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:7821次        

义工,最有意义的工作



——菩提书院义工培训公共课程开示

济群法师

   在我们的菩提书院中,义工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。事实上,书院的所有成员基本都是义工。包括我,也是一个义工,一个和大家共同修学,共同走在菩提道上的义工。
   菩提书院是一个公益组织,是非盈利性的,所以它的参与者应该本着奉献而非工作的心态加入其中。如果说工作可以获得劳务报酬的话,那么,这种奉献的报酬就是令生命得到调整、净化和升华。
   但菩提书院又不同于通常的公益组织,而是一个以修学为中心的公益组织,其重点就在于初、中、高三级修学。初级,是以人生佛教为基础,以信仰建设为核心;中级,是以《道次第》为基础,以菩提心为核心;高级,是以正见为基础,以止观禅修为核心。
   书院的组织架构,也是围绕三级修学来设立,包括辅导委员会、修学委员会、督察委员会、传灯委员会、慈善委员会等。它首先是一个自觉觉他、弘扬佛法的修学团体,然后才是一个具有慈善性质和互助功能的公益组织。两者是彼此促进,相互深化的。修学和弘法,可以说是心灵的慈善;而传灯和互助,又是对修学内容的具体实践。
   在这样一个定位和模式之下,再由义工团队推动整个书院的工作。所以说,义工就是菩提书院的中坚力量,这种重要性不是临时的,不是阶段性的,而是一以贯之的。过去重要,现在重要,未来还是重要。

做义工的意义

   从书院发展来说,义工固然是不可或缺的。而从义工本身来说,参与菩提书院的事业,也是修学的重要环节。这种重要性,将随着修学的深入而不断突显出来。可以说,当这种重要性逐渐稳固并成为人生头等大事时,我们才算是真正地走上了学佛之路。
   在世人眼中,人生最重要的无非是家庭、生活、工作、人际关系等等。但所有这些,我们只能暂时地拥有。再和睦的家庭,最终也要离别,舍不得也得舍;再热爱的工作,最终也要退休,放不下也得放。很多人忙了一辈子,忙得没时间去想一想,活着的价值是什么?生命的意义是什么?就像一个旅行者,不关心所乘的车驶向哪里,却把所有精力消磨于途中琐事。到发现自己搭错车时,人生已是终点。又或者,即使到了终点还懵懂无知。这就是多数人的生命现状。
   学佛所做的,就是追求生命的觉醒和解脱,进而帮助一切众生走向觉醒,走向解脱。这并不是一句口号,而是需要我们用生命去实践的目标,并且是尽未来际地实践。因为它的意义是永久而非短暂的,是无限而非有限的。事实上,无论说它的意义有多大都不为过,因为它改变的不是生活条件,而是生命品质。
   当然,学佛并非易事,尤其在今天这样一个信息社会。学什么,怎么学,似乎有无数的选择。但对多数人来说,这些选择带来的不是便利,而是莫衷一是的困惑,是眼花缭乱的迷惘。菩提书院所建立的,就是一套清晰简明、行之有效的修学模式,使我们可以在短时间内把握修学重点,并将学佛融入生活,与现实人生相结合。在生活中实践佛法,在实践中检验心行。
   这套模式是我在多年弘法过程中,根据修学次第和大众需求总结出来的。近年来,又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不断完善。事实证明,凡是认真按照这套模式修学的学员,都能在短时间内发生改变,于法受益。作为义工,我们惟有了解这套模式的价值,才能认识到这个事业的意义,认识到参与其中的意义。

