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:11905次        

菩提大道


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·第38页·共69页


济 群

四、皈依后应学之次第

   皈依后,应如何深入修学?在《菩提道次第广论》中,这一部分是依据《瑜伽师地论》的“行四依法”,即亲近善士、听闻正法、如理作意、法随法行,以此帮助我们护持皈依之心。本论则是通过各别学处和共同学处进行阐述。

  1.各别学处

   各别学处,根据佛、法、僧三宝分别建立相应学处。其中又有遮止学处和奉行学处之分,前者是不应做的,后者是应该做的,如敬佛像、敬佛经、敬僧宝。

  ① 遮止学处

   《涅槃经》云:“若皈依三宝,彼即正近事。则于余天等,终非所皈依。若皈依正法,应断杀害心。又皈依僧者,不共外道住。”即不皈依余诸天神,及不损害有情,不与外道共住也。
   此中初者,纵世间威光炽盛之天及遍入等,犹非究竟之所皈依者,何况鬼类之地神及龙等哉。然此乃指于三宝舍信,于彼等依赖者谓为不可,非谓于彼等觅为现前如法事务之助伴亦不可也。盖可如对施主乞作资生具之助伴,于医师希求疗病然。次,谓于人畜等,以意乐或加行作打缚、禁闭、穿鼻,及不堪负重、强与运载诸损害事,悉应断之。第三,对于三宝不信或且诽谤者,不应随顺也。

  遮止学处,即皈依后不该做哪些事情,否则就可能破失皈依体。
   “《涅槃经》云:若皈依三宝,彼即正近事。则于余天等,终非所皈依。若皈依正法,应断杀害心。又皈依僧者,不共外道住。”近事,即皈依三宝、亲近三宝修学佛法的在家众。《涅槃经》说:如果皈依三宝,就成为在家居士了,不能再皈依其他天神或教主等。皈依正法之后,对一切有情都不能起丝毫的杀害损恼之心。皈依僧宝之后,不再随顺和依赖外道的信仰,尤其对他们毁谤三宝的言论,不能表示认同。
   “即不皈依余诸天神,及不损害有情,不与外道共住也。”这是对《涅槃经》偈颂的总结,将其归纳为三点:一是不再皈依其他诸天,二是不损害一切有情,三是不与外道共住。
   “此中初者,纵世间威光炽盛之天及遍入等,犹非究竟之所皈依者,何况鬼类之地神及龙等哉。”以下进一步作详细解释。初者,指前面讲到的第一点,即不皈依其他诸天。佛教认为天有很多层次,仅欲界就有六重天,每重天又分若干层次。所以小世界中就有很多天帝,而在无量世界中,天帝更是数不胜数。但从佛教观点来看,他们仍处于三界,仍未脱离生死轮回。所以,即使是其他宗教尊崇的大自在天、遍入天(即毗湿努天)等威光炽盛的天神,也不是究竟的皈依处,何况属于鬼道的那些地神或龙王之类,更是不足挂齿了。
   “然此乃指于三宝舍信,于彼等依赖者谓为不可,非谓于彼等觅为现前如法事务之助伴亦不可也。盖可如对施主乞作资生具之助伴,于医师希求疗病然。”资生具,衣食住之具,以资助生命。接着,宗大师又对此作进一步解释,以免引起误解。以上所说的,是指舍弃三宝而以其他诸天鬼神作为究竟皈依,这是绝对不允许的。如果只是请他们共同参与一些如法的事务性工作,作为工作助伴,并非不可。就像出家人向施主乞食,或病人向医生求助治病那样,都是可以的。
   “次,谓于人畜等,以意乐或加行作打缚、禁闭、穿鼻,及不堪负重、强与运载诸损害事,悉应断之。”次,指皈依正法之后不能对有情加以损恼。其次,对于他人或动物的损恼之心及行为,如施以鞭打、束缚、穿鼻等,或是对没有能力负重的动物强行令其驮运,所有这些令对方受到损害的虐待行为,应该彻底断除。
   “第三,对于三宝不信或且诽谤者,不应随顺也。”第三,对于不信三宝甚至诽谤者,不应当随顺他们的行为。对于他人的信仰,我们应该尊重,但对于不信三宝及诽谤三宝的行为,决不能随顺,更不能表示认同。
   以上,说明了皈依后应该禁止的行为,如皈依其他天神或教主,对有情加以损恼,随顺不信三宝及诽谤三宝的行为。如果详细解说,还有很多注意事项,但主要可归纳于以上三类。

