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:4599次        

让佛法传遍十方



——济群导师2016年讲于文宣培训

  文宣是书院工作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,伴随着我的弘法事业,也伴随着三级修学模式的形成和发展。如何正确认识文宣工作,使之标准化、规范化,让更多义工参与其中,进而推动三级修学的落实,是本次培训的重点所在。为此,我特别做了一些思考。 

一、认识文宣的重要性

  关于文宣的内涵,多数人可能将其等同于宣传、文秘之类,似乎并不是特别重要。但从书院发展来看,文宣其实体现了对文化的传承和传播。就这个意义而言,从佛陀设教到其后两千多年的流传过程,文宣始终承担着重要角色。为什么这么说?
  因为从佛陀说法到佛法流传,都离不开音声和文字。佛陀证道后,在恒河两岸说法度众,法音宣流。最初,靠的是口耳相传的音声。佛陀入灭后,上首弟子迦叶尊者发起第一次结集,将佛陀所说的教法结集为经典和律典。其后陆续增加各大菩萨及历代祖师诠释这些教法的论典,形成经律论三藏,代代相传。所以说,音声和文字是佛法智慧的载体。没有它们,就没有佛法在世间的流传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文宣是不是很重要?
  随着时代的发展,传播佛法的载体也在不断变化。从最初的口耳相传、心心相印,到有文字记载后出现的贝叶经,到各种印刷术的出现,再到数码存储,以及音像、互联网的普及,乃至现在的移动互联网时代,可谓日新月异。如果说印刷术的出现,让佛经传播加快了千百倍,那么到网络时代,这种传播则扩大了亿万倍。
  人类发明的这些科技手段,如果不能用来传播智慧、传播道德,最后就会传播贪嗔痴,传播垃圾文化。这是一条非此即彼的道路,就像轮回道和解脱道。所以我们需要用好这些工具,从而更有效地传播佛法,实现菩提花开满世界的愿景。相应的,这对文宣工作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  我觉得,科学越发达,工具越先进,佛法就越重要。因为使用者一念的善恶,将被这些科技手段放大无数倍。利益众生固然容易了,但为非作歹同样更容易,且杀伤力更大。用这些工具来做什么,不仅关系到个人的生命走向,也在很大程度上关系到人类世界未来的发展。
  科学把人引向外部世界。在不断向外追逐的过程中,人的心智能否跟上这一脚步?我们看到的现实是,当发达的科学被贪嗔痴所利用,最后给我们生存的世界带来无数问题。从生态恶化到道德沦丧,可以说,每个人都已成为不同程度的受害者。如何扭转这一共业?关键在于改变人心,而佛法的作用恰在于此。只有用这些科技手段去传播佛法,传播道德,传播慈悲,传播正能量,这个世界才有希望。
  所以,用现代科技做好文宣工作,是我们这个时代佛弟子的责任所在。

