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:2913次        

无我利他的实践



——2012年8月为厦门义工所作的开示

   目前,菩提书院正处于建设初期,需要逐步走向规范化和模式化。书院的核心精神,是建立一个无我利他的团体。作为参与者,必须不断调整发心,放下个人成见,减少主观因素;作为书院方面,则要有一套良好的制度作为保障。

无私和我执

   在社会上,从个人做事形成的“我执”到团体做事形成的“团体我执”,是非常普遍的,甚至佛教界也不例外。之所以出现这个问题,是因为我们常常分不清“无私”和“我执”。
   一个人能不为个人名利地全身心奉献,我们可以说他很无私,但是不是就没有我执了呢?其实未必。比如父母对儿女,可以用整个生命去关爱,去操持一切,甚至没有自己的生活。但很多时候,他们只是把“我”的标签贴到了孩子身上,并不是真正的“无我”。
   再如一些老和尚,他的生活中只有寺院而没有个人,可以说,把整个生命都献给佛教事业了。这固然称得上“无私”,但在这种“无私”的背后,也可能隐藏着强大的我执,因为他把“我”的标签贴到了寺院,贴到了佛教事业。
   事实上,寺院的管理者多少有这样一些倾向。做事时间长了,没日没夜,没有休息,什么都要亲力亲为,都不放心让别人去做。为什么?因为他对自己的做事经验很自信,也很执著,无形中就把其他人排除在外。最后,事情永远就这么几个人在做,永远都在超负荷运转。至于其他的人,想干的,没有一个平台让他发挥作用;不想干的,也没有一套机制来带动他。

自检和保护

   我不希望看到,书院的义工和学员们中出现这种情况。这样的做事,从事情本身来说,或许会有挺好的结果,或许也能利益到很多人;而从做事的人来说,虽然也能因此成就相应福报,但对修学是没有帮助的,对心行调整也是没有帮助的。
   事实上,这种有着“无私”包装的执著,会更隐蔽,更难以察觉,使我们为之欺骗而不自知,走上岔道而不自省。
  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?一方面是要加强修学,通过不断闻法和思维来调整心行;另一方面,则要有一套切实有效的机制作为保护。这套机制可以起到两个作用,一是像红绿灯,告诉你什么时候该做什么;二是像安全带,当你飘飘然忘乎所以的时候,把你及时地拉回来,而不是一头栽倒底。
   如果没有这样的保护,仅仅靠个人反省来发现问题,还是有相当难度的。常常是,等我们发现问题的时候,已经被凡夫心控制了,全无招架之力。这种保护在修学初期尤其重要,因为我们对凡夫心的伎俩还没有太多认识,也容易对自己的发心过于自信,看不到其中潜藏的危险。
   所以,我们无论做什么,哪怕是佛教的事,也要不断检讨自己的发心:我是为什么在做,为了众生,为了某种设定,还是为了一个被转移的“自我”?我是以无所得还是有所得的心在做,是否在意事情的成败,事业的大小,在意自己能否超过别人?

压力和定位

   除了对心行的调整,做事的方式方法也很重要。
   听说个别辅导员做得很辛苦,感觉自己为承担这份义务花了太多时间,已经力不从心,甚至由此带来焦虑和压力,但又觉得这是学佛人应有的奉献,于是左右为难。
   出现这种情况,可能有几个原因。首先,是自身的资历和修学程度不够,在辅导过程中,要面对学员的种种状况,自然会觉得吃力。所以,各地在推选辅导员的时候要认真把关,具备相关素养了,再通过培训来加以规范。如果差距太大,就不要拔苗助长,否则,对学员和辅导员都是不负责任的。
   其次,是给自己的定位不准确。虽然我们做了辅导员,但本身还是学员,只是比其他学员多了一门辅导的课程,通过这门课程和大家共同分享,共同成长,从而更好地自觉和觉他。所以,辅导员的任务,只是在原有学习的基础上,对学习内容作进一步的熟悉和重复。如果觉得压力很重,多半是定位不清,把自己放得高高的,以为做了辅导员就得体现出一个什么样的水平,忘了自己还是个学员,还在成长过程中,结果就觉得高处不胜寒。
   参与传灯和慈善也是一样,只是在三级修学中增加了一门功课,通过这种服务来培养能力,增长慈悲,在奉献的过程中提高自己。
   定位清楚了,才会本着学习者而非管理者的态度做事,这点非常重要。如果本着管理者的态度做事,很容易把世俗串习带进来。你们都在社会上做过事,其中不少还是管理者,自然会有相应的做事习惯。而在这些固有习惯的背后,往往隐藏着一大堆我执,稍不注意,就会进入惯性的轨道。虽然做的内容不同了,但用心习惯依然固我,这是我们需要特别注意的。