  ② 奉行学处

   奉行学处,即皈依后应该奉行的各个方面。
   三宝有不同类型。住持三宝,是以佛陀造像为佛宝,三藏典籍为法宝,现前僧伽为僧宝。化相三宝,以应化于世、说法度众的释迦牟尼为佛宝,以三转法轮所说四谛十二因缘等一切教理为法宝,以罗汉、缘觉及比丘等为僧宝。此外,禅宗格外重视自性三宝。佛,觉也;法,正也;僧,净也。这是依觉性具有觉悟、正道、清净的特点,建立了自性三宝。皈依三宝,正是为了开启这些众生本具的觉性,最终于自身成就三宝品质。但认识自性三宝必须从恭敬住持三宝开始,包括敬佛像、敬佛经、敬僧宝,通过这种外在恭敬,强化三宝在我们内心的地位。

  【敬佛像】

   佛之塑画形像,随为何种,美恶不应讥弹,置不净处及质当等。凡不敬重及轻毁等方便,悉当断除,应视同真佛,为可敬之田。
   《亲友书》云:“随何等木雕佛像,诸有智者咸供养。”
   又如《戒经》及《杂事》所说,劫毗罗变十八头摩竭陀鱼及善和尊者貌陋声雅,各宿世因缘等。
   又如大瑜伽者(贡巴瓦曾以四钱金请文殊像一尊),持以文殊像问阿底峡尊者曰:“此像好恶如何?”答云:“文殊像无不好者,工稍次耳。”语毕置顶。

  首先是对佛像的恭敬。从修观的角度看,佛像是很好的修行助缘,若能视同佛陀真身,可由此引发恭敬,净化内心。反之,若将佛像视为普通画像,对修行是有害无益的。所以说,并非佛菩萨需要我们恭敬,而是我们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调整心行。
   “佛之塑画形像,随为何种,美恶不应讥弹,置不净处及质当等。凡不敬重及轻毁等方便,悉当断除,应视同真佛,为可敬之田。”讥弹,讥讽并抨击。质当,典当。佛陀造像,不论是雕塑还是绘画,也不论是以什么形式进行表现,都不能妄加评判,谈论其好坏美丑。也不能将佛像随意放置在不净之处,或当做财物进行典当等交易。凡是不敬重或轻毁佛像等行为,我们必须全部断除,并将佛像视为佛陀真身,建立虔诚、恭敬之心。
   “《亲友书》云:随何等木雕佛像,诸有智者咸供养。”咸,全部。龙树菩萨在《亲友书》中说:不论以什么木料雕刻的佛像,一切有智慧的人都会生起恭敬供养之心。当然,这主要是对修学者的要求,不能一概而论。毕竟凡夫容易心随境转,一些塑工极粗或已破损的像,很可能会影响到他们对佛教的观感。是否也不加处理,要求人们视之为佛陀真身呢?显然是不太可能做到的。佛菩萨像也是庄严的坛场,如果确实做工太粗或已破损,律中规定,可以拿到山上焚烧后,将灰烬放入干净的山洞或海中。关键是以恭敬心进行处理,本着不让佛像被人轻毁的心态,希望佛菩萨都以庄严而令人欢喜的形象出现,让更多众生培植福田。
   “又如《戒经》及《杂事》所说,劫毗罗变十八头摩竭陀鱼及善和尊者貌陋声雅,各宿世因缘等。”《杂事》,《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》,律典之一。此处引《戒经》和《杂事》,列举几个不敬三宝的实例。劫毗罗生于迦叶佛时代,非常好辩,时常找迦叶佛弟子辩论,却始终未能得胜。他母亲就对他说:你要在气势上压倒他们。劫毗罗看到迦叶佛弟子中有几人形象特殊,就以十八种鱼进行讽刺。由此因缘,他长劫以来都堕落为有十八个头的摩竭陀鱼。另一位善和尊者,则是长相奇丑而声音和雅。因为当年他曾在别人造塔时说塔基如何不好,待塔造好后,他很后悔过去所造的口业,就发心制作了许多风铃挂在塔檐。他因妄议塔基而感得相貌丑陋,又因造铃功德而感得和美音声。所有这些业报,都是由宿世业缘所感。
   “又如大瑜伽者,持以文殊像问阿底峡尊者曰:‘此像好恶如何?’答云:‘文殊像无不好者,工稍次耳。’语毕置顶。”这是介绍阿底峡尊者对有关问题的善巧处理。有位大瑜伽士捧着文殊菩萨的像询问阿底峡尊者:“您看这尊像怎么样,好还是不好?”尊者回答说:“文殊菩萨的像没有不好的,只是这尊像的做工稍次了一些。”说完,将文殊像顶戴头上,以示恭敬。
   对佛像妄加评论,是很多人容易违犯的问题。表面看只是在评论像的本身,但这种评论会削弱我们对佛像的恭敬心。因为我们将之视为作品而非佛陀真身,所以才会评头论足。习惯于这样的评论,势必会影响佛菩萨在我们内心的地位,影响皈依乃至一切法门的修行,是我们特别需要加以注意的。