二、书院文宣的过去和未来

  我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弘法,之前基本属于静修期。最初是在各地举办讲座,之后陆续将这些讲座内容整理成文。《生命的痛苦及其解脱》一书,就来自我1993年在河北柏林寺第一届生活禅夏令营的讲座。当时在《法音》刊登过,也印制过牛皮纸封面的单行本,属于我最早的一本书。1999年又出版了“人生佛教系列丛书”,即《心经的人生智慧》《幸福人生的原理》《学佛者的信念》。而我们现在看到的各种小丛书、博文书,及《问道》《皈依修学手册》《认识菩提心》《菩提心的修行》《普贤行愿品的观修原理》《菩提大道》等修学引导系列,则是2000后出现的,至今有四大系列约200万字。
  此外,我们还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开始了网络弘法,推出西园寺的戒幢佛学教育网和我的个人主页,并陆续制作了各种音视频,在国内教界算是领风气之先。伴随这些事业的开展,西园寺也逐渐成为教界的弘法重镇。
  弘法是系统性的工作。我们最熟悉的是讲课或讲座,这也是佛世时的说法方式。但现场讲座毕竟参与者有限,如何让更多的人得享法益?就要借助各种传播手段。在讲座结束后,从文稿整理、校对,到书籍的排版、印刷、发行,及音像、网站的制作,涉及到方方面面,工作量很大。而我们并不是开始就有一个强大的团队,仅靠非常有限的几个人,把这些事一件件地做起来。正是这些前期努力,奠定了书院的发展基础。可以说,文宣工作为建设三级修学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  自弘法以来,我始终在探究汉传佛教自唐宋后一路衰落的原因,希望找到其中存在的问题,以对症下药。其实,教界的一切问题,归根到底是修学问题。只要修学走上正轨,就像一个人增强了免疫力,自然能抵抗各种病毒侵扰。反之,如果修学上不去,心不能和法相应,那就会和贪嗔痴相应,和名闻利养相应。
  在这样的思考背景下,我开始将弘法重点转向修学体系的建设。自2003年以来,针对大乘精神的缺失,弘扬菩提心教法;针对信仰淡化的现象,提倡皈依的修习;针对修学混乱无序的现状,强调修学次第的重要性……在这一系列的思考和实践过程中,文宣工作紧密配合,将相关的书籍音像不断整理、制作出来,面向全国发行,形成了广泛的读者群体。可以说,这也是三级修学的生长土壤。尤其是关于《道次第》的弘扬,对书院产生起到了关键的推动作用。
  2004至2005年期间,我在戒幢佛学研究所开讲《菩提道次第略论》,并制作为114讲音像资料和三册《菩提大道》。此后,温州、厦门、上海等地陆续开设了“《道次第》修学班”,经过几年的实践和探索,菩提书院应运而生。书院成立之初,依然是以修学《道次第》为重点,并未形成系统的三级修学。一段时间后,我发现《道次第》固然好,但初学佛者接受起来还是有难度,起点太高了些,应该在之前增加基础阶段。同时,《道次第》讲座中没有包含最后的“止观章”,有必要再增加空性见和空性的禅修。于是在原有课程的基础上,增加了初级班和高级班。
  有了这个思路后,将我多年所讲的内容汇编起来,正好就是三级修学,且完全立足于我提出的“皈依、发心、戒律、正见、止观”五大要素。想来真是不可思议,似乎不知不觉中就形成了这么一个体系。虽然这些年我一直在各地弘法,陆续积累了不少内容,但如果没有前期的文化建设,没有这些书籍、音像、网站作为铺垫,不仅我们的修学教材不够完整,社会大众对三级修学的认同和接受也需要经历较为漫长的过程。所以说,文宣工作在各方面对书院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。
  我们希望这样一套修学模式能更好地续佛慧命,利益众生,让无尽心灯照大千,让菩提花开满世界。这就对文宣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接下来,我们将按书院的管理模式,让文宣工作规范化、模式化、标准化,形成分工合理、有效配合的团队,让更多学有所长的人才在其中发挥作用,而不是把事情集中在少部分人身上。这样不仅做得很累,也难以跟上书院的发展步伐。

