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:5740次        

菩提大道


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·第58页·共69页


济 群

  4.如何守护菩提心
   和任何心念一样,愿菩提心也是缘起的,如果不加以呵护和培养,这一心行是不会自己成长壮大的。在惑业为土壤的凡夫心中,可能很快就会夭折。那么,我们又该怎样守护这份初心,使之不断巩固并念念增上呢?本论中,宗大师主要从“于此世发心不坏之因”和“于他世不离菩提心之因”两个方面作了说明。

  ① 于此世发心不坏之因
   第一部分,又包括忆念发心胜利、不舍愿心而令增长、时刻不舍有情、积集福智资粮四点。

  【忆念发心胜利】

   或阅经藏,或从师闻,思惟菩提心之胜利。如《华严经》中广说,必须阅之。彼中如前所引,谓如一切佛法之种子,又谓摄一切菩萨行及一切愿故,犹如略示。此谓广说支分虽有无边,于略示中,一切皆摄。彼之略示,是如彼之总聚,谓摄菩萨一切道扼要之总聚也。
   《菩萨地》所说之胜利,是愿心胜利。彼说最初发心坚固菩萨有二胜利,谓成胜福田,及摄持无恼害福。初者,如说当成世间人天所应礼敬,谓发心无间即成一切有情功德之处。又如说云:“发心无间,从种性门,即能映蔽诸大罗汉。”谓成无上也。又如说云:“虽作少福,亦能出生无量果故,为胜福田,及为一切世间所依止,犹如大地。”谓如一切众生之父母也。
   次,摄持无害者,常为两倍转轮圣王之守护神所护,虽在睡眠、迷闷、放逸之时,诸常住药叉或诸非人不能扰害。诸能息灭疾疫、传染病之密咒明咒,虽在他有情无有效验,至菩萨手犹能应验,况诸验者。以是显示虽消灾等业,若发心坚固,则易效验。
   于诸共同之成就,亦应有此愿心则速成也。随所住处,恐怖、饥馑、非人等灾,诸未生者即不生等。舍命之后,损恼亦少,且无诸病,具足忍辱柔和,能忍他害而不害他等。
   又复恶趣难生,虽生恶趣,亦速解脱,于彼亦仅受微苦。并依此缘,极厌生死,于诸有情而起悲悯。由菩提心所获之福,设有形色,尽虚空界亦难容受。以财供佛,未足少分。《德施所问经》云:“菩提心之福,假使有形体,空界遍充满,犹复有盈余。纵尽恒沙数,诸佛刹中人,满盛诸珍宝,奉献世间尊。若有以合掌,心礼于菩提,此供养殊胜,彼无有边际。”
   阿底峡尊者绕金刚座而行,曾思如何作速得圆满菩提。诸小形像悉皆起立,问诸大者云:“欲速成佛,当于何学?”答曰:“当于菩提心而学也。”又于道场上虚空中,有一老母,幼者问之,亦如前答。尊者闻已,于菩提心大生决定云尔。如是摄大乘诸教授之关要,一切成就之大藏,超出二乘之大乘别法,于诸佛子广大行劝勉之最胜依者,当知是菩提心也。
   于修习彼当增勇悍,如患渴者忽闻水名。应于多劫中,以希有智,最极微细观察诸道,知唯此为成佛最胜之方便,佛及菩萨所见故也。《入行论》云:“于多劫中极观察,诸佛见此有胜利。”