改变心,改变贪嗔痴的共业

   菩提书院不是哪个人的事,也不是哪些人的事。它所面对的,是一切轮回中的众生;它所接纳的,是一切寻求生命真谛的人们。
   今天这个社会,人心浮躁、道德沦丧、生态失衡、灾难频频。可以说,无论是我们生存的地球,还是生活其间的人们,都在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。人类恣意地纵容着欲望,也恣意地破坏着地球,几乎到了毫无顾忌的地步。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?
   佛教有个概念叫做共业,也就是说,众生共同的业力,招感了我们所面对的环境,招感了种种我们不想看到却不得不看到的问题,以及种种我们不愿接受却不得不接受的困境。想要改变这些现象,需要更多人的努力。虽然,一个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,但只要我们用心去做,就可以把这一点星星之火传递出去,不断地传递出去。终有一天,它会驱散黑暗,光照大千。
   那么,我们又要从哪里开始努力呢?所有社会问题的根源,就在于人心,在于每个人的心态。
   我觉得,今天这个社会就是一个贪嗔痴的舞台。我们平时讲到“贪、嗔、痴”三个字的时候,可能不会有多少感觉。因为它的意思很平实,很容易理解,于是我们往往只是把它当做佛典中常常出现的一个概念。说的人就那么一说,听的人也就那么一听。
   但对生命进行深入思考之后,你会发现,贪嗔痴是绝对不容轻视的。事实上,它们牢牢掌控着生命的主权。发号施令的,是贪嗔痴;兴风作浪的,是贪嗔痴;制造痛苦的,还是贪嗔痴。
   佛陀真是有大智慧,仅用三个字,就对凡夫的生命状态作了精辟归纳。
   其中,痴是代表无明。因为无明,使得我们看不清自己,也看不清世界。因为看不清,就会产生很多错误的想法和设定,由此带来贪爱、执著和占有,以及与此相反的嗔恨、厌恶和排斥。
   这些情绪似乎是对立的,毫不相干的,其实却是一体的两面。因为有贪爱,就会有嗔恨;因为有占有,就会有排斥。进而引发焦虑、纠结、恐惧、不安、孤独等负面情绪。可以说,所有这些都是源于一念贪心。
   因为有贪,就会有得不到的焦虑,有患得患失的纠结,有害怕失去的恐惧,有无法常保的不安,有终究只是一场空的孤独。其根源,又在于痴,在于无明。如果不消除贪嗔痴,生命就不得安宁,世界就不得安宁。更可怕的是,这个苦日子是没有尽头的。即使再聪明,再有能力,只要没有认清贪嗔痴的真相,都是活在它们的掌控中。区别只是在于,它们变现的花样更多,程度更甚。因为能力可以使贪和嗔得到滋养,让人贪得更心安理得,嗔得更无所顾忌。
   我们只有看到世界存在的过患,看到生命存在的过患,才能真切认识到,佛陀为我们指引的觉醒之道是多么可贵。又因为认识到这种觉醒之道的可贵,我们才希望有更多的人由此获益,有更多的人走上这条道路。
   其实,觉醒是别人无法替代的。就像生病不能替代,治疗不能替代一样。要走向觉醒,走向解脱,也是任何人替代不了的。但不能替代,不代表什么也做不了。正相反,我们是可以大有作为的——那就是为人们创造走向觉醒的因缘。世界越喧嚣,人心越动荡,就越需要佛法的清凉。所以我们要大力传播佛法智慧,让人们看到,世间还有这样一条觉醒之道,一条通往解脱而不是轮回的道路。