  【敬佛经】

   凡于四句偈以上之法皆当恭敬,不应质当经典,作为货物。搁置露地及污秽处,或与鞋合持及跨越等,悉当断除,如法宝而敬焉。
   如善知识井拿瓦,但见佛经,必合掌起立。后年老不能起立,亦必合掌。又如阿底峡尊者初抵藏卫时,有一持密咒者不从彼听法。一日,见一写经人以齿垢补经,尊者意良不忍曰:“噫,不可,不可。”其持咒者叹为希有,因生信心,即从尊者闻法。
   又夏惹瓦云:“吾等于法,任何游戏亦作。然对佛法及说法人不生恭敬,是坏智慧之因。以今之愚,亦云足矣。若较此尤愚,当何至哉(以今之愚已属至极,再愚增上,其何以堪)。”

  恭敬佛经,就是恭敬于法。唯有当法在内心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时,我们才能依教奉行。恭敬从哪里来?是从培养而来。
   “凡于四句偈以上之法皆当恭敬,不应质当经典,作为货物。搁置露地及污秽处,或与鞋合持及跨越等,悉当断除,如法宝而敬焉。”四句偈,经中时常出现的有韵文辞,类似于诗,多以四句为一偈。怎么才是恭敬佛经呢?凡是对于四句偈以上的经文,我们都应该发自内心地恭敬。不能将经典当做货物贩卖或典当,也不能放置露地及肮脏不净的处所,或是与鞋等物品拿在一起,或是从经典上跨越而过,这些都是应当断除的不敬行为。对四句偈以上的经文,都要当做法宝那样至诚恭敬。培养对法宝的恭敬,能帮助我们更好地实践佛法。这里指出的问题和敬佛像注意事项类似,可参照实行。
   “如善知识井拿瓦,但见佛经,必合掌起立。后年老不能起立,亦必合掌。”如大善知识井拿瓦,凡是见到佛经,必定起立合掌,以示尊崇。后来因为年老而无法站立,也会合掌表示恭敬。
   “又如阿底峡尊者初抵藏卫时,有一持密咒者不从彼听法。一日,见一写经人以齿垢补经,尊者意良不忍曰:‘噫,不可,不可。’其持咒者叹为希有,因生信心,即从尊者闻法。”阿底峡尊者刚到达卫藏地区时,有一个修密法的行者,起初并未追随尊者闻法。有一天,尊者见到一位写经者以牙垢补经,深为不忍,急忙劝阻说:“哎,不可以,不可以!”持密咒者见到尊者对佛经的恭敬态度,叹为希有,从此开始追随尊者闻法修学。可见,表率作用非常重要。如果我们自己对三宝尚且不够恭敬,怎么指望社会民众恭敬三宝呢? 
   “又夏惹瓦云:吾等于法,任何游戏亦作。然对佛法及说法人不生恭敬,是坏智慧之因。以今之愚,亦云足矣。若较此尤愚,当何至哉。”夏若瓦说:我们总是对佛法抱着玩耍的态度,但要知道,如果对佛法及说法者不生恭敬,正是毁坏智慧之因。以我们今世的愚痴,已经够蠢的了。如果因为不敬法而感得比现在更蠢的果报,又该怎么办啊?
   我们现在有缘亲近善士、听闻佛法,正是过去种下的福德因缘所致。反之,不敬师长,将生生世世无法得遇善知识;不敬佛法,则将生生世世无缘闻法,即使听闻也不知如何修行,这是需要特别引起重视的。