  首先是忆念发心的殊胜利益。这也是《道次第》常用的套路,每讲述一法,宗大师通常会介绍修习的胜利和不修的过患,使学人对修法生起好要之心。
   “或阅经藏,或从师闻,思惟菩提心之胜利。如《华严经》中广说,必须阅之。”或者通过阅读经论,或者通过亲近善知识闻法,根据经论或善知识开示的法义,思惟菩提心的殊胜利益。大乘经典中,关于菩提心的论述非常之多。尤其在《华严经》中,有着丰富而深广的阐发(如弥勒菩萨关于菩提心的长篇赞歌),这是我们必须深入阅读的。
   “彼中如前所引,谓如一切佛法之种子,又谓摄一切菩萨行及一切愿故,犹如略示。此谓广说支分虽有无边,于略示中,一切皆摄。彼之略示,是如彼之总聚,谓摄菩萨一切道扼要之总聚也。”略示,是佛陀对法义所做的最极精炼的概括,统摄一切佛法,如“诸行无常,诸法无我,涅槃寂静”三法印等。《华严经》对菩提心教法的开示,就像前面引用的那样,主要说明菩提心如同种子,是成佛的不共因。又因其总摄一切菩萨行及菩提愿,有如略示。这个比喻说明,若广泛开显大乘佛法的支分固然很多,但概括起来,无非是以菩提心统摄一切。这个略示就相当于总聚一般,涵盖了菩萨道一切法门的精要。如果说三主要道是佛法的核心,那么菩提心就是三主要道的核心,为核心之核心。
   “《菩萨地》所说之胜利,是愿心胜利。彼说最初发心坚固菩萨有二胜利,谓成胜福田,及摄持无恼害福。”《瑜伽师地论?菩萨地》的《发心品》讲到菩提心的殊胜利益,主要是指愿菩提心的殊胜利益。所谓愿菩提心,即“我要成佛,我要利益一切众生”的愿望。其中说到,愿心坚固的菩萨能感得两种利益,即成就殊胜福田和摄持没有恼害的福报。
   “初者,如说当成世间人天所应礼敬,谓发心无间即成一切有情功德之处。”首先说明什么是成就殊胜福田。当我们发起愿菩提心后,将受到世人乃至天人的礼敬。换言之,若能发起以无上菩提为生命目标的愿心后,立刻就会成为人天福田,堪受众生供养,是众生培植功德的福田。
   “又如说云:‘发心无间,从种性门,即能映蔽诸大罗汉。’谓成无上也。”无间,立刻,没有间隔。种性,生命品质。映蔽,遮蔽,超胜。论中又说:“发起愿菩提心后,从种性而言,立刻就能超过大阿罗汉。”这是说明菩提心最极尊贵,没有其他愿力可超胜于此。因为阿罗汉虽然了不起,但重点在于个人解脱,而菩提心则是利益一切众生的愿望,从这点来说,与阿罗汉就高下立判了。
   “又如说云:‘虽作少福,亦能出生无量果故,为胜福田,及为一切世间所依止,犹如大地。’谓如一切众生之父母也。”论中还说到:发起菩提心之后,哪怕只是培了一点微小福报,也能成就无量善果,因为发心是无限的。同时,菩提心作为世间一切众生的依止,就像大地那样,承载万物又生长万物。这个比喻说明,菩提心是三乘圣贤成就的依止,因为菩提心而出生诸佛,因为诸佛说法教化而有三乘圣贤出世。从这意义上说,菩提心就是一切众生的法身父母。
   “次,摄持无害者,常为两倍转轮圣王之守护神所护,虽在睡眠、迷闷、放逸之时,诸常住药叉或诸非人不能扰害。”其次,能获得没有恼害的福报。一旦发起菩提心,身边常有两倍于转轮圣王的守护神悉心守护。即使在睡眠或迷梦、放逸的时候,妖魔鬼怪也无法乘虚而入,构成伤害。
   “诸能息灭疾疫、传染病之密咒明咒,虽在他有情无有效验,至菩萨手犹能应验,况诸验者。”那些能息灭各种瘟疫和传染恶疾的咒语,如果其他人念起来未必灵验,但由发菩提心的菩萨念诵起来,就会立刻奏效。至于那些其他人念着也会灵验的咒语,菩萨念诵起来就更是感应道交,不在话下了。
   “以是显示虽消灾等业,若发心坚固,则易效验。于诸共同之成就,亦应有此愿心则速成也。”这就显示了发菩提心的力量,虽然是除障消灾等法门,如果发心坚固,修习起来也更容易获得感应。对于那些共同的成就,有愿菩提心作为动力,也会快速成就。
