心熏习不善业力,最终不断累积,招感地狱重报。







  读书心得: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本页显示最新2条
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: http://bbs.jcedu.org/
 
加入收藏夹 向友人推荐这篇文章 站内搜索,普通用户只可以进行简略搜索 把此文章加入到您的个人精选文集中,限25篇 下次进入本网后系统会自动提醒您这篇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