  【敬僧宝】

   或是僧众,或仅具出家相,亦不应呵毁及妄分彼我派别而兴仇视,应敬僧如宝焉。
   如《劝发增上意乐经》云:“乐功德者住林下,他人过失不须视,亦不生心计我胜,及念自己为第一。此憍是诸放逸本,慎勿轻视劣比丘,一劫不能得解脱,斯乃圣教之次第。”
   又格西登巴(仲登巴)及大瑜伽者,但见黄布碎片于所行地,则不跨越,拾取抖净,置之净处。如此行仪,应当随学。自能于三宝有尔许恭敬,则当感得众生对己亦起尔许恭敬故。
   《三昧王经》云:“造作如是业,当得如是果。”

  这一段是关于礼敬僧宝的内容。事实上,这也是礼敬三宝中最容易出现问题的一个环节。因为现实中的僧团是良莠不齐的,面对这些,我们又该如何自处,如何调整心态?
   “或是僧众,或仅具出家相,亦不应呵毁及妄分彼我派别而兴仇视,应敬僧如宝焉。”宗大师告诉我们:对于一切僧众,哪怕仅仅现出家相者,都要恭敬有加,决不能呵斥毁谤,更不应以法门或宗派之别而相互敌视,对于僧众应该像稀世珍宝那样看待。
   “如《劝发增上意乐经》云:乐功德者住林下,他人过失不须视,亦不生心计我胜,及念自己为第一。此憍是诸放逸本,慎勿轻视劣比丘,一劫不能得解脱,斯乃圣教之次第。”功德,指无漏、无为的解脱功德。《劝发增上意乐经》说:向往解脱功德的行者,都喜欢住在水边林下等寂静处,而不愿把精力放在检查他人的过失上,也不会认为自己很了不起,认为自己什么都是第一。因为骄傲正是放逸之本,所以千万不要轻视那些威仪不足的比丘,否则将长达一劫不得解脱。我们不要轻视这些问题,事实上,这正是佛法修学的次第所在。因为修行是从恭敬开始,有一分恭敬,才能得一分佛法利益。
   “又格西登巴及大瑜伽者,但见黄布碎片于所行地,则不跨越,拾取抖净,置之净处。如此行仪,应当随学。自能于三宝有尔许恭敬,则当感得众生对己亦起尔许恭敬故。”又如登巴格西和大瑜伽士,只要看见地上有黄布的碎片(黄布为僧衣颜色,代表出家人),从来不会从上面跨越而过。一定会捡起来拍打干净,放置在干净处所。自己能够对三宝生起多少恭敬之心,就能感得众生对自己生起多少恭敬之心,这也是因果之道。可见,这些大善知识从不放过任何一个修行机会。
   “《三昧王经》云:造作如是业,当得如是果。”正如《三昧王经》所说:造作什么样的因,就会感得什么样的果。
   修行有三千威仪、八万细行,有些虽看似微细,但同样蕴含着修行原理,能够帮助我们调整心态。如果对黄布都能如此恭敬,更何况对于僧宝?对照一下,我们又能做到多少?以上是皈依后的各别学处,分别从如何敬佛、如何敬法、如何敬僧三方面进行解说。