   “随所住处,恐怖、饥馑、非人等灾,诸未生者即不生等。舍命之后,损恼亦少,且无诸病,具足忍辱柔和,能忍他害而不害他等。”而我们居住的地方也会安宁祥和,无论是由鬼神带来的恐怖,或是饥饿造成的痛苦,或是非人制造的灾难,所有这些尚未发生的问题都不会发生。命终之后,也不会有恶业带来的损恼。而生前能感得健康无病的果报,具足宽容忍辱之心,心地调柔,能够忍受他人损害而不以怨报怨,损恼他人。
   “又复恶趣难生,虽生恶趣,亦速解脱,于彼亦仅受微苦。并依此缘,极厌生死,于诸有情而起悲悯。”发起菩提心之后,就很难再堕落恶趣。即使因往昔业力牵引而堕落,凭借菩提心的力量,也会迅速解脱,在恶道仅仅感受到微小痛苦。并且因为这一因缘,于生死生起极大厌离,对一切众生心怀悲悯。
   “由菩提心所获之福,设有形色,尽虚空界亦难容受。以财供佛,未足少分。”因为发起菩提心所感得的福报,假如有形相的话,整个虚空也无法容纳。如果以财物供养诸佛,虽然也能招感殊胜果报,却远远少于发菩提心的功德利益。因为财供养所感得的仅仅是福报,而发菩提心才是对生命的究竟改善。
   “《德施所问经》云:菩提心之福,假使有形体,空界遍充满,犹复有盈余。纵尽恒沙数,诸佛刹中人,满盛诸珍宝,奉献世间尊。若有以合掌,心礼于菩提,此供养殊胜,彼无有边际。”《德施所问经》(《广论》作《勇授问经》)说:菩提心招感的福报功德,假如有形相的话,即使充满整个虚空都会有所盈余。纵然召集恒河沙数佛刹中的所有众生,共同盛满珠宝奉献给世尊,但若有人以菩提心合掌恭敬于三宝,这一供养也比之前的珍宝供养更为殊胜,因为后者所获的功德是无限的。再多的有限,又怎能和无限相比拟?
   “阿底峡尊者绕金刚座而行,曾思如何作速得圆满菩提。诸小形像悉皆起立,问诸大者云:‘欲速成佛,当于何学。’答曰:‘当于菩提心而学也。’又于道场上虚空中,有一老母,幼者问之,亦如前答。尊者闻已,于菩提心大生决定云尔。”这一段是介绍阿底峡尊者对菩提心教法生起信心的典故。尊者在印度绕金刚座经行时,思惟怎样才能迅速圆满无上菩提。金刚座上的小佛像们都站立起来,请问大佛像们说:“如果想要快速成就佛果,应该怎样修学?”回答是:“应当修学菩提心教法。”在尊者驻锡过的道场,曾于虚空中显现一位老母,有年轻人问了同样的问题,回答也是和之前一样。尊者亲历这样两次感应后,对菩提心教法生起了极大信心。
   “如是摄大乘诸教授之关要,一切成就之大藏,超出二乘之大乘别法,于诸佛子广大行劝勉之最胜依者,当知是菩提心也。”这是对菩提心教法的殊胜进行归纳。所以说,不论是摄持大乘教法的关键,还是一切修学成就的宝藏,或是大乘超胜于二乘的不共之处,包括策励大乘佛子广行菩萨行的依止,都来自菩提心教法。
   “于修习彼当增勇悍,如患渴者忽闻水名。应于多劫中,以希有智,最极微细观察诸道,知唯此为成佛最胜之方便,佛及菩萨所见故也。”我们认识到菩提心的殊胜之后,对于菩提心的修习就要勇猛精进,就像饥渴难耐者听到水的名称那样,欢喜踊跃。佛菩萨在多生累劫的修行中,以广大甚深的智慧,深入细致地观察所有修行法门,了知唯有菩提心才是成佛最殊胜的方便,这是诸佛菩萨的共同认识。
   “《入行论》云:于多劫中极观察,诸佛见此有胜利。”《入菩萨行论》说:诸佛菩萨于多生累劫仔细观察,发现了菩提心教法的殊胜利益。这种认识是我们防护菩提心、修习菩提心、增长菩提心的首要前提。
   世人为什么会对赚钱趋之若鹜?无非是觉得赚钱非常重要,能够带来种种利益。所以,哪怕有一线希望,都会付出百千倍的努力。同样的道理,一旦认识到菩提心的殊胜利益,利他就会成为我们主动的选择,即使为此历经艰辛,也无怨无悔,在所不辞。倘能如此,修行就不会那么艰难了。可见,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非常重要。因为观念会指导行为,指导我们做出抉择。如果愿菩提心在我们的观念中并未占据主导地位,那么在面对境界时,就可能带来如何取舍的矛盾,带来自他利益的冲突,非常辛苦。