在做事过程中检验修学

   作为菩提书院的义工,我们所做的一切,不仅是在参与书院建设,也是在开辟内心的解脱之道、菩提之道。
   生存在这个世间,我们都会承担这样那样的工作。不论我们做的是什么,哪怕是佛教事业,只要没有正确的定位,不是本着菩提心在做,一样会进入贪嗔痴的串习。所以,我们参与菩提书院的发展,不仅是做外在的事业,更要把它作为修行的一部分。
   三级修学的最终目标,是成就大智慧和大慈悲,这也是佛菩萨所具备的两大品质。菩提书院有这样四句话:“以发菩提心为根本,以三级修学为中心,以六和为管理方针,以自觉觉他为使命。”在书院服务的过程,就是一种利他的修行,一种慈悲的修行。我们从三级修学中受益了,是否希望更多的人走进三级修学?是否愿意帮助更多的人开始三级修学?这就是对菩提心的实践,是由自利进而利他,由自觉进而觉他。
   而实践菩提心的过程,又是检验智慧的过程。可以帮助我们考察,能否以所学佛法指导自身言行,能否在做事的同时与法相应。菩提书院的学习方式,是“理解、接受、运用”。所以,做事就是检验我们能否“运用”的重要途径。这种运用不仅要体现在义工服务上,也要落实到工作和生活中。即使我们能对法义说得头头是道,但只要不能运用,就说明我们并没有真正地“接受”法义,没有将佛法替换原有的观念。这样的学佛,只是在我们现有的心行系统增加一个佛法包装而已,是自欺欺人的,也是没有真实力用的。
   所以说,成为一个义工,无论对于书院建设还是个人修学来说,都是不可或缺的。这样我们才能在实践中考量,在实践中成长。同时,也和大家一起来推动书院的发展。

和谐社会,从我做起

  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这样一个义工团队,也是建设和谐社会的重要力量。今天这个社会,既是高度的文明,也是高度的无明,到处充斥着浮躁、混乱和急功近利。
   有句话叫做“穷得只剩下钱了”。在过去,这只是针对某些人的特殊评价。但在今天,几乎成了普遍的社会现象。地球蕴藏了千万年、甚至亿万年的资源,只要能找到的,只要能挖出来的,人们都会想方设法地就把它变成各种产品,当然,最终的目标是变成金钱。
   而变成产品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它很快就会成为垃圾。因为现代人使用物品的周期已经越来越短,短到一次性。甚至还未使用,就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成为垃圾。所以,“穷得只剩下钱”是非常可怕的。当它只是用来评价某个人或某些人的时候,我们可以视之为幽默,一笑了之。而当它成为一种社会现象时,最后真有可能把地球的资源挥霍一空,只剩下一堆叫做“钱”的纸。按现在的发展趋势,也许只是一些用数字来表示的电子货币。当这一天到来时,钱就成了埋葬人类的坟墓。
   在这样一个社会,人们太需要对现有的人生观进行反思,对现有的生活方式进行审视。这不仅是整个社会的问题,也关系到我们的切身利益。因为世界是缘起的,生活在其中的每个人,包括自然界的一草一木,都是息息相关,唇齿相依的。
   中国传统的儒家思想比较注重家庭观念,虽然也提倡“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,崇尚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”,但多是文人志士的理想,而普通民众并没有多少社会意识。
   在这样一个文化背景下,传入中国的大乘佛法也受到影响。虽然继承了很多大乘佛法的理论,如般若思想、华严教法等,却未能很好地弘扬大乘所特有的菩提心教法,以及帮助一切众生走向解脱的利他精神。很多人虽然学的是大乘佛法,但发心还是偏向自利,偏向个人解脱,这就使得佛教予人消极避世的误解,也使佛教自身的发展出现偏差。
   最近,我在广州作了题为“菩萨修行的六个项目”的讲座。之所以讲这个题目,就是想告诉大家: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菩萨!
   菩萨的修行项目固然很多,但主要可归纳为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进、禅定、般若六项。显然,这些项目并非人们以为的那么高不可攀。应该说,每个有心实践的人都可以去做。有一分力,可以做一分;有两分力,可以做两分。只要精进努力,就能向菩萨的标准不断靠拢。
   在我们的观念中,往往觉得佛菩萨是信仰、膜拜的对象,而不是学习、仿效的榜样。这是一种极大的误解。从生命品质来说,佛菩萨固然是圆满而高尚的,和我们有着天壤之别。但这种高尚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也是以凡夫身份修行而成。而在菩萨队伍中,虽然有观音菩萨、地藏菩萨、文殊菩萨、普贤菩萨这些大菩萨,但追随在他们身后的,也有很多小菩萨,很多初发心菩萨。当我们认识到解脱的意义,发愿追求解脱,并愿意帮助更多的人走向解脱时,就已迈入菩萨的行列。
   作为学佛者,我们应该以成为菩萨为荣。不要做迷惑的人,而要做觉醒的人;不要做烦恼的人,而要做自在的人;不要做自私的人,而要做利他的人;不要做沉沦的人,而要做解脱的人。