三、发现人才,合理分工

  随着多媒体的发展,现在的文宣工作牵涉到众多领域,需要不同专业的人才,而不只是像过去那样,限于通讯员或记者、编辑之类。虽然这些依然是文宣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,但音像、互联网的传播力量也不容忽视。关于这些人才的定位,我考虑了一下,主要有以下几类(排名不分先后):
  第一,文字整理人才。包括各种讲座、开示的整理,书院各类文件的编写,对学员和义工的采访,微电影的剧本,及其他需要文案配合的宣传工作等。古人将“文以载道”作为著书立说的准则,反过来说,佛法智慧也需要通过文字这个载体来传承和弘扬。而这个载体的呈现方式和专业水准,将直接影响到人们对这一智慧的接受度和传播面。
  第二,美编设计人才。包括书刊、网站、微媒体及各类宣传品的设计、制作。因为现在是一个读图的、看脸的时代,好的内容还需要好的包装,才能为大众喜闻乐见。如果说文字整理是将食材进行加工,在保留本味的基础上突显其精华部分,那么美编设计就是以合适的器皿加以烘托和呈现,使之更具有吸引力。
  第三,广告营销人才。今天这个时代,人们接受了太多信息,感官已非常迟钝,不再是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,而需要善巧地将三级修学和读书会推广出去。电视上很多广告一做就是一个月、半年甚至更长,不断给你刺激,让你在有需要时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。佛法重要不重要?可以说无比重要,也可以说毫不重要。只有当你认识到它重要性的时候,它才是重要的。很多人不学佛法,也一样生活工作,不影响过日子。为什么要学?这就需要启发人们去发现问题,然后才是解决问题。要让他们看到,人生确实存在这些终极问题,如果不解决,生命是没有质量的。一旦对生命有了深层认识,产生探究需求之后,人们才能真正感受到佛法的重要性。
  马斯洛讲到五种需求,许多人都停留在一些基本需求上。是不是他的人生就没有更重要的事呢?并非如此,只是他没认识到而已。所以我们做读书会的宣传时,不仅仅是把某场活动告诉大家,而是要让对方了解,这个问题对他到底有多么重要。就像我们很多学员参加修学后才知道,学佛比人生任何事情都重要。但在大家没认识到之前,还是要做好广告营销,重视用户体验。就像西方的启蒙主义运动,要启发蒙昧。这并不是我们需要扩大什么影响,而是在帮助沉迷于无明的众生觉醒,在践行无我利他的菩萨道精神。
  第四,团队管理人才。在团队中,可能互相增上,事半功倍,也可能彼此消耗,关键在于如何相处,如何协调。这一方面需要团队成员都能依模式行事,让做事成为修行;一方面也需要部门负责人做好分工、协调、把控。书院都是义工,不存在上下级关系,也没有日常磨合的基础,如何让大家在短时间内进入状态,有效配合,既需要相关的专业水准,还需要团队管理能力。否则的话,很可能把人越带越少。
  第五,音像制作人才。这些年来,我们的各种音视频资料已有一千多小时,这都来自义工团队的努力。未来因缘成熟的话,我希望将《道次第》《入菩萨行论》等音像资料重新编辑,将课程的提纲、要领、重点融入其中,类似“百家讲坛”那样,不仅是讲课现场的再现,而且能让重要内容及思想脉络突显出来,使之更有利于学习。此外,现在社会上流行微电影,确实有不可替代的传播优势,但其中佛教题材的极少。我们也希望将来有因缘拍一些微电影,讲述学员参加三级修学后的改变,包括对家庭、事业、人际关系等各种问题的处理方式。通过一个个活生生的案例来展现佛法智慧,传递正能量。还有书院的很多培训,未来都要做成视频资料。让大家通过视频就能学习,从而使培训常规化,并减轻义工和骨干们的舟车劳顿。
  第六,网络技术和相关制作、传播人才。近年来,从网站到微博、微信、app,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,技术日新月异。我们要去了解最先进的传播渠道和管理工具,一旦用好这些方式,将给书院管理和传播三级修学带来巨大便利,同时还能减少成本。这就需要发现各类IT人才,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从业者,为开展文宣及书院各项工作提供技术支持。
  第七,网络公关人才。这个公关对象就是网络。现在很多门户网都有佛学频道,他们有平台,我们有内容,这不是相得益彰的结合吗?书院网站做得再好,受众毕竟是有限的,但社会上每个平台都有各自的用户群体,借助这些现成的资源,不仅成本低,而且速度快、效果好。现代社会讲究多方共赢,所以我们要积极发现这方面的资源,把三级修学、读书会的内容传递出去。
  发现人才之后,关键是要合理分工,有效使用。因为发现人才的目的是让他们发挥所长,并通过义工行积累资粮,践行菩提心。如果不善于组织分配,不懂得合理使用,即使有了人才也不能人尽其用,还可能影响修学,甚至引发烦恼。在过去几年,书院已形成一套较为完整的用人机制,且实践证明是有效的。反之,如果不按模式,而是根据个人经验来带团队,往往会做得很辛苦。或仅仅以结果为导向,虽然事情做成了,却不能成为修学的增上。这都是我们在做事过程中要避免的。