  【不舍愿心而令增长】

   如是既请佛菩萨善知识为作证明,于彼等前,为未得度有情发令度脱等誓后,若见有情数量众多,且复造恶,须于多劫励力,历时久远。况二资粮无边难行,皆须修学。以此为缘,生起怯弱而置发心之担,则较别解脱戒之他胜,其罪尤重。此《摄抉择分》中所言也。
   倘舍誓受之心,须于恶趣长夜流转,此《入行论》中说也。又云:“如盲于粪聚,如何而得宝,如是何幸遇,我发菩提心。”当念我得此者,甚为希有,于一切中不应舍离。缘念于彼一刹那顷亦不放弃之誓愿,应多修习。
   修学增长者,如是仅不弃舍犹为不足,须于昼三次夜三次,以大勤勇令其增长。此复如上所说之仪轨,若能广修,当如彼作。若其未能,则于福田观想明了,献供养已,修慈悲等,当六次受持也。此之仪轨者,即“诸佛正法菩萨僧,直至菩提我皈依,以我所修诸善根,为利有情愿成佛”,每次三返也。

  其次,是不舍菩提心并使之增长,这就需要有相应固定的功课。只有每日提醒,不断巩固,菩提心才能茁壮成长。一时发心并不难,难的是发广大心、长远心。尤其是面对现实中形形色色的众生时,慈悲心往往被嗔恨、厌恶之心所干扰,甚至取而代之。在福德智慧尚未具足时,修利他行的确困难,这就需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,难行能行,难忍能忍。
   “如是既请佛菩萨善知识为作证明,于彼等前,为未得度有情发令度脱等誓后,若见有情数量众多,且复造恶,须于多劫励力,历时久远。况二资粮无边难行,皆须修学。以此为缘,生起怯弱而置发心之担,则较别解脱戒之他胜,其罪尤重。此《摄抉择分》中所言也。”他胜,为比丘戒及菩萨戒的重罪名称,因持戒行为被烦恼所战胜而得名。这一段是引《瑜伽师地论?摄抉择分》所说。我们已经请诸佛菩萨和善知识作为自己发心的证明,在他们面前宣誓说:一定要令那些尚未度脱苦海的众生解脱轮回,出离生死。但之后看到有情无量无边,而且不断造作恶业,必须经过多生累劫的努力来帮助他们,其过程无比漫长。更何况,自身的福智两大资粮很难积集圆满,这些都需要通过不断修学来成就。因为看到这些,初发心者难免会生起怯弱之心,想要放下发菩提心的重担。这种退心,比起声闻戒中的重罪,过失更为严重。
   “倘舍誓受之心,须于恶趣长夜流转,此《入行论》中说也。”如果舍弃受持愿菩提心的誓言,将长时间在恶道流转,没有出头之日。这是《入菩萨行论》所说的。因为我们曾发愿利益一切众生,如果现在退失信心,舍弃这样的责任,就是欺诳众生。虽然发菩提心责任重大,但我们没有退路,否则将永远在轮回中流转。
   “又云:如盲于粪聚,如何而得宝,如是何幸遇,我发菩提心。”论中又说:遇到菩提心教法,就像盲人在粪坑中得到珍宝一样,是何等幸运。所以,我们应该发起菩提心。
   “当念我得此者,甚为希有,于一切中不应舍离。缘念于彼一刹那顷亦不放弃之誓愿,应多修习。”所以我们要认识到,有幸听闻菩提心教法是非常稀有难得的,在任何时间都不应该舍弃。对于一刹那都不舍弃菩提心的誓愿,要反复修习,不断巩固。否则就像得到珍宝而不自知,那么,这个珍宝对我们就如同瓦砾,如同毫无用处的废物。
   “修学增长者,如是仅不弃舍犹为不足,须于昼三次夜三次,以大勤勇令其增长。”如果要使菩提心得到增长,那么仅仅不弃舍还不够,必须每天昼夜三次加以修习,通过精进勇猛的修学,令菩提种子不断增长。
   “此复如上所说之仪轨,若能广修,当如彼作。若其未能,则于福田观想明了,献供养已,修慈悲等,当六次受持也。”对于上文所说的仪轨,如果能够完整修习的话,应该按照仪轨次第而行。如果条件不允许,可以按略法修习。首先是观想十方诸佛菩萨在虚空中海会围绕,然后观想香、花、灯、烛、果作为供养,进一步则是修习慈悲。这一修习过程,每天应该重复六次。
   “此之仪轨者,即‘诸佛正法菩萨僧,直至菩提我皈依,以我所修诸善根,为利有情愿成佛’,每次三返也。”略法的仪轨,就是念诵“诸佛正法菩萨僧,直至菩提我皈依,以我所修诸善根,为利有情愿成佛”,每次要重复三遍。
   我也根据本论传授的次第,编写了《菩提心修习仪轨》。首先是请圣,其次是念诵大乘皈依,第三是依七支供营造心灵氛围,第四是宣誓,然后是发四弘誓愿和回向。在近年的多次讲经法会中,我曾带领大众修习过,有相关音像资料流通,并提供网络下载和在线收看。

  【时刻不舍有情】

   修学不舍有情者,须知弃舍有情之心量如何,如依作不应理等因缘,便起是念,从此任何时中,亦不作此义利也。

  第三是要修学在任何时刻都不舍弃有情。每做一件事,都想着为利益一切众生而做。如果不是本着这样的发心,心里只有自己,那就是舍弃有情。所以我们要运用自他相换的法门,把心目中“我”的地位让给众生。
   “修学不舍有情者,须知弃舍有情之心量如何,如依作不应理等因缘,便起是念,从此任何时中,亦不作此义利也。”修学不舍有情,必须了知什么是舍弃有情的心行,然后思惟不应该这样去做的理由,作出决定:从今以后,任何时候都不再做舍弃有情的事。这需要不断地观察和反省,同时不断地告诫自己。