做义工,就是学做菩萨的开始

   做义工,就是学做菩萨的开始。所谓做菩萨,就是在佛法正见的指导下,服务社会,服务大众。凡夫无始以来都以自我为中心,我们不妨反省一下,又有哪一天不是在为自己着想呢?但问题是,这样是不是就过好了呢?是不是就开心了呢? 
   《道次第论》告诉我们:“我执是一切衰损之门,利他是一切功德之母。” 生活中也可以看到,那些整天想着自己、在乎自己的人,必然是烦恼重重、内心纠结的。反过来,如果能处处为别人着想,不计较自身利益,不在意个人得失,这种人不仅容易开心,还会受到大家的爱戴。更重要的是,能够由此增长慈悲和智慧,这是我们修学菩提道不可或缺的资粮。
   三级修学的目标,就是要成为菩萨。菩萨是梵文音译,意为觉有情,就是自觉、觉他。不仅要自己觉悟,还要帮助大众共同觉悟,在利他的过程中完成自利,在觉他的过程圆满自觉。其中的关键,就是把所学教理运用起来,学一点,就用一点。在实践中深化对教理的认识,进而把所学教理转化为自身心行,以此完成生命品质的改变。
   当我们把自己定位为菩萨时,就会以菩萨的标准来要求自己,其实这就是在修本尊,就是在临摹佛菩萨的品质。反之,如果你把自己定位为凡夫,那就很可能为所欲为,什么都没有畏惧,什么都没有底线。所以,对自己的定位非常重要。台湾很多佛教组织就称呼义工为菩萨,我觉得这个称呼很好。虽然大家离真正的菩萨还有距离,但只要只要发心成为菩萨,有自利利他的愿望,那么,这个称呼就可以不断地提醒我们,让我们向菩萨看齐,向菩萨的标准努力。
   作为菩提书院的义工,和其他义工有什么不同呢?区别就在于,我们不是单纯地做事,而是在三级修学的基础上服务大众,是在出离心、菩提心的基础上建立菩萨品质。如果没有出离心、菩提心和空性见的支撑,所做的善事往往只是人天善行,未必能成为菩提道的资粮。甚至会做得执著,做得烦恼,做出种种人我是非。事实上,这样的现象比比皆是,这是我们需要特别警惕的。
   三级修学的过程,就是学修空性见、实践菩提心的过程。大家学了《道次第》,对菩提心有了一定认识之后,可以先发起愿菩提心,并通过受菩提心戒,在十方三宝面前正式宣誓,发愿成为菩萨行者,发愿成为利益大众的人。这是一件多么高尚的事,多么有意义的事。
   什么叫高尚?什么叫有意义?听起来似乎就是一个概念,而且是一个被滥用已久,近乎空洞的概念。当你真正认识到这一选择的内涵和重要性时,你才会理解,真的有那么一种高尚,可以让你的生命焕发光彩,可以让你的人生不再虚度。这些都需要我们通过未来的修学去充实,去认识。
   总之,成为义工是修行的重要组成部分,不是临时客串,随便做一做的。我们要认识到,这才是我们真正的正业,是生命中最为重要的选择。相比之下,其他工作只是谋生手段而已,虽然也能在不同程度上造福社会或是帮助他人,但惟有菩提道的事业,才能让人们究竟解除生命的迷惑烦恼。这不论是对个体还是社会,都具有不可替代的重大意义。







  读书心得: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本页显示最新2条
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: http://bbs.jcedu.org/
 
加入收藏夹 向友人推荐这篇文章 站内搜索,普通用户只可以进行简略搜索 把此文章加入到您的个人精选文集中,限25篇 下次进入本网后系统会自动提醒您这篇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