  2.共同学处

   以下,为皈依后的共同学处。这一部分内容,宗大师是从随念三宝功德、勤行供养、随念大悲、启白三宝、既知胜利勤修皈依、守护不舍六个方面进行阐述。

  ① 随念三宝功德

   随念三宝功德者,如前所说内外及三宝相互之差别,与彼等之功德,数数思之。

  第一,时时忆念三宝功德,时时生起皈依之心。
   “随念三宝功德者,如前所说内外及三宝相互之差别,与彼等之功德,数数思之。”所谓随念三宝功德,就是对于前面所说的,佛法和外道的功德差别,如各自教主、教法、徒众的差别,以及佛法僧三宝的功德差别等,反复忆念思惟。在思惟过程中,强化对三宝的向往和归宿感,从而生起皈依之心。
   皈依不是一次仪式就可以大功告成的,还需要在修行过程中逐渐完成。所以,要将皈依修习列为常课,反复温习,不断强化。

  ② 勤行供养

   随念三宝大恩者,随自所生乐善,当知皆是三宝之恩,故当以报恩意乐而行供养。若供饮食而不间断者,则少用功力而圆满众多资粮。于水以上者,任何受用之先,悉应至心而供养之。
   夏惹瓦云:“非以糕之青者、叶之黄者,当择精美者供之,茶亦不宜弹指洒空而供。”喻如有田肥美,常应播种时而不播种,任其荒废。于此能生现后一切利乐之胜田,四季一切时无有间断,常可播利乐之种,当以信犁耕种福田,如经所说。若不作者,殊为可惜。于殊胜田,反不如农田之见贵,此乃我辈之不智。
   故于三宝供养,一切时中当精进行之。如是作者,由胜妙田生长善根之力,于诸道之次第,心力渐能开广。故于闻不能持其文,思不能解其义,修于身心不能生起,心力最微之时,但依田力,是即教授口诀也。
   又供不拘物,唯在自之信心。若有信者,即以坛供及水与无主物供之亦得。无余财物,当如是作。倘自有物而不能舍,但云:“我以无福极贫穷,余可供物我悉无。”则将如博多瓦云:“若以有垢螺碗,稍置草香,而云旃檀冰片之香水者,乃以盲欺明也。”
   如普穹瓦云:“我初时唯有辣味之香草供养,次有四种香甜之香和合而供,今则有紫丁香、兜罗脂等上妙薰香可供矣。若嫌微而不供者,则一生之中终无精进之时。若先由微细,殷重引发,渐臻胜妙。”如彼所行,当修学之。后彼配香,每次以二十两金办之。
   于资具获得自在诸大菩萨,犹化身多亿,一一身中化百千手等,往一切刹,于诸佛所经历多劫而行供养。则诸略有相似功德,便生喜足,而云我不求如是菩提者,是乃于法无知之漫言耳。
   《宝云经》云:“于诸嗉怛罗中(经部)闻其所说广大供养承事,生决定后,当以殊胜增上意乐,于诸佛菩萨而回向之。”