  【积集福智资粮】

   修学积集福智资粮者,以仪轨受愿心已,于日日中当于增长菩提心之因,供养三宝等,积集资粮而努力焉。

  第四则是要积累福智资粮,为菩提心的生长提供养分。福就是福德,智就是智慧,是相辅相成的。有福无智,无法解脱生死;有慧无福,无法成就佛果庄严。所以,我们在修学过程中要福慧双修,不可偏废。
   “修学积集福智资粮者,以仪轨受愿心已,于日日中当于增长菩提心之因,供养三宝等,积集资粮而努力焉。”积集福智资粮,是依仪轨受持愿菩提心后,每天都要培植令菩提心增长的因缘,如供养三宝、如法修行等。总之,对所有积集资粮的善行应当加倍努力。因为菩提心的增长是缘起的,需要创造相应的因缘,也需要不断地实践。
   关于如何守护菩提心的内容,我们要反复思考,以此调整心行,这也是观察修的内容。只要我们用心理解,这些道理都是可以修起来,可以在生活中运用起来的。

  ② 于他世不离菩提心之因

   接着,宗大师又为我们介绍了怎样才能生生世世不离菩提心。这就需要远离四种不善法,进而成就四种善法。

  【远离能坏的四黑法】

   四黑法者,一、谓于和尚、阿阇黎、尊长、福田而作欺诳。欺诳境中,和尚、阇黎易知。尊长者,谓欲作饶益人。福田者,前所不属之具德者也。于彼等前为作何事而成黑法耶?谓于彼等随于何境,心虽了知,故作欺诈,即成黑法。而非妄之谄诳者,如下当说。此中须以虚妄而欺诈之。《集学论》云:“断诸黑法,是为白法。”此之对治,是四白法之第一也。
   二、令他于无悔处生悔。谓他修善无悔之补特伽罗,于彼所作之事,以令悔之意乐,于无悔处令生悔也。于此二中,能不能诳及生不生悔皆同。
   三、诽谤大乘安住之有情。谓于菩提发心现前具足律仪之人,于彼所作之事,以嗔心发起而说不雅之恶言。对于境说者,谓了解其义之人也。生此甚易,而过患亦极重,前已略说。复次,若于菩萨生轻毁心,尽彼劫中,而彼菩萨须住地狱。除谤菩萨,余任何业,皆不能将菩萨堕于恶趣,此《最极寂静决定神变经》所说也。《摄抉择分》中亦云:“未得记莂之菩萨,若于记莂菩萨忿恚诤毁,随起几许恚心,须于彼许劫中,复从初始修行地道。”是故于一切中须灭嗔恚。设若生起,无间而忏,于其防护,亦须励力。即彼论中所说也。
   四、随行谄诳,无正直心。其境者,谓他有情俱可。于彼如何作者,谓行谄诳。其中谄诳者,如以升称为谝等。诳者,如无功德诈现为有。谄者,于自作罪,方便不显,此《集论》中说也。