四、文宣义工的成长与团队建设

  书院总部有各委员会,还有不同的部门和小组,文宣工作同样要组建各个小组,做到分工明确。2015年,我对各委员会提出十二个字,即“化繁为简,轻重分明,有效落实”。本着这样的精神,大家对本部门的工作进行了全面梳理,并一项一项地落实,各方面得到极大改善。希望文宣工作也能遵循这个模式来运作。
  首先要对本部门的各项工作内容进行梳理,列出其中的重点和次要项目,即必须完成的部分,和可以有所选择的辅助项。尤其在义工资源不太充裕的情况下,就能根据优选项,将大家的时间和精力用在最需要的地方,从而保障基本工作的正常开展。而在有更多义工参与之后,也知道怎样进行分配,各司其职。否则的话,很可能出现资源分配不均的情况。重要的事没人做,却耗费很多精力在一些可做可不做的事情上。
  书院工作的最大特点,是每项工作都有模式化、标准化。当然,文宣工作有一定的专业性,且不少义工因为自身能力,在社会上有一定的资历乃至影响力。如何让这些人在书院健康成长,让做事真正成为修行,而不是凡夫心的增上?同时,让团队中的每个人能够积极配合,避免“文人相轻”的串习?这些都是我们在团队建设中需要注意的问题。
  从义工的个人成长来说,书院的“六步成长”同样适用于文宣义工,即从义工、干事、知事、执事、总干事到如来使。但在具体操作中,则要立足于这一成长路径,再根据文宣工作的特点形成一个思路,进而落实为具体方案,使文宣义工们知道,该如何参与,如何提升。

五、用好书院的网络平台

  我们的网络平台,最早有我的个人主页和戒幢佛学教育网。2014年,菩提书院网站正式上线,成为宣导三级修学的主要平台,也是学员交流修学心得的共修园地。现在已有各类文件万余篇,图片数万张,及千余小时的音视频资料。
  目前,佛教界的网站非常多,但基本是百货公司式的,罗列一些佛法开示和相关新闻,并不具有教育性和引导性。所谓教育性,就是你通过其中的引导,就懂得如何有次第地学佛。多数网站虽然可以给我们增加不少佛学知识,但看来看去,往往不得要领。尤其在今天这样一个全球化的时代,资讯高度发达,不仅可以了解汉传佛教,还可以了解南传、藏传的相关内容。作为初学者,要面对这么多宗派,这么多经论,这么多开示,很容易目迷五色。好像什么都知道一点,但根本无法深入。
  所以我一直想着,需要一个具有引导功能的教育网站。通过这个网站的设置,大家就能了解佛法的核心要素是什么,修学次第是什么,每个阶段需要达到的目标是什么。阿里巴巴有个广告是“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”,我们能不能有个网站,“让天下没有难学的佛法”,或是“让学佛不再困难”。
  书院目前的网站,就满足学员修学来说已经做得不错了。从三级修学的课程,到学员、义工的分享,各类活动的报道,包括我的所有开示,都能在其中及时体现,内容丰富,更新稳定。我也经常在看这些分享,包括义工札记、学员心得等。这不仅体现了菩提书院的文化建设,也是一个不受地域和时间限制的网络共修平台。但就目前的使用来看,不少学员对它还认识不足。这需要辅导员和文宣义工进一步加以宣导,也希望大家在有效使用、从中受益的同时,积极参与网站建设。
  而从信息管理层面来说,书院网站也可以说是一个中央厨房,很多内容都可以汇入其中,再精选到微信等各个平台。接下来,我们要继续对现有内容进行补充,并对网站功能进行优化,尤其是用户体验等方面。我们的努力方向,是让社会上任何一个想学佛的人,都可以通过这个网站,直观、简明地契入佛法,并和书院形成线上线下的统一体。有些功能和服务,我们不能因为现在社会大众使用不多,就觉得不需要去做。事实上,大众的参与度,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我们的用户体验做得如何。
  微信、微博为什么能走进千家万户?就是因为用户体验做得好。我们已经有了三级修学模式,有了完整的教学内容,这是其他网站缺乏的。在这个基础上做好各项服务,就能让任何一个想学佛的人,都可以通过网站有次第地修学,不受地域或时间的限制,真正做到学佛不再困难。
  最近,我在苏州佛协对本地僧人的培训中提出,汉传佛教的发展需要有六大建设,分别是“人生佛教建设、信仰建设、大乘精神建设、教制建设、大乘解脱道建设、修学次第建设”。如果把这些建设做好,修学佛法就没什么问题了。我们的三级修学,恰恰是对六大建设的体现和落实。佛教从宋元以来一路衰落,问题就出在这些方面。近十多年来,我一直在做这方面的探索,到形成三级修学,对这些建设基本有了比较成熟的想法,未来还会集中再讲一讲,并出版相关书籍。我也希望,能通过移动互联网,通过微信、APP等方式,将这些想法推广出去。把网络平台建设好,还可以在辅助修学的同时,全面开展传灯。