  第二,因为时时忆念三宝恩德而勤行供养。
   “随念三宝大恩者,随自所生乐善,当知皆是三宝之恩,故当以报恩意乐而行供养。”所谓随念三宝恩德,必须了知,所有的快乐和善行都源于三宝的无上恩德。因为有三宝加持,我们才能由行善感得乐果。所以,应以报恩之心作为供养。
   “若供饮食而不间断者,则少用功力而圆满众多资粮。于水以上者,任何受用之先,悉应至心而供养之。”如果能供养饮食而不间断,将以少分之力圆满众多资粮,事半而功倍。所以,只要受用清水以上的任何东西,都应该以虔诚心先行供养,之后才能食用或使用。在这个世间,无论学佛还是生活,都要以福报为基础,否则将处处碰壁。所以,《普贤行愿品》的第三大愿就是“广修供养”,以此积累资粮,培植福田。
   “夏惹瓦云:非以糕之青者、叶之黄者,当择精美者供之,茶亦不宜弹指洒空而供。”夏惹瓦说:作为供品,不能使用发霉的糕点、发黄的菜蔬,应当选择最为精美的物品作为供养。饮茶时,以指弹洒空中作供也是不如法的。当然,这并不是要我们一味追求昂贵奢华。因为供养重在诚意,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选择最佳供品即可,在供养培福的同时,也帮助我们舍弃贪著之心。
   “喻如有田肥美,常应播种时而不播种,任其荒废。于此能生现后一切利乐之胜田,四季一切时无有间断,常可播利乐之种,当以信犁耕种福田,如经所说。”关于供养之理,论中比喻说:有如肥美的田地,在应当播种的季节不播种,却任其荒废,秋天自然不会获得丰收。三宝是能给我们带来现世及后世一切利益安乐的殊胜福田,而且一年四季都可以播种耕耘,我们应当像经中所说的那样,以信心之犁耕耘福田。
   “若不作者,殊为可惜。于殊胜田,反不如农田之见贵,此乃我辈之不智。”如果不这么做,是非常可惜的。对于如此殊胜的功德福田,我们反而不如普通农田那么珍爱,这都是因为目光短浅、缺乏智慧的缘故。
   “故于三宝供养,一切时中当精进行之。如是作者,由胜妙田生长善根之力,于诸道之次第,心力渐能开广。”供养三宝,要在一切时中精进而行。如果能够这样做的话,必能在三宝这一胜妙田中增长善根,对于佛法修行的次第,内心也能逐渐与之相应。
   “故于闻不能持其文,思不能解其义,修于身心不能生起,心力最微之时,但依田力,是即教授口决也。”如果闻法后不能对经文留下记忆,思考法义而不能理解其中内涵,修行时不知如何正确用心,心力微弱而无法提起正念,所有这些问题的解决,都必须依靠三宝福田之力,这就是教授的口诀。
   “又供不拘物,唯在自之信心。若有信者,即以坛供及水与无主物供之亦得。无余财物,当如是作。”虽说供养不在于供品如何,关键在于自身信心。如果具足信心,即使供曼扎、净水或无主物,也能达到供养的效果。但必须在没有财物的前提下,才能这么做。
   “倘自有物而不能舍,但云:‘我以无福极贫穷,余可供物我悉无。’则将如博多瓦云:‘若以有垢螺碗,稍置草香,而云旃檀冰片之香水者,乃以盲欺明也。’”如果有财物而不愿供养,却说自己没有福报,非常贫穷,其他供品一概没有。就像博多瓦所说的那样:如果以有污垢的劣质供碗,稍微放上几根香草,却说是檀香、冰片合成的胜妙香水,简直像盲人要欺骗明眼人那么可笑。
   “如普穹瓦云:我初时唯有辣味之香草供养,次有四种香甜之香和合而供,今则有紫丁香兜罗脂等上妙薰香可供矣。若嫌微而不供者,则一生之中终无精进之时。若先由微细,殷重引发,渐臻胜妙。”臻,达到。此处,普穹瓦又以自身经历告诉大家:我最初供佛时,只有气味不纯正的普通香草作为供品;后来福报渐增,能有四种气味香甜的香草和合作为供品;现在则有紫丁香、兜罗脂等精妙熏香作为供品。如果没钱时嫌供品微少而不作供养,那么,今生福报就没有进一步增长的机会。如果开始随自身能力作微细供养,然后以殷重心逐渐引发,便有能力成办胜妙供品。可见,供养能使福报与日俱增。
   “如彼所行,当修学之。后彼配香,每次以二十两金办之。”普穹瓦的这一做法,值得后人效仿学习。最后,他每次配香都要花费二十两黄金置办。这一方面说明他对佛菩萨的供养心,一方面也说明他的福报与起初不可同日而语了。
   “于资具获得自在诸大菩萨,犹化身多亿,一一身中化百千手等,往一切刹,于诸佛所经历多劫而行供养。则诸略有相似功德,便生喜足,而云我不求如是菩提者,是乃于法无知之漫言耳。”即使那些随意化现任何资生用具的地上菩萨,也化身千百亿,一一身化现百千手等,前往十方刹土,在每位佛陀所在处持续不断地广行供养,历经多劫。诸大菩萨尚且如此,但有些修行人稍具相似功德,便得少为足,说什么我不求取这类功德,这是由于对佛法无知而说的话。他们认为自己修的是无相法门,就不太重视发心、供养等有相法门的修习。达摩当年与梁武帝的对话,也使不少人误以为,修福是没有意义的。梁武帝一生修了很多供养,但达摩却告之“并无功德”。其实,达摩所否定的主要是著相,而不是修福本身,不住相的供养仍是与空性相应的,仍是修学的重要助缘。
   “《宝云经》云:于诸嗉怛罗中闻其所说广大供养承事,生决定后,当以殊胜增上意乐,于诸佛菩萨而回向之。”嗉怛罗,经典。《宝云经》说,我们听闻佛陀在各种经典中宣说的广修供养的法门后,就要生坚定不移的胜解。以殊胜的愿力,对十方三世诸佛菩萨而行回向。
   以上,引夏惹瓦、普穹瓦等大德的开示和切身体验,说明供养对修行的重要意义。“人天路上,修福为先”,修行同样离不开福报。如果没有福报,可能整天需要为生存奔波,为家庭操劳,根本没有时间用于闻思,用于修法。即使出家修行,也往往会面临资具匮乏的窘境,所谓“修慧不修福,罗汉托空钵”,故福慧不可偏废。