  首先是远离破坏菩提心的四种黑法,分别是欺骗善知识,令他人对行善生悔,诽谤大乘行者,心不正直。
   “一、谓于和尚、阿阇黎、尊长、福田而作欺诳。欺诳境中,和尚、阇黎易知。尊长者,谓欲作饶益人。福田者,前所不属之具德者也。”第一种黑法,是对和尚、阿阇黎、尊长、福田这四类人进行欺诳。在这些欺骗的对象中,和尚及阿阇黎是我们容易辨别清楚的。所谓尊长,就是我们应该尊敬侍奉的长辈。所谓福田,就是和尚、阿阇黎、尊长以外的那些具有德行的人。
   “于彼等前为作何事而成黑法耶?谓于彼等随于何境,心虽了知,故作欺诈,即成黑法。而非妄之谄诳者,如下当说。此中须以虚妄而欺诈之。”对以上四类人做了哪些事会成为不善法呢?就是不论什么情况下,明明自己清楚是怎么回事,却故意欺骗他们,指鹿为马、颠倒黑白,这些行为就是不善法。而不属于妄语的谄诳之类,会在下面继续说明。此处所指的不善法,特指以虚妄心进行欺骗。
   “《集学论》云:断诸黑法,是为白法。”《大乘集菩萨学论》说:断除种种不善行,本身就是善行。因为善和不善是相对的,比如杀盗淫妄是不善行,不杀、不盗、不淫、不妄就是善行。
   “此之对治,是四白法之第一也。”这样的对治,正是四种白法的第一种。
   “二、令他于无悔处生悔。谓他修善无悔之补特伽罗,于彼所作之事,以令悔之意乐,于无悔处令生悔也。”补特伽罗,即有情。第二种黑法,是令人在不该后悔的事上心生懊悔。对那些修习善行而无可悔之事的有情,对他们的如法修行,本着令他们悔恼的想法,使他们在无悔处生起悔恨。比如有人在持戒、修定或广行六度,这些都是值得随喜赞叹的行为,但你却给他们一些误导,使对方产生怀疑,觉得自己做错了,从而影响修法信心,甚至从此放弃,这是非常严重的过失。
   “于此二中,能不能诳及生不生悔皆同。”上述两种黑法中,不论我们的言行能否令和尚、阿阇黎等人受到欺骗,能否令他人心生悔恨,只要这样做了,就已构成不善行。换言之,不论是否产生效果,是否达到目的,做了就是黑法。
   “三、诽谤大乘安住之有情。谓于菩提发心现前具足律仪之人,于彼所作之事,以嗔心发起而说不雅之恶言。对于境说者,谓了解其义之人也。”第三种黑法,是诽谤那些已经安住于大乘菩萨道的有情。对那些发起菩提心并正在受持菩萨戒的有情,看到他们的发心和行持,以嗔恨心进行攻击,说一些粗暴恶俗的话。这一恶行的对境,就是可以听懂你在说些什么的人。
   “生此甚易,而过患亦极重,前已略说。”宗大师接着告诫我们说:这种罪业很容易发生,由此带来的过患尤其严重。关于此,前面已经作了简要介绍。在业果部分的“田门力大”中曾经说到,毁坏恒河沙数的佛塔不及谤菩萨之罪,说的正是这一点。而之所以容易造罪,是因为很多菩萨不易辨识。在他们身上并没有什么特殊标签,而是以各种身相示现于六道,这是我们需要慎之又慎的。
   “复次,若于菩萨生轻毁心,尽彼劫中,而彼菩萨须住地狱。除谤菩萨,余任何业,皆不能将菩萨堕于恶趣,此《最极寂静决定神变经》所说也。”这一段说的是,如果诽谤者本身也是发心菩萨,这么做将会招感什么罪业。若对其他菩萨心生轻慢,恶意诽谤,结果将会堕落地狱。除了诽谤菩萨这样的重大过患之外,其他任何罪业都不能使菩萨堕落地狱。因为菩萨有强大的菩提心摄持,本来是不会堕落的,但如果诽谤其他菩萨,就在劫难逃了。
   “《摄抉择分》中亦云:未得记莂之菩萨,若于记莂菩萨忿恚诤毁,随起几许恚心,须于彼许劫中,复从初始修行地道。”记莂,佛预记弟子成佛之事,分别劫数、国土、佛名、寿命等事。《瑜伽师地论?摄抉择分》也说:那些没有得到佛陀授记的菩萨,如果对佛陀已经授记的菩萨生起愤恨、斗诤或毁谤之心,那么根据生起嗔心的多少,就要经过与之相应的劫数,从头开始修习菩萨行。比如生起一刹那嗔心,就要延长一劫的修行时间;生起十刹那的嗔心,就要延长十劫的修行时间。
   “是故于一切中须灭嗔恚。设若生起,无间而忏,于其防护,亦须励力。即彼论中所说也。”所以,菩萨行者要在一切时中灭除嗔恨,一旦生起的话,立即忏悔,对于嗔心的防护,也要加倍努力。这也是《瑜伽师地论》所说的。黑法的重点就在于嗔心。因为嗔心破坏力极大,一旦现前,将造作重大罪业。所以,菩萨行者要以慈悲化解嗔恨,对治嗔恨。
   “四、随行谄诳,无正直心。其境者,谓他有情俱可。于彼如何作者,谓行谄诳。其中谄诳者,如以升称为谝等。诳者,如无功德诈现为有。谄者,于自作罪,方便不显,此《集论》中说也。”升,容量单位。称,测定物体轻重的器具,后作秤。谝,花言巧语。第四种黑法,就是谄诳而没有正直之心。谄诳的对境,只要是其他有情即可。那么,对其他有情做了什么是属于行谄诳呢?所谓谄诳,就是以花言巧语来达到大斗小称等欺骗性行为。此外,诳指没有德行而诈现有德,谄指将自己所造恶业隐藏起来,以不正直之心进行伪装,欺骗他人。这些都是《集论》所说的。
   这四种黑法将对修习菩提心构成障碍。如果我们想在未来生生世世不舍菩提心,就要对治四种黑法,成就四种白法。