六、做好书籍音像的出版、流通、发行

  我们的法宝结缘工作,从2002年开始,至今已开展15年,有一百多个品种,每天都在向全国各地寄赠法宝。我所说的这些法能让很多人受益,产生一些影响,和这些书籍、音像的传播是分不开的。我们的修学教材,包括各地的沙龙点、读书会,更离不开这些书籍和音像。这一块工作不仅重要,而且量大,可以说,真正做好还有很大的空间。尤其是伴随着书院的发展,要菩提花开满世界,更需要充分发挥这一块的作用。
  未来我们也希望有更多学员参与其中。首先是有很多法宝需要不断制作出来;其次是为各地的修学和传灯服务,为他们配备相关资料;第三是面向社会,有计划、有次第地流通书籍;第四是对现有读者进行跟踪服务,进而在各地形成读书会,导向三级修学。简单地说,就是把散客收编为正规军。在今天这个社会,资讯泛滥,诱惑重重,想要独自学佛,可谓难矣。而三级修学为大家提供的,除了有效的引导,还有良好的氛围,这是修学不可或缺的增上缘。
  社会上虽然也有不少学佛团体,但通常比较松散,没有系统的修学课程。如果没有法作为主导,自然就没有摄受力,甚至会出现不少人我是非。可以说,像书院这样清净的团体确实是不可多得的。所以我们要发心帮助他们,引领他们进入三级修学。当然不能强行灌输,而要善巧宣导。尤其是那些已经有自己想法的人,往往比从未接触佛法的人更难影响,需要观察因缘,顺势而为。
  随着书院的发展,我们也希望未来通过正式出版,让更多读者接触到这些书籍。现在有不少出版社对我们有兴趣,但我们不是为了出版而出版,而是为了更好地发行,和更多的读者广结法缘。所以我们主要看重出版社的发行能力,并在社会上有良好信誉。欢迎有相关资源的学员能够参与进来,群策群力,共同做好这件事。

七、用好社会平台为传灯服务

  今天,整个社会对佛法的需求日益普遍。很多人希望有学佛的机会,也愿意将现有的资源和平台用来参与弘法,在自己修学的同时,为他人提供方便。我们的读书会,包括未来都市道场建设,都需要这些资源,也要有计划地用好这些平台。
  书院是一个无我利他的团体,没有自己的利益。可以说,大众的利益就是我们的利益,利益大众的事,就是我们要做的事,所以我们和任何团体不存在对立。如果我们有自己的利益考量,包括团体我执,就会和其他人产生对立。这是我们在做事过程中必须避免的。只有全心全意为大众服务的时候,才能招感更多的善缘。
  书院在开展过程中,一直在运用很多实体平台。未来我们还要用好网络平台,把三级修学、读书会的内容传播出去,让佛法真正走进千家万户。

  以上,从几个方面谈了我对文宣工作的思考,感觉重要得没办法再重要了。希望这个讲话成为未来文宣团队建设的指导思想,在现有基础上逐步落实,让文宣工作更上一个台阶,更好地为三级修学和传灯提供服务。

 







  读书心得: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本页显示最新2条
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: http://bbs.jcedu.org/
 
加入收藏夹 向友人推荐这篇文章 站内搜索,普通用户只可以进行简略搜索 把此文章加入到您的个人精选文集中,限25篇 下次进入本网后系统会自动提醒您这篇文章