  ③ 随念大悲

   随念大悲者,应以悲心安立诸余有情,各令随其所能,令受皈依。

  第三是随念大悲。诸佛菩萨之所以成为皈依处,正是因为他们成就了大悲。我们皈依三宝,也要成就他们那样的圆满悲心。
   “随念大悲者,应以悲心安立诸余有情,各令随其所能,令受皈依。”忆念佛菩萨的悲心,就应该以佛菩萨那样的悲心来安立其他有情,以他们最能接受的方式来度化他们,令他们受持皈依,获得人生归宿。这也是报答三宝之恩的最好方式。

  ④ 启白三宝

   启白三宝者,凡所作事及有所需,皆应仰赖三宝,以行其与彼等相合之供养。而于与彼不顺之黑教等,及其他世俗法,则不当依从。惟宜一切时中,心依三宝耳。

  第四是启白三宝,即事事向三宝祈求加持。
   “启白三宝者,凡所作事及有所需,皆应仰赖三宝,以行其与彼等相合之供养。而于与彼不顺之黑教等,及其他世俗法,则不当依从。惟宜一切时中,心依三宝耳。”所谓启白三宝,就是做任何一件事,或是有困难需要帮助时,都应该祈求三宝加持,并准备与此相应的供养。对于和三宝相违的其他宗教及邪教、鬼神等,则不应当依赖或听从。总之,要在一切时中全身心地依赖三宝。
   这么做的目的,也是为了强化三宝在我们内心的地位。三宝代表宇宙中最强大的正面力量,只要信心达到相应高度,便能切身感受这一加持。所以关键在于信心坚定,这样,我们的生活就能以三宝为中心。







  读书心得: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本页显示最新2条
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: http://bbs.jcedu.org/
 
加入收藏夹 向友人推荐这篇文章 站内搜索,普通用户只可以进行简略搜索 把此文章加入到您的个人精选文集中,限25篇 下次进入本网后系统会自动提醒您这篇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