  【受持不坏的四白法】

   修学受持不坏之四白法者,即反四黑法也。其中,一、白法之境者,即一切有情也。所作者,于彼设遇丧命因缘,下至戏笑,断故知妄说。若如是作,即自能于和尚、阇黎等增上境不生欺妄也。
   第二白法之境者,谓一切有情。所作者,于彼无谄诳,以正直心而住。此是第四黑法之对治也。
   第三白法之对境者,谓一切菩萨。所作者,起同大师之想,随于四方赞其实德。夏惹瓦云:“我等虽作微少之善,然无增长之相,而坏尽之相则甚多。于菩萨及法侣,以嗔恚轻蔑,互生疮疱而坏尽也。”以是若能将此及于菩萨前所生之疮疱断之,则《集学论》中所说之依于补特伽罗而起之损失将俱不生。以不知菩萨于何有故,应如《迦叶问经》,于诸有情生大师想,是修净相,以作增上云耳。又护功德,是谓听者至时,非不往四方称赞而成过失也。此为第三黑法之对治。
   第四白法之境者,自所成熟之有情也。所作者,令不乐小乘,执持圆满菩提也。此亦就自己说,须将所化之机安立于圆满菩提。若所化之机不生圆满菩提之意乐,则不成罪,以不能成办之故耳,以此断第二黑法。若有至心将他安立一切安乐之究竟欲乐,则虽仅令他发生少不乐之追悔,及令不乐之加行,必不为也。能如是,则必不失菩提心。
   《师子问经》云:“累生于菩提,心于梦不舍,况于未睡时,不须说何成。佛告曰:或村或城邑,随其所住处,正入于菩提,以是心不舍。”
   复次,《文殊庄严刹土经》云:“断除我慢、嫉妒、悭吝,及见他富饶意生欢喜,若具此四,不舍所愿。”
   又《宝积经》云:“若于一切威仪中修菩提心,及随作何善之先修菩提心,则于他生亦不离此宝贵之心。”如是一切中而为观察等,显然而说也。

  四黑法后,宗大师又为我们介绍了应当受持的四种白法。每一法都是从所修对境和所修内容进行说明。
   “修学受持不坏之四白法者,即反四黑法也。”我们需要修学并受持的四种不坏菩提心的白法,就是与四黑法相反的行为。
   “其中,一、白法之境者,即一切有情也。所作者,于彼设遇丧命因缘,下至戏笑,断故知妄说。”境,指所缘对象,即每一法修行都有相应的所缘。其中,第一种善法的对境是一切有情,所需要做的,就是不论在什么情况下,哪怕是失去生命的困境,或仅是开个玩笑,永远都不要随便说那些虚妄不实之语。
   “若如是作,即自能于和尚、阇黎等增上境不生欺妄也。”如果能这样做的话,那么,自然能对和尚、阿阇黎、尊长等我们敬重的人不打妄语。对于一个从小就诚实坦荡的人来说,不说妄语是自然而然的事,并不需要刻意为之。而对那些有着欺骗习气的人来说,说假话反而成了常态。这样的话,即使面对自己尊敬的人,即使并不是要有意欺骗,但不经意间,假话还是会脱口而出,这就是串习所致。所以,我们要培养良好的习惯,修行才会顺利进行。
   “第二白法之境者,谓一切有情。所作者,于彼无谄诳,以正直心而住。此是第四黑法之对治也。”第二种白法的所缘对象,也是一切众生。所做的,就是对一切众生没有欺诳之心,依正直心而住。这是对治第四种黑法的修行。
   “第三白法之对境者,谓一切菩萨。所作者,起同大师之想,随于四方赞其实德。”第三种善法的所缘对象,是一切菩萨。所做的,是将一切发心菩萨视为佛陀,并随时对其他人称扬他的功德。因为我们对佛陀不会生起轻慢毁谤之心,如果能将一切菩萨行者视为佛陀,自然不会任意造作口业。但菩萨是难以辨识的,所以,最简单的办法是像常不轻菩萨那样,将一切有情视为佛陀那样恭敬。
   “夏惹瓦云:我等虽作微少之善,然无增长之相,而坏尽之相则甚多。于菩萨及法侣,以嗔恚轻蔑,互生疮疱而坏尽也。”大德夏惹瓦说:我们这些人虽然做了一些微小善行,但这些善行却对修行没什么增长迹象,反而是坏失的相很多,原因是什么?就是对菩萨及其眷属以嗔心表示轻蔑,说三道四,造作极大口业,就像长了疮疱那样,逐渐溃烂至全身。
   “以是若能将此及于菩萨前所生之疮疱断之,则《集学论》中所说之依于补特伽罗而起之损失将俱不生。”所以,如果能做到不毁谤菩萨,并且把我们嫉妒、轻视同参道友的行为彻底克服,那么像《集学论》所说的,对有情乃至菩萨所造的诽谤罪业就不会产生了。
   “以不知菩萨于何有故,应如《迦叶问经》,于诸有情生大师想,是修净相,以作增上云耳。”因为我们很多时候并不知道菩萨哪里才有,哪个才是菩萨,很可能在不知不觉中造作恶业。所以应该像《迦叶问经》所说的那样:将一切有情都视为佛陀,这样修习净观,就能令善业不断增长。事实上,一切众生本具如来智慧德相,将来都是要成佛的。所以说,把一切众生视为佛陀是有修行依据的。
   “又护功德,是谓听者至时,非不往四方称赞而成过失也。此为第三黑法之对治。”所谓护功德,是说在有听众的场合要称扬菩萨功德,并不是说,如果我们不往四面八方去赞叹菩萨功德就会形成过失。也就是说,在有因缘时应该赞叹,而在没有因缘时,并不一定要刻意为之。这是对治第三种不善法的修行。
   “第四白法之境者,自所成熟之有情也。所作者,令不乐小乘,执持圆满菩提也。”第四种善法的所缘境,是那些修习声闻解脱道已经成就的有情。所要做的,就是令他们不仅安住于小乘法,而是进一步修习无上菩提。
   “此亦就自己说,须将所化之机安立于圆满菩提。若所化之机不生圆满菩提之意乐,则不成罪,以不能成办之故耳,以此断第二黑法。”这主要是从自己这方面来说,就是我们对有情要有这样一种劝诫,令他们安住于圆满的菩萨道。如果对方生不起上求佛道的愿望,我们并不会因此造作罪业,因为这是对方根机没有成熟造成的,原因不在于我们。这是断除第二种不善法的方便。
   “若有至心将他安立一切安乐之究竟欲乐,则虽仅令他发生少不乐之追悔,及令不乐之加行,必不为也。能如是,则必不失菩提心。”如果我们真正生起令一切有情得到究竟安乐的愿望,那么,哪怕令有情生起一丝追悔或不乐的行为,也绝不可能去做。如果我们能够这样的话,必然不会失去菩提心。
   “《师子问经》云:累生于菩提,心于梦不舍,况于未睡时,不须说何成。”《师子问经》说:怎样才能生生世世生起菩提心,就是做梦也不会舍弃?如果能够做到的话,更何况还没有入眠的时候,那就更不用提了。也就是说,让菩提心在心相续中形成巨大的力量,使其时时刻刻产生作用。
   “佛告曰:或村或城邑,随其所住处,正入于菩提,以是心不舍。”佛陀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:不论在乡村还是城市,都要随时随地安住于菩提,这样才能令菩提心不相舍离。因为菩提的特征就是觉,一方面是自觉,一方面是觉他,所以做每件事都要保持觉照,都想着利益众生。
   “复次,《文殊庄严刹土经》云:断除我慢、嫉妒、悭吝,及见他富饶意生欢喜,若具此四,不舍所愿。”《文殊庄严刹土经》也告诉我们:应该断除我慢、嫉妒、吝啬的不良习气,同时,看到他人取得成就而心生欢喜。如果我们能够做到这四点,就不会舍离愿菩提心。
   “又《宝积经》云:若于一切威仪中修菩提心,及随作何善之先修菩提心,则于他生亦不离此宝贵之心。”又引《宝积经》说:如果我们能在行住坐卧一切威仪中修习菩提心,或者做任何一种善行前先修习菩提心,想着为利益一切众生而做。那么,即使在未来也能不舍离珍宝一样的菩提心。
   “如是一切中而为观察等,显然而说也。”对于以上所说反复观察和思惟,就能清楚地认识到,如何在未来生命中生生世世不舍菩提心。