贪著和解脱

   如何使做事和修行挂钩,避免因此落入凡夫心?
   我在十年前讲《认识菩提心》的时候,就已关注到这个问题。我们每做一件事都有两种结果,一是外在结果,即事情本身的结果;二是内在结果,即做事过程中形成的某种心行。可能是我执,也可能是无我;可能是贪著,也可能是慈悲。
   在这些心行中,有些是表里一致的,显现出来的是自私,其根源也是自私。但也有些心行是错综复杂的,显现出来的是无私,但背后隐藏的却是我执。一个人如果不是有透彻的见地,有很好的觉察力,很难分清其中界限。
   比如,自我满足和解脱是否矛盾?
   世人所有的追求,无非是满足各种自我需要,包括对名的需要,利的需要,事业的需要,情感的需要、高尚理想的需要,等等。乃至对解脱的向往,也是一种需要。所有的需求,不论内容是什么,都会使我们产生贪著。
   对财色名食睡的贪著,主要来自人的本能,尽管不容易放下,但通过学佛调整观念之后,还是容易看清的。而对一些我们认为高尚的事,比如扶贫、助学等利他之举,就不那么容易看清了。因为这些行为主要来自后天的道德策励,是我们觉得应该去做的好事。既然是好事,难道不应该全身心投入吗?同时,这些行为还会得到他人赞许,这又进一步加深我们对这些事的认同。
   在这种高度的认同下,我们根本想不到,即使高尚的事,也会隐藏我执。虽然这件事本身是值得赞叹和鼓励的,但由此产生的贪著却同样危险,甚至更危险。因为我们会以为,它是值得贪著的,它是不需要破除的。
   正是这种贪著,使我们产生依赖,进而引发种种烦恼,并最终对我们形成束缚。解脱的特点,恰恰是把贪著一条条解开。最后,你的束缚没了,依托于束缚上的烦恼也没了,才能恢复生命内在的独立和自由。所以说,任何自我满足都隐含着一种贪著,是和解脱背道而驰的。
   当然,在学佛之初有所贪著是正常的,只要目标正确,那就是“善法欲”。反之,如果不对学法生起希求,对解脱生起希求,是找不到修学立足点的。但我们要知道,这种贪著是临时的,阶段性的,需要在修行路上不断超越。

习惯和陷阱

   心真是非常微妙,有种种伪装,还有种种自我保护机制,要看透它绝非易事。不仅要了解凡夫心的运作规律,更要通过禅修来培养觉照力,否则,很容易落入我执的陷阱,难以自拔。
   如果我们的做事方式不利于个人修行,那么,也会给团体的健康发展带来障碍。可能暂时是有利的,有促进的,但其中隐含的危机,会使这个团体偏离正确方向。这种现象,在今天的佛教界非常普遍。很多做事的人,既不重视教理,也不重视禅修,结果越做越俗,越做越没谱了。这是我们必须引以为戒的。
   要让菩提书院成为一个健康的修学团体,取决于我们以什么样的指导思想来做事,并在做的过程中及时调整。
   也许你们现在还没有多少体会,因为参与时间不长,本身又在认真修学,凡夫心会暂时蛰伏起来。一段时间过去,我们对凡夫心可能会渐渐放松警惕。同时,参与的事越来越多,越来越深入,就可能把大部分心力转到事情上。这时候,正是凡夫心卷土重来的时机。所以,因为做事产生的问题,往往不是开始就出现的,而是一段时间后渐渐露出端倪的。
   一般人都是根据自己的习惯做事,而凡夫的习惯是什么?虽然有这样那样的显现,但根源无非是“我执”。只有以一种无我的方式做事,才能使做事成为修行的一部分,才会使心越做越放松,越做越开阔。反之,做事就只是做事而已,甚至会对修行构成障碍,做得越多,心里越累,绑得越紧。
   我希望,大家在开始做事时,就知道可能出现的病根在哪里,在尚未发病之前就防范它,进而根治它。之所以反复强调这些问题,是因为我已经看到太多人栽在其中,偏离了学佛的初衷。随着修学的深入,随着对自身认识的加深,你们会知道我的良苦用心。