  5.犯已还净法

   犯已还净法者,除不舍愿心及心不舍有情二者之外,若违诸所学,乃至未具菩提戒之间,虽无菩萨之堕罪,然以有违誓受之学处,故成恶行,当以四力而忏之。

  受持菩提心之后,我们还要多方守护。一旦有所违犯,应立刻忏悔还净。
   “犯已还净法者,除不舍愿心及心不舍有情二者之外,若违诸所学,乃至未具菩提戒之间,虽无菩萨之堕罪,然以有违誓受之学处,故成恶行,当以四力而忏之。”所谓犯已还净,除了不舍愿菩提心及不舍有情这两大根本之外,如果违背前面所说的这些学处,在没有受菩萨戒之前,虽然不能构成菩萨戒的堕罪,但因为这样做已经违背对十方三宝所发的誓言,所以就成了不善行,应当依四力进行忏悔。所谓四力,就是本论业果部分所说的能破力、对治现行力、遮止力和依止力。
   以上,宗大师从五个方面,为我们详细阐述了“菩提心如何发起”。第一,是阿底峡尊者传授的“七因果修法”,重点强调了大悲、平等和于一切有情修悦意之相的重要性。第二,是寂天菩萨传授的“自他相换法”,重点强调了“将自作他、将他作自”的修行原理和意义。第三,是受持菩提心的仪轨,当我们修学七因果或自他相换生起愿菩提心之后,还要通过宣誓,使这一愿心成为我们对十方三宝和一切有情的誓言。第四,介绍菩提心的守护之道,发起愿心固然不易,但更难的是发长远心,这就需要悉心守护,令之增长。第五,介绍犯已还净之法,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,关键是及时忏悔并加以改正,令发心保持纯度。







  读书心得: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本页显示最新2条
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: http://bbs.jcedu.org/
 
加入收藏夹 向友人推荐这篇文章 站内搜索,普通用户只可以进行简略搜索 把此文章加入到您的个人精选文集中,限25篇 下次进入本网后系统会自动提醒您这篇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