独立和协调

   我们一方面要防范做事可能出现的问题,一方面又要积极承担,让书院成为一个任何人可以进入平台,可以根据自身能力在不同岗位发挥作用。
   书院的结构是平行式的,不是常规的、从上而下的管理模式。所谓平行,就是修学、辅导、传灯、慈善这几块都相对独立。在做事过程中,每一块都能充分发挥自主精神,传灯部想着如何把传灯做好,辅导部想着如何把辅导做好,使大家的积极性得到充分调动。虽然相对独立,但又是书院这个整体中的一部分,离不开相互的协调与配合。
   目前,书院总体发展情况不错,但团队建设还比较薄弱,很多事情都是几个骨干在跑来跑去。现在有二十多个修学点,他们还跑得过来,今后有上百个甚至更多的修学点时,他们还跑得过来吗?所以,我们要搭建平台,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。
   菩提书院的总部,只是输出模式和后勤服务的中心,起到推动和协调作用。而工作重点是在各委员会,包括选拔人员、组织结构和工作方式、工作内容四个方面。
   比如传灯委,总部由主任、执委、委员和骨干组成。到地区的传灯委,还是同样的结构。细化到每个班,都有一个传灯班委。然后根据书院制定的模式,举办家庭沙龙、学佛沙龙、菩提沙龙。通过不同方式,让有心学佛的人都能接触到正信佛法,都能了解三级修学的内容。
   每个部门的工作,要在总部架构的模式上开展,不要自作主张。因为书院的修学模式不是个体行为,而要像连锁店一样不断复制,不断扩展,这就必须注重标准化。
   目前,这套模式的总体思路和结构已经非常清晰,未来需要做的,就是在实践中不断完善,使每个环节都形成相应文件。尤其是厦门、上海、苏州这几个先行区,不仅要自己做好,还要有大局观念,为其他地区的工作开展提供实践规范。
   在菩提书院,不论担任什么职务,其实都是义工,都是学员,只是在不同岗位而已,不存在利益关系,也不存在高下之别。我们需要做的,就是相互配合,统一在三级修学和行政服务两套模式中。在菩提书院,人人都是这个整体的一个零件,可能放在不同部位,发挥不同作用,但所有零件都要服务于机器的整体运行。
   在此过程中,需要不断缩小自己,放下我执,否则就难以和大家步调一致,也难以融入这个整体。

中心和调整

   我发过这样一条微博:“学佛,要改变以自我为中心的现状,进而以三宝为中心,以众生为中心,这样才能解除我执,成就大智慧和大慈悲。否则的话,所学所修往往会成为我执我见的资本。”
   这个道理很简单,但又很重要,因为多数学佛人在这一点上都认识不足。如果不把中心转变过来,不论我们做多少事,做得多么风光,积攒了多少福德,最后成就的,依然是我执,依然是凡夫心。
   在这一点上,个人会出问题,团体也会出问题。在很多时候,团体只是一个放大的自我而已,也是狭隘而有限的。我们需要做的,是以尽虚空、遍法界的一切众生为中心,而不是任何一个有形、有限的团体。
   目前来看,菩提书院的整体状况比较理想,已经形成平等和谐的良好氛围。那是因为大家都在参加修学,都在反复地闻思法义,在反复地检讨自己,即使进入人我是非的时候,也不会太严重,不会跑得太远。
   但我们不能掉以轻心,尤其是参与做事的人,比学习更容易出问题。社会上,很多人在学生时代充满理想,一旦进入社会,有了一定权力地位之后,就会很快变质,过去反对的东西,最后在自己身上都出现了。
   可见,做事既是一种锻炼,也是一个陷阱,是一场更严峻的考试。或许有人会说,既然这样,我们还是不做为妙。这个想法也是不对的,因为学佛是要解决问题而不是逃避问题。不要以为不做就没问题,很多时候,只是问题尚未暴露出来,但迟早是要面对的。
   前面说过,做事只是在三级修学中增加了一门功课。通过这门功课,可以使我们有更大的进步,更多的收获。这是很多义工都有切身体会的。每参与一次辅导,就会对法义有更深的领会;每参与一次传灯,就会对三级修学有更强的信心。
   所以,我们还是要积极地做,需要注意的,是在做事过程不断调整发心,不断检讨自己。只有做到这一点,我们才能真正在利他中成长。这是一条集资培福的捷径,更是一条成就菩提的大道。
   我们能不能做好,就在于我们的心,在于我们是越做越执著,还是越做越无我。自我越大,你的世界就越狭隘;自我越小,你的世界就越开阔。
   现代社会竞争激烈,但弘法是没有竞争的,菩提书院是没有竞争的。因为我们提供的产品是任何人都需要的,也是任何时代都需要的。越多的人参与其中,这个社会就越有希望。我们能够推动菩提书院这样一个事业,让更多人通过学佛来改ac变人生,实在意义重大。希望大家珍惜这个机会,善用这个因缘,用它来觉悟人生,成就菩提。







  读书心得: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本页显示最新2条
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: http://bbs.jcedu.org/
 
加入收藏夹 向友人推荐这篇文章 站内搜索,普通用户只可以进行简略搜索 把此文章加入到您的个人精选文集中,限25篇 下次进入本网后系统会自动提醒